Author Archives: yapphenghui 叶鹏飞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梅门甩手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我们不是地球的癌细胞

同地球的所有资源相比,人自身才是能不断创新,改变命运的终极资源,人口增长因此并不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哲学, 得鱼忘筌, 政治 | 标签为 , , , , , | 留下评论

反对的理由

世俗的束缚不只是自由的枷锁而已,很多时候更是罪恶的牢笼,一旦破坏了,解放出来的很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政治, 新加坡,时事 | 留下评论

秉持公心反映言论

作为社会舆论的公器,《联合早报》的言论版一直如履薄冰地履行社会责任。当然,过程中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虽千万人

如果坚持民主制度包容异议的价值,而允许鼓吹不包容异议的立场散播,最终颠覆的是民主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政治 | 标签为 , , | 留下评论

“四海之内皆兄弟”的数学公式

听天由命,咋听似乎很消极,其实却是对生命体认的大智慧。就如牺牲未必就能带来回报一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阅读, 隨想, 哲学, 怡和世纪 | 标签为 , , , , , , , | 留下评论

马来西亚变天后的政治变数和常数

尽管当前还不成为主流多数,它(土著权益)在马国政治话语体系内却享有高度的正当性。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News and politics, 政治, 新加坡,时事 | 标签为 , , , , , | 留下评论

一个巴掌拍不响

保姆的两难就在于,孩子终究要长大,之后也就无需过去的那种照顾方式。然而保姆国家却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新加坡,时事 | 标签为 , , | 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