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爱其羊

要在乱世中安身立命,需要的不单是像孔子的学生子贡那样的精打细算的小聪明,心疼那头为告朔之礼而牺牲的活羊,更需要从千锤百炼的历史传统借鉴智慧。

教育部公布了2021年实施的小学离校考试会考积分与中学分配制度改革细则,关心本地华文水准的人士随即指出,新制度恐怕会使往后修读高级华文的考生,在报读特选中学时,所享有的优势被削弱。他们担心,这可能会影响学生和家长选读高级华文的意愿,进而延伸出对本地华文水准可能进一步滑坡的忧虑。

教育部或许有不同的看法,但事实是担心者的确有他们所担心的理由。然而问题的实质——本地华文水准可能进一步滑坡——却未必如同担心者所假设的那样,因为改革而让噩梦成真。相反地,他们所担心的理由,恐怕才是构成本地华文水准滑坡的潜在因素。

具体地说,本地华文水准滑坡的众多因素之一,就在于人们采用一种工具理性的态度,来对待华文的学习。修读高级华文的动机,不是因为出于对华族文化的热爱和责任,而是作为一种基于分数主义的竞争手段。而且从经验上说,不少人甚至是把高级华文当做即用即丢的工具,在达到了教育竞争的目的后,便弃之如敝屣。

所以,如果这轮改革的目的之一,是医治分数主义这个顽疾,则削弱修读高级华文的功利性,未尝不是对症下药之举。这个结论并非意气用事的激愤之说,而是若要从教育层面遏制华文水准的滑坡,扫除制度盲点甚至其副作用,或许是势在必行之事。

就本地华文水准滑坡的担忧,牵涉面则远超过教育领域。在全球竞争力层面,担忧者其实反映了新加坡双语教育的盲点,就是以为每一代的国人都保持了双语甚至所谓的“双文化”优势,殊不知培养新加坡人的多语言能力的社会环境,在经历了数十年刻意的社会改造工程后已经所剩无几,特别是方言的式微,直接导致华文学习环境和能力的弱化。与此同时,包括中国在内等新兴经济体的国民,越来越多具备双语能力。

在国家安全层面,日前某在美国智库做研究的台湾裔学者,撰写报告指中国利用新加坡的华社社团和商界,大肆从事统战工作,试图以民围政,左右新加坡的外交决策。尽管报告对论断并没提供多少确切证据,还是引起本地华团和华商哗然,群起驳斥其说法。

本来,大国利用民间外交拓展影响力,属于正常行为,美国、日本、英国、法国、德国等都这么做。如果说担心民间外交以民围政,新加坡的政商精英,不少都毕业自欧美名牌大学,在人格形成的关键时期,直接受到留学所在国的持续影响,毕业后还成为社会主流乃至进入政府决策层,却甚少引起任何非议。新加坡正努力构建基于并超越各族文化身份认同的集体国家身份认同,而利用血缘、文化关系来强调华族身份认同的中国民间外交,无疑碰触到动摇国本之嫌的政治敏感神经。

这就直指本地语文教育如何关系到身份认同的本质。新加坡尽管以华人为主,其华族文化身份却已经发展出不同于中国大陆中原文化的南洋特色。主要由中国东南沿海地区闽、粤、琼、潮、客等移民群体所构成的本地华社,在语言、习俗、价值观方面,均有别于经历胡人乱华、华夷混杂的中原汉文化;再加上英国殖民历史,以及华、巫、印共同生活的经历,身份认同上足以产生有别于中国的本土自主性。

犹如本地政商精英虽然在西方接受高等教育,但在重大课题上却并没有盲从西方,在死刑存废、大麻合法化、两性关系、婚姻家庭等方面,坚持我们的基本价值。这或许主要拜这种基于南洋特色的身份认同和价值观所赐。然而,这种建立在多年形成,但却因语言政策而逐渐解体的生态,以及立基于此的身份认同,并非固若金汤。就如《联合早报》前总编辑林任君所警告,任由本地华文生态萎缩下去,将来能否还有茂密的文化防风林,来抵御强势的西风乃至东风呢?

担心教育改制削弱高级华文地位的华社,因而必须摆脱功利主义的心态,从国家长治久安的高度,去思考华文水准滑坡的挑战。出于升学竞争优势而修读高级华文,并不会遏止华文水准滑坡的现象。相反的,它反而会催生虚假的安全感,以为新加坡还在继续培养许多双语人才,而忽视了不少修读高级华文的学生在离校后,对华文不闻不问不用的漠视态度。

同样的,决策者也必须走出盲点,以为具南洋特色的新加坡华人身份认同,会继续滋养我们的文化防风林。脱离了先辈地方文化糅合南洋历史的有机体,本地华文教育只能从现有的华人流行文化汲取养分。对比20世纪富于闽粤特色的台湾和香港引领华人世界流行文化风潮,21世纪的流行文化创造主体,显然已经从边缘回归中原。

工具理性是建国以来推进新加坡发展的功臣之一,但时移世易,基于自由贸易精神的全球化大势,已经因为“美国优先”和中美对抗而出现逆转。我们或许正在步入另一轮的乱世。要在乱世中安身立命,需要的不单是像孔子的学生子贡那样的精打细算的小聪明,心疼那头为告朔之礼而牺牲的活羊,更需要从千锤百炼的历史传统借鉴智慧。这意味着人文精神必须统摄工具理性,作为我们判断和取舍的依据。

原载2019年8月4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梅门甩手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政治, 新加坡,时事分类目录,贴了, , , , ,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