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地球的癌细胞

同地球的所有资源相比,人自身才是能不断创新,改变命运的终极资源,人口增长因此并不会带来灾难。

  多喝咖啡到底是有益健康还是有害健康?相信在不同时期,媒体都会报道科学研究的不同乃至于相反的结论,以至于公众莫衷一是。尽管已经是智能手机时代,很多所谓的“常识”,往往经不起推敲,甚至是错误的。

  关于饮食习惯同心脏病的关系,多年来人们都被告知罪魁祸首是脂肪,坊间因而有“油包心”的形象叙述。但事实是白糖的危害性更高。跟烟草公司长期试图隐瞒抽烟容易致癌的科学研究发现一样,制造高糖速食品的大企业鱼目混珠,用脂肪来掩盖白糖的祸害。一些科学文献指出,科学家早在1970年代就发现了白糖跟心脏病的因果关系,但是从1974年到2014年间,脂肪却被宣传为导致心脏病的主要因素,完全不提白糖。

  类似因为经济利益或政治权力考量而误导公众的做法,在很多其他领域也并不罕见。比如,把既有和传统文化诋毁为“父权主义”的激进女权运动,就不断提倡一种说法,即强奸跟性欲无关,而是男人展现对女人的控制权的手段。这个说法首先由女权主义者布朗米勒(Susan Brownmiller)在其1975年出版的畅销书《违背我们的意愿》里提出。她在书中宣称:“强奸攸关权力,跟性无关”。

  这一缺乏证据的断言,几十年来反复被女权主义者所引用来诋毁男性,也逐渐经媒体渲染报道,而成为讨论两性关系时的论据。美国两名社会学教授近日就引用大量数据,证明布朗米勒所言根本子虚乌有。他们简单地推论说,如果真如她所宣称,强奸的动机是展现权力,中年、事业有成的女性,理当是强奸犯的首选目标;但如果强奸的动机是性欲,年轻的女子就会占受害者的多数。

  两名教授翻查了联邦调查局八年共25万宗强奸案记录,发现年龄在50岁或以上的女性受害者微不足道,15岁至19岁风华正茂的女性才是主要受害群体,接着是20岁至24岁;受害者比率随着年龄的增加而下降。还无法保护自己的15岁女子被强奸的比率,是35岁女性的九倍。他们也发现,在抢劫案中,抢匪乘机强奸抢劫对象的,主要也是15岁至29岁的女性——她们正处于最具性吸引力的年龄段。

  这种为了政治目的而散播的错误知识,不但扭曲了公共课题和政策的讨论,也可能造成难以想象的后果。其中最显著的,莫过于环保激进分子仇视人类的极端立场。在他们眼里,人类是环境破坏的最直接因素,因此是地球的天敌。所以,他们鼓吹不生育,因为人类就是地球的癌细胞,越少越好。另一种相对温和的观点也认为,地球的资源有限,无法承担人口的不断增长,因此少生育是人类的责任。

  全球人口从远古至1800年才增加到10亿人,但是另一个10亿人的增长却在短短的130年内完成。这是因为工业革命改变了生产方式,增加了财富,加上科技发展突飞猛进,耕种与医疗革命使得人口增幅不断加速,在两个世纪间世界人口已经有77亿人。但统计学家罗斯林(Hans Rosling)论证,随着世界经济发展成熟以及没有大规模战争,全球人口最终将维持在110亿人的水平。

  这个人口增长趋势,加上最近全球气候暖化所带来的频繁极端天候,似乎证明了环保分子对人类的指控——既然人类是危害地球的祸首,似乎应当少生育为好。不能排除,这种自我轻贱的观点,经过媒体的长期渲染,很容易潜移默化改变年轻人的生育观念。在环保运动势力强大的不少发达国家,也是出生率低于替代率的国家,当中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值得留意。

  人类果真如此不堪吗?生命真的没有价值吗?这恐怕又是另一种出于政治动机所制造的错误知识。18世纪马尔萨斯的悲观“人口论”,预言人口增加将导致人均食物减少,以及1968年生物学家埃利希(Paul Ehrlich)《人口炸弹》一书预言,人口增长将导致全球数亿人面对饥荒,这两大预言全都落空。

  不仅如此,跟埃利希同时代的经济学者西蒙(Julian Simon)还跟埃利希打赌,因为埃利希预言金属价格将因为稀缺而暴涨。两人选定五种金属,追踪其1980年9月至1990年9月的价格,结果10年后的五种金属按通胀调整的价格都比10年前低。西蒙在1981年出版了《终极资源》一书,系统反驳埃利希的观点。在西蒙看来,同地球的所有资源相比,人自身才是能不断创新,改变命运的终极资源,人口增长非但不会带来灾难,反而因集体智商增加而能改善共同命运。

  经济学者根据西蒙的理论,制定了“西蒙丰度指数”(Simon Abundance Index),从主要物资的价格走势,证明了人口越多,物产却越丰富、价格也越便宜这个有悖常理的事实。他们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说,地球的物资犹如钢琴的88个琴键,尽管是定数,却能让人从中演奏出无穷的美妙乐曲。人类的集体智慧,创造了更多能提高集体生活品质的物质条件。“人多好办事”,用在这里所言不虚——社会如此,家庭亦然。

原载2019年7月7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梅门甩手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哲学, 得鱼忘筌, 政治分类目录,贴了, ,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