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的理由

世俗的束缚不只是自由的枷锁而已,很多时候更是罪恶的牢笼,一旦破坏了,解放出来的很可能是人性的魔鬼。

  法国大革命时期积极投身革命的罗兰夫人遭政敌诬陷,被判处死刑,临刑前说出了“自由自由,天下古今几多之罪恶,假汝之名以行!”的名句,传颂至今。“自由”是法国国家格言“自由、平等、博爱”三大理念之一,也是1789年法国大革命的产物;其所表示的理想成为国家格言,可见这些理想的感召力和神圣性。同样地,这也显示了罗兰夫人感慨的深刻意义。

Image result for 罗兰夫人

法国大革命时期积极投身革命的罗兰夫人遭政敌诬陷,被判处死刑,临刑前说出了“自由自由,天下古今几多之罪恶,假汝之名以行!”的名句 。(互联网照片)


  时隔五年,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于2018年8月至2019年1月,第二度针对4015名公民和永久居民展开调查,了解本地居民就10个社会道德课题的态度,发现人们对同性性行为和同性婚姻等课题的态度日趋开放,特别是年轻人。在18岁至25岁的受访者当中,近六成认为同性结婚“没错”或“很可能没错”;超过65岁的受访者当中仅有9.6%这么认为。在25岁至29岁受访者当中,超过四成认为同性性行为“没错”;2013年调查的20岁至24岁受访者,只有17.8%这么认为。
  年轻人富于理想性,因而更能接受基于自由平等的开放精神。这也是为何历史上许多推动变革的大事件,生力军都来自青年。年长者趋向保守,一方面可能是拥有了社会地位和资源后,更希望维持既得利益而反对变革;但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因为有了更深的人生阅历,明白现实并不是非黑即白那么简单,且任何对现状贸然的冲撞破坏,结果恐怕适得其反,未见其利,先见其害。这种世代间的态度分歧,历史上比比皆是。
  追求自由平等,是古今中外年轻人的普遍冲动。精力充沛的他们希望从世俗的束缚中解放,所以天然地向往自由价值。但是他们并不知道,世俗的束缚不只是自由的枷锁而已,很多时候更是罪恶的牢笼,一旦破坏了,解放出来的很可能是人性的魔鬼。
  其实,一般人所理解的自由是片面的,只要两人同在,就没有自由,因为彼此首先都必须承认对方的存在,在言行上意识到他者的存在,就不可能为所欲为。如果更文明一些,尊重对方的存在,就更必须谨言慎行了。两个人共处尚且如此,在众声喧哗的大千世界尤其然。社会文明越复杂,世俗的束缚就越繁琐。这是文明的代价。孔子“从心所欲”的自由,是建立在“不逾矩”的前提上,“矩”指的是礼乐,是文明社会必要的规范。在这个前提下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
  平等的价值亦然。所谓一视同仁,指的是对每一个个体人格的同等尊重,“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体现的正是这样的价值。但是这种对基本人格的尊重,不是指对任何人同样的对待——得先老吾老,才能及人之老;要先幼吾幼,才能及人之幼;亲疏之别是一种天然的情感本能,也是一种道德义务,对待自己的父母和孩子,必然不同于对待路人甲。要求一刀切的平等,不但违反人性,也是不道德的。
  跟同性性行为不同,同性婚姻正是基于这种一刀切的平等观。婚姻作为人类文明的共通社会制度,正因为这种制度安排最有利于教养下一代,而培育下一代,是人类物种繁衍和文明传承的天职。因此,传统社会围绕着婚姻制度形成了各种礼法和禁忌,比如婚礼仪式讲究隆重、对未婚先孕普遍鄙视等等,目的就在于确保下一代能在健全的家庭环境里成长。研究发现,缺乏父亲的单亲家庭孩子,得抑郁症、自杀率和成人后的犯罪率均显著高于在双亲家庭成长的孩子。因此,保护家庭、保护婚姻,不只是道德课题,更攸关社会集体利益。
  天生的同性恋者除了没能履行生养下一代的天职,基本上是生物界的自然现象之一,理应免于被歧视;但是同性婚姻看似遵循相同逻辑而难以反对,本质上却是非常不同的。因为这是对人类文明男女婚姻制度的颠覆,是个人自由和欲望的无节制扩张。如果同性可以结婚,为何不能像正常婚姻一样有亲生的孩子呢?如今科技发达,满足这样的欲望不是问题。同性伴侣借腹生子的案例已经不再是新闻。
  顺着这个逻辑,只要你情我愿,不伤害他人,就不能算是错误。然而对错的标准,最终应该划在哪里呢?英国广播公司2019年4月2日有一条报道,标题是《內布拉斯加州祖母代同性恋儿子生女》。本身已有三个孩子的61岁美国老妇,为了满足当教师的同性恋儿子,想要跟他当理发师的同性恋“丈夫”生养的愿望,主动让儿子的“丈夫”用其精子,与“丈夫”妹妹的卵子受精,再植入自己的子宫,成功产下一女婴。换言之,女婴拥有父亲、姑姑和祖母的血缘。台湾《苹果日报》网站打出了《温馨!助同志儿如愿当爹 61岁老妈当孕母生下孙女》的标题。

平等推到极致的结果: 妈妈还是祖母?61岁老妈为同志儿子代孕产子,这位哥哥当起了父亲!(互联网照片)

  如果同性婚姻没错,母亲借腹代儿产子应该也没错;如果反对这样的乱伦关系,则相同的反对理由,就同样适用于反对同性婚姻。否则,乱伦就如《苹果日报》的标题一样,只是一种温馨的行为。
  过犹不及,自由平等诚然是崇高的理念,但推到极致,必然导致“天下古今几多之罪恶,假汝之名以行”的悲剧。

原载2019年5月26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梅门甩手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政治, 新加坡,时事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