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千万人

如果坚持民主制度包容异议的价值,而允许鼓吹不包容异议的立场散播,最终颠覆的是民主体制本身;如果认清不包容异议的立场抵触并危害了民主的基本价值,就必须有足够的智慧和勇气去制止它的扩散。

  新西兰国会在4月10日以119票赞成,一票反对,通过了严格的枪支管制法案,禁止民众拥有自动步枪。这是新西兰政府对夺走50条人命的基督城回教堂枪击血案的直接回应。让人好奇的是那位投下唯一反对票的议员究竟是谁?反对的理由为何?上网查了新闻,竟没有关于此人的任何报道。
  在日军于1941年12月7日偷袭珍珠港,几乎全歼美国太平洋舰队后,华盛顿在隔天召开国会向日本宣战。在举国义愤填膺之际,一名来自农业州蒙大拿的女众议员兰金(Jeannette Rankin)却特立独行,投下了唯一的反对票。面对全国排山倒海压力,以及包括亲人在内的冷嘲热讽和恐吓威胁的兰金拒绝改变主意,她说:“作为一名女性我不能参加战争。我也拒绝派遣任何人去。”
  兰金因此终结了自己的政治生命,美国报人和政治运动者怀特(William Allen White)对此撰文表示,尽管他和其所代表的报纸反对兰金的立场,但却必须承认和钦佩她用公开的方式,力排众议的道德勇气;并且,她的道德勇气减轻了其立场错误的瑕疵,百年之后势必成为世人的道德典范。
  同一个时代一张拍摄于1936年6月13日的照片,则显示在一片高举右臂行纳粹致敬礼的人海中,一名男子双臂环扣胸前,一脸的鄙夷和不屑,拒绝行礼。他是前纳粹党员兰德梅赛(August Landmesser)。兰德梅赛因为同一名犹太女子相恋,产下一女,却因为违反反犹太法令而被驱逐出党,而且无法取得结婚证。兰德梅赛的妻子最终被纳粹党杀害,他则先被监禁在集中营三年,出狱后被征召入伍,结果在东线战场宣告失踪,生死未卜。


前纳粹党员兰德梅赛(August Landmesser)同一名犹太女子相恋,产下一女,却因为违反反犹太法令而被驱逐出党,而且无法取得结婚证。兰德梅赛的妻子最终被纳粹党杀害,他则先被监禁在集中营三年,出狱后被征召入伍,结果在东线战场宣告失踪,生死未卜。


  这两人的表现,符合《孟子》“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概。他们虽然都为自己的坚持付出了代价,但结局毕竟还是有所不同。兰金顶多是退出政坛,兰德梅赛却牺牲了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其中的差异,显然跟两人所处的社会制度有关——在民主制度里,公开表达反对意见的成本,比在非民主体制要小得多;而这也是为何民主制度是“最不坏的制度”的原因之一。
  “虽千万人吾往矣”,表现的是一种择善固执的道德勇气,但它也不是没有前提的。这句话出自《孟子·公孙丑上》,孟子和公孙丑讨论什么是“勇”,孟子引述孔子学生曾子转述老师的话说,如果反省之后觉得自己理亏,虽然面对的是一个穿粗布大褂的平常人,自己要感到畏惧;如果反省之后觉得自己理直,就算面对千万人当前,也要勇往直前,坚持到底。这个“讲道理”的前提,以及自我反省的过程,才是决定自己在应对时所持态度的关键。
  这种自我反省的重要性,孔子是不厌其烦地一再强调的,比如“见不贤而内自省也”;他也认为内省必须基于一种谦虚的态度,就是先假设自己有不懂的地方,“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注重从他人身上学习,“三人行必有我师”……唯有如此,自己才可能真正学有所得。此外,这种以人为鉴的学习方式,不只是依靠自己的观察而已,还必须通过与他人的思想交换。这意味着表达的自由是学习和进步的基石。民主制度是“最不坏的制度”,这就是另一个原因。就是全赖这种尊重和保护表达的自由,民主制度才能不断从错误中学习、进步。
  怀特对兰金的评价,值得细细玩味。他先从大是大非的立场,否定兰金投下反对票的做法。毕竟美国遭日本不宣而战的偷袭,一开始就在太平洋战场陷入战略被动,日军甚至一度威胁阿拉斯加州。作为受害者却反对正义的反击战争,兰金成为美国舆论的众矢之的,几乎是必然而且是合理的结果。但就如怀特所指出的,在明知道举国皆曰可杀的氛围里,兰金仍然秉持自己哪怕是错误的信念,公开坚持立场,那种勇气同样是可贵的。更加可贵的是,兰金有幸生活在尊重和包容异议的民主体制里,所以尽管义无反顾,终究还不必面对像兰德梅赛那样的下场。
  然而,民主制度当下却面对一个质问其核心价值的两难——是否包容那些鼓吹不包容异议的立场?回应这个问题所需要的不仅是“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道德勇气,也需要立足于文明价值的大智慧。这有点像“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当有一方自以为是而不准备“见贤思齐”时,另一方又该如何应对?如果坚持民主制度包容异议的价值,而允许鼓吹不包容异议的立场散播,最终颠覆的是民主体制本身;如果认清不包容异议的立场抵触并危害了民主的基本价值,就必须有足够的智慧和勇气去制止它的扩散。
  要在这种大是大非的原则议题上取得共识,有赖于享受民主体制的成员反躬自省,先质疑自己“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冲动,是否建立在深思熟虑之上。

原载2019年5月12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梅门甩手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政治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