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之内皆兄弟”的数学公式

听天由命,咋听似乎很消极,其实却是对生命体认的大智慧。就如牺牲未必就能带来回报一样,只要居身处世光明正大,问心无愧,就不必去计较结果如何了。这犹如接受了生命的不公,而且还通过自身不断的努力学习,去接受甚至超越这个不公,所以孔子才会说“知我者其天乎”。

多才多艺的英国作家和喜剧演员弗赖伊(Stephen Fry)曾经用一个简单的故事,说明“四海之内皆兄弟”的科学道理。

故事从西洋象棋如何发明开始。话说统治印度的莫卧儿皇帝聪明过人,但是却对当时流行的各种游戏感到厌倦,因为那些游戏规则都是根据运气来决定输赢的。于是他告示天下,有谁能发明一种只能靠智力取胜的新游戏,就会得到重赏。其中一名智者就向皇帝介绍了象棋,棋盘由横竖各八个共64个宫格组成。皇帝大喜过望,就问智者要领取什么奖赏。智者说,他的要求不多,只要在棋盘的第一个宫格放一颗米,第二个宫格放两颗米,第三个宫格放四颗米,第四个宫格放八颗米,以此类推。

皇帝笑说这太容易了,于是叫人拿了一袋米来,开始填放棋盘。宫廷里的另一名智者计算了一下,悄悄对皇帝说,陛下,他要求的米恐怕超过天下所能生产的数量。结果皇帝大怒,下令把象棋发明者拖出去砍头!

弗赖伊通过这个故事说明一个道理。我们每个人都由父母两人所生,父母各有自己的双亲,以此类推,每上溯一代,我们所继承的血缘人数就增加一倍:两个父母、四个祖父母、八个曾祖父母……推算下去,我们血亲的祖先人数几乎可以涵盖全人类!科学家的研究发现,地球的上一个冰河时期距今约19万5000年前,不少物种均灭绝。人类退缩到非洲南部一角,才逃过了亡种之灾,当时的人数可能仅数千人。这也是为何相比其他物种,人类的基因相当一致。换言之,今天地球上的每一个人,如果推算到远古时代,彼此都有血缘关系。《论语·颜渊》说“四海之内皆兄弟也! 君子何患乎无兄弟也”,原来是有科学根据的论断。

之所以讲述这个故事,弗赖伊针对的是当前西方社会严重撕裂的现象。对不同的政治意识形态的盲目追崇,导致各种极端情绪化的争论出现,也让一些不容于自由主义文化的极端势力,如种族主义、绝对平等主义等崛起,使得一些家庭成员反目、友情断绝。这些因为被意识形态蛊惑而造成的排外心态,所形成的政治氛围,被政治学者形容为新的“部落主义”(tribalism),就是小圈子的非友即敌的对峙状态。

“兄弟阋于墙”的对立面

尽管有数学公式的支撑,“四海之内皆兄弟”毕竟充满了理想主义的色彩,而现实往往相对残酷。古人也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所以《诗经·小雅》就有“兄弟阋于墙,外御其务”一说,原意是说兄弟在家里争吵,在遇到外来欺侮时就一致对外,但后来则变为成语“兄弟阋墙”,用来比喻内部相争,甚至骨肉相残。

西方文明也有类似的说法,而且比“兄弟阋墙”的故事更深刻地揭露人性恶的一面。《旧约圣经·创世纪第四章》就叙述了兄弟反目成仇,甚至哥哥杀死弟弟的悲剧。话说上帝造了亚当和夏娃,因为两人违背意旨吃了禁果而被逐出伊甸园。他们同房后,夏娃怀孕,生下该隐;后来又生下了该隐的弟弟亚伯。有学者形容该隐和亚伯是“原人”,也就是由人而不是上帝所产生的生命,是人类真正的始祖。

对于两兄弟的冲突,历来有不同的诠释。一些学者认为故事隐喻了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两种文明形态的冲突,因为经文说“亚伯是牧羊的;该隐是种地的。”也有学者借此讨论宗教祭祀的意义,加拿大心理学者彼得森(Jordan Peterson)研究和思考圣经故事30多年,就是从人类心理的角度去诠释里头的所谓“原型故事”(archetypical story)。该隐和亚伯的故事就是其中之一。

就因为亚当和夏娃流落人间,从此人类必须面对死亡,因而产生了时间意识。为了保障生命的未来,人类必须学会牺牲当下。祭祀上天,代表的就是一种跟未来交易的精神,用今天的牺牲换取未来的回报。该隐和亚伯把供物献给耶和华,正是这种精神的体现。“该隐拿地里的出产为供物献给耶和华;亚伯也将他羊群中头生的和羊的脂油献上。”可是,“耶和华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只是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对此,彼得森认为,牺牲必须是真诚地愿意放弃自己目前所珍惜的(时间、金钱、名誉、享乐等等),如果不是舍弃自己的珍爱,则所牺牲的也未必能得到所期待的回报。更残酷的现实是,就算是真的牺牲了自己最珍爱的,也并不一定就能获得相应的回报;生命之不公,就是人生的真相。

就因为自己的牺牲得不到应有的回报(供物没有被耶和华看中),但是自己的弟弟却得到回报,“该隐就大大的发怒,变了脸色。”这种因为觉得不公而产生的怨恨心理,也是真实人性的一面。牺牲了却得不到应有的回报,已经是不小的打击,同样牺牲却获得回报的弟弟,则是凸显生命不公的第二重打击。而接下来的情节,让该隐遭到第三重打击。对于该隐的怨恨,“耶和华对该隐说:‘你为什么发怒呢?你为什么变了脸色?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门前。他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他。’”

彼得森分析,该隐做了牺牲非但得不到回报,耶和华反而指责该隐,说他活该(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甚至还暗示说,该隐可能还有苟且行为(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门前。他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他),所以必须对自己的牺牲没有得到回报负责。

该隐接下来的行为,完全符合人的阴暗心理:“该隐与他兄弟亚伯说话;二人正在田间。该隐起来打他的兄弟亚伯,把他杀了。”该隐无疑因为妒忌亚伯的牺牲得到回报,自己却被耶和华指责要为自己的失败负责,而怨恨成功的弟弟,最终动了杀机并付诸行动。彼得森说,该隐的行为揭示了人性不愿意自省,把自己的失败归咎于他人,还用罪恶的方式宣泄不满的极端心态。

回归传统的责任意识

跟阐述“四海之内皆兄弟”数学公式的弗赖伊一样,彼得森也对当下西方出现的部落主义,导致政治上不愿妥协,你死我活的现象高度担忧。他以为,这种现象的根源在于文化,是西方自由主义长期强调人的权利,却对传统文化重视人的责任的轻忽所导致的恶果。

彼得森认为,《圣经》一以贯之的核心意识,就在于反复强调人性的救赎,必须来自于对自身原罪的接受、承担和超越。他说,《圣经》里许多情节之所以是流传千古的“原型故事”,就在于它们揭示了恒古不变的真实道理——人唯有反求诸己,才能实践生命的意义和价值。该隐就是不愿意去接受自己失败的责任,反而抱怨耶和华,甚至最以终杀害亲骨肉的极端方式,宣泄对造物主的怨恨。当前西方世界的种种政治对立,无不弥漫着类似怪罪甚至仇视另一方的极端情绪。这跟整个社会主流价值过度强调关注自己的权利,却忽视自己的责任,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因果关系——毕竟,尊重自己的权利源自他人的责任,反之亦然。

中国传统同样重视反求诸己的责任意识。《论语·宪问第十四》:“子曰:‘莫我知也夫!’子贡曰:‘为何其莫知子也?’子曰:‘不怨天,不尤人。下学而上达,知我者其天乎!’”孔子强调的,也正是不把自己的失败归咎于外,而是从反省自己开始,虚心学习为人处世之道,向上提升。《中庸第十四章》也阐述了类似的道理:“上不怨天,下不尤人。故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险以侥幸。”听天由命,咋听似乎很消极,其实却是对生命体认的大智慧。就如牺牲未必就能带来回报一样,只要居身处世光明正大,问心无愧,就不必去计较结果如何了。这犹如接受了生命的不公,而且还通过自身不断的努力学习,去接受甚至超越这个不公,所以孔子才会说“知我者其天乎”。

彼得森至今在上百座北美、欧洲、澳大利亚的城市公开演讲,买票听讲的观众人数超过25万人,他所反复强调的主题,其实就是“不怨天,不尤人”“居易以俟命”。彼得森说,人生的本质就是苦难,要避免生命在苦难的重压之下逃逸到虚无主义,唯一的解药就是主动勇敢地承担责任。因此就需要学习承担人生责任的能力,“下学而上达”。他指出,建立起自己承担生命责任的能力,把自己照顾好,进而有能力去照顾身边的亲友,再进而照顾有需要的他人,如此由己及人,宇宙将因为一己的努力而趋善。同样的,如果任由自己堕落,甚而伤害亲人的关心,或者因为自己的任性无知而犯错犯罪,宇宙也将因此更接近地狱。

试想,如果兄弟之间都有这种修养和认识,偶尔的“兄弟阋于墙”,在碰到挑战时就能齐心协力“外御其务”了;扩而充之,人与人之间若都有这种修养和认识,则“四海之内皆兄弟”的科学道理,也就不必只是理想境界,而有可能成为现实。


(初稿于2019年2月27日)

原载2019年4月《怡和世纪》第39期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梅门甩手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阅读, 隨想, 哲学, 怡和世纪分类目录,贴了, , , ,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