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校中正中学



那次小小的胜利,终究只是一场意义不大的坚持。 无论是毕业后直接去当兵,或者考入初级学院和理工学院,离开了母校的怀抱,也就离开了所熟悉的语言文化环境。“人离乡贱”,这种离开了自己所熟悉的文化环境,因英语能力不如人而被歧视,不断被提醒是次等人的屈辱感,相信是我们那个年代毕业生普遍的怆痛。


母校之所以是用“母亲”来形容,就因为它扮演了相似的角色,于当年保护了还在成长摸索的我,免受外界急剧变化的混乱时局所干扰,继续在熟悉的学习环境里,度过无忧无虑的四年。

我是在1980年考入母校中正中学,1983年毕业。会选择中正中学,因为先严叶汉鎗也是校友。他在中正求学时的1950年代,正是以反殖民、争独立为主的学生运动风起云涌的年代。中正中学和华侨中学是当时学运的两大重镇。先严更在一次英殖民政府警察镇压的行动里腹部挨了一枪,幸好没有致命。从小就听他讲述当年学校的种种故事,幼小的心灵无形中对中正中学有了各种自己的想象。小六会考成绩公布后,自然也就选择了中正中学,每天抹黑早起,在大坡乘搭慢吞吞的12号巴士去加东上学。


参加建校80周年晚宴散场后,在夜色中沿着当年上学的小径走到蒙巴登路搭巴士,沿途的房子都换成停了名车的豪宅,一直到路口才惊喜地发现那家红砖墙屋还在,不知是否也换了主人?上学时从大路车站下车走到这里转角还有一段路,下雨忘记带伞肯定变落汤鸡。


待我踏入中正的校门时,热血的理想年代仿佛已经是另一个世界的遥远历史。当时,本地的华文教育环境正发生地动山摇似的变化。1979年,政府宣布成立特选中学,目的是保留传统华校的部分内涵,让一些学生继续把华文作为“第一语文”(主要用语)来学习,小六会考成绩最高的8%考生,才有资格选读以华文和英文同为“第一语文”的课程。母校名列九所特选中学之一,暂时保留了传统华校的学习环境。

1980年,作为东南亚华文教育龙头的南洋大学,与新加坡大学合并为新加坡国立大学。在我从母校毕业的1983年,教育部宣布将于四年后的1987年,把所有学校统一为英文教学,除了九所特选中学,所有学生的华文教学,一律改为程度较低的“第二语文”。

这些改变,让本地华校终于走入历史。但是,当年在母校的怀抱里,我却依然沉浸在与小学一样的校园学习环境里,无论是周会或校庆之类的大型活动,或者平日师长之间的交流,莫不使用华语。当然,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在走出中正校园,步入初级学院之后,终究还是要离开温暖而熟悉的文化氛围,慢慢面对真实的成人世界。

相信凡是在上个世纪入学的校友,无论是那一届的毕业生,一谈到对母校的记忆,当然不会不提那波光粼粼的中正湖,以及岸边白体大字的校训“好学力行”。那也是一代代毕业生青春岁月的集体记忆,无论是在湖畔的篮球场上驰骋挥汗,或是在由历届毕业生捐赠、沿湖放置的石长凳上与同窗的促膝长谈,独自沉思、阅读,美丽的中正湖犹如校园里开始步入青春期的学子,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无论是那一届的毕业生,一谈到对母校的记忆,当然不会不提那波光粼粼的中正湖

虽说是美好的四年,可如今真要整理这段珍贵的岁月,才惊觉记忆是那么的片段零碎,恐怕还需要掺杂一些想象,或能勉强拼凑个别的历史图像。回忆因而不是一出有始有终、剧情完整的电影,更像是一帧帧定格的照片,前后的故事脉络,相信并非全部查有实据。

我进入中正中学那一年,校长是谢添顺,教育过我的老师很多,还记得名字的有关耀坤老师(她的公子刘子颂后来在当兵服役时同和短期在同一个单位),詹尊权老师、负责体育并教导我地理课的Mr Soon、孫振章老师、纪翠云老师(补充:还有曾渊澄老师)等等。当年上体育课时,全国武术总会刚创立了“套拳”在中学推广,让青少年强身健体。可惜教导“套拳”的并非专业拳师,所以我们都只学了些花拳绣腿。

中间的是83岁的曾渊澄老师,他身边是长辈级的学姐、知名退休记者区如柏女士。在中正中学80周年校庆上还巧遇了曾老师的公子,我们当兵时一度在同一个单位。可惜当时竟然忘了向他索取电话号码。
几个老同学跟纪翠云老师合影

那时教育改制如火如荼,许多南大毕业的老师必须改用英语授课,特别是数理科目。他们教得辛苦,同学也学得困难,尤其是来自华文小学的同学,除了英文,所有科目六年来都是用华文学习的,改用英文,成绩一落千丈,对幼小心灵的打击不可谓不小。很多智商不低,学习也很优秀的同学,就因为英文这一科过不了关,而丧失了上大学的机会。回想起来,社会为此而流失的人才,损失恐怕难以计量。

校舍所在的月眠路一带地势低洼,每逢大雨势必淹水。中正湖据说有减缓周围地区积水的功能,但是在阴冷的大雨天的大清早,半昏睡地在蒙巴登路巴士车站下车后,沿着普洛力路步行约四五百米到校园侧门,必然是“涉水而过”,到达课室时,还不得不脱掉湿透的鞋袜上课。那天的湖水也会溢出来,甚至让靠近蛾眉路、地基下沉的B栋楼一层的课室浸水。

由于小六会考成绩不俗,被分配到让人很有优越感的“八巴仙”特选班。那时华文小学的班级还以天干地支命名,到了中学却改用英文字母了。那一届的中一好像有十多班,但只有两班是“八巴仙”。这就在13岁的小朋友之间导致了某种“阶级意识”——“会读册的”和“不会读册的”。然而大家至今已经习惯也接受了这种“因材施教”的理念,至于代价有多大,也只能“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了。

到了中三,又再次根据成绩分成四班理科和一班文科的“八巴仙”,以及另外十多班的“非八巴仙”。前两年成绩不行的“八巴仙”被分配到后面的班级,原来“非八巴仙”班级的优秀生则分配到前五个“八巴仙”班。估计其他特选中学也是这么办的吧?毕竟“八巴仙”人数不是每一届小六会考的多数,所以表面上看似乎有九所特选中学在全面培育华文教育的下一代,可是真正在里头学习华文作为第一语文的学生人数,其实寥寥可数。

在母校温暖的文化怀抱里,青少年的我只是隐约感觉到外部社会语言环境翻天覆地的剧变,宁静美丽的中正湖、后来成为国家古迹的校园正门的拱门,以及同样为国家古迹的行政大楼和大礼堂所在的竹林楼所构成的温馨学习环境,为我们遮蔽了外头的风风雨雨。但是,偶尔还是会被雨水喷湿。

1999年我接受在《联合早报》任职的同窗李气虹博士的采访,回忆母校的岁月。那好像是《联合早报》为纪念特选学校设立20周年所做的系列报道。报道标题为《“鱼相忘于江湖”   叶鹏飞难忘中正校风潜在影响》,里面提到了这么一段细节:

“当年特选中学的长处之一,是把来自华文小学和英文小学的毕业生聚集一堂,让他们相互启发,互补不足。

例如,一些与他中一同班、来自英文小学的同学,最初对每堂课前的‘三步曲’——起立、行礼、坐下——感到匪夷所思,而来自华校的同学却根本没觉察出了什么问题。

‘现在回想起来,这么一件小事其实说明了一个道理:就是书上的尊师重道,学生每天都在不知不觉中身体力行;其他如在走廊向师长问安,在校园中随处可见。’”

跟老同学与原版中正人雕塑合影,右起李气虹博士、林抒颖女士

报道标题所谓的“鱼相忘于江湖” ,指的正是这种布满在细节之中的文化滋养。然而,“江湖”毕竟还是敌不过“覆巢”,时代的巨轮滚动不息,人为地试图“回狂澜于既倒”,终于还是难以胜天。在宁静的校园外,轰隆雷声早已经响彻天边。

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中二时代表学校的制服团体,参加一场全国性的活动。与当时学校的所有课外活动一样,平日在校内的活动,除了正式步操的口号用马来语,其余都是使用华语。但是,参加那场全国活动时,外校的团体大多用英语,活动的正式用语也是英语。这让我们这些习惯使用华语的队伍很自卑,不但难以同其他学校沟通,也因为词不达意而感觉弱智和低人一等。带队的中三学长显然不知所措,于是要求全体团员改用英语沟通,以免显得不合群。中一和中二学员却群起鼓噪,觉得这是个不合理的要求,因为团员之间已经习惯用华语,一下子使用英语,一方面词汇不够,最主要的是感觉非常“见外”别扭。

由于几乎全体的学员齐声抗议,学长最终让步,没有坚持我们改用英语。但是相信很多同学在毕业后,都会在不一样的场景里发现,那次小小的胜利,终究只是一场意义不大的坚持。无论是毕业后直接去当兵,或者考入初级学院和理工学院,离开了母校的怀抱,也就离开了所熟悉的语言文化环境。“人离乡贱”,这种离开了自己所熟悉的文化环境,因英语能力不如人而被歧视,不断被提醒是次等人的屈辱感,相信是我们那个年代毕业生普遍的怆痛。到后来,随着年月的日逝,新一代习惯用英语沟通的学生的到来,连母校当年所残留的语言文化环境,也得让位给社会全新的语言环境了。

母校之如母亲,也就在于个人终须长大,走出家门,独自去面对无情的世界。甚至,母亲也必须服从岁月的规律,也有老去的一天。每一个中正人当然都希望母校能如校歌所唱的一样:“大哉中正,悠久无疆”,而这精神却必须是基于“日新月异,不息自强”。社会语言文化景观的改变,母校自难以置身其外。但是只要牢记中正中学之所以能“矗立星洲,巍巍昂昂”,就在于“华夏声教,广被炎荒”,则母校之未来,或许还能继续“至大至刚”。

除了见到久违的师长,参加晚宴最感人的时刻,莫过于全体校友一起起立唱校歌的那一幕。

谨以此短文,祝贺中正中学80周年大庆。

完稿于2018年7月23日深夜

收录于《源远流长——中正中学创校八十周年纪念文集》2019年4月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梅门甩手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隨想, 新加坡,生活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