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巴掌拍不响

保姆的两难就在于,孩子终究要长大,之后也就无需过去的那种照顾方式。然而保姆国家却可能形成一种惯性,一边是政府始终放不下,把人民当长不大的孩子,另一边则是人民一有困难或要求,想当然地找政府解决。

农历新年期间,陆续在手机聊天群收到过节的信息,其中一则是某选区的庆祝活动,跟牛车水的官方仪式一样,现场同时放了好几串红鞭炮,非常有过年气氛。我在群里以开玩笑的语气写了“州官放火”,立即引起不少赞同。尽管不是完全没道理,这个评语当然也简化了问题。现有法律是禁止放鞭炮的,反对者认为这削弱了过年气氛。可是不难想象,一旦解禁,如果出现因乱放鞭炮而发生的火患,或者邻居之间为噪音而反目,或由此而起的其他纷争,根据现有的社会行为模式,要求政府出面禁止的民间呼声几乎必定出现,而且结果大概不会让人意外。

西方媒体一度形容新加坡是“保姆国家”“拥有死刑的迪士尼”,其中有基于意识形态分歧的不满,可是也并非全然无的放矢。如果剥除背后的意识形态,“保姆国家”捕捉了部分新加坡的精神面貌。独立时的一党独大历史,延续至今超过半个世纪;虽然批评者抨击人民行动党高压,但它每一届选举都在公开透明的情况下连任。其得到选民委托,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出色的政绩,这一点是连西方媒体也不得不老实承认的。除了推动经济发展和国家建设,行动党的政绩之一是微观治理,不放过民生课题的任何细节,真的就如一个尽责的保姆一样。

西方记者赞许新加坡是个女性可以放心独自夜归的城市,八成以上的居民住在设备齐全的组屋,去政府部门办事的效率奇高,连从组屋走到巴士车站都建设能遮风挡雨的有盖走廊……这种无微不至的管理方式,近乎是一种“从摇篮到坟墓”的全方位覆盖。个人若选择安分守己,在这样的环境里是能够过上安定舒适生活的。当然,凡事有利必有弊,政府担心部分国人不善理财而无法养老,不断调整退休后公积金的领取办法,前阵子就引发了争议和质疑。

保姆的两难就在于,孩子终究要长大,之后也就无需过去的那种照顾方式。然而保姆国家却可能形成一种惯性,一边是政府始终放不下,把人民当长不大的孩子,另一边则是人民一有困难或要求,想当然地就找政府解决。

心理学鼻祖弗洛伊德有“俄狄浦斯情结”(Oedipus Complex)一说,又名“恋母情结”“恋父情结”,反映了每个孩子的个体无意识愿望:“弑父娶母”或“弑母嫁父”,即每个孩子都恋慕异性的父亲或母亲,并因此对同性的母亲或父亲产生嫉妒心甚至敌意,希望自己能取代他们的位置。这套解释人类心理状态的无意识现象的理论,也被借用到不同的知识领域。然而,就如加拿大著名心理学者彼得森(Jordan Peterson)的分析,实情是有时候一个巴掌拍不响,焉知孩子的情结,父母自己可能就是导因?

“俄狄浦斯情结”的复杂处正在于,孩子的个体无意识很可能是由父母的心态所决定的。彼得森认为,正因为现实世界充满危险,出于保护孩子的爱心,一些家长或许选择让孩子永远躲在温室里,免受外头大风大雨的磨难。但这么做的代价,就是孩子成长的本能遭压抑,而必然产生对保护自己的父母的怨恨,最终形成了“俄狄浦斯情结”。

经常被国人拿来自嘲的“怕输”心态,恐怕就是这种“俄狄浦斯情结”的副产品。长期被保护的结果,使得不少国人失去了应对挫折的韧性和勇气。建国总理李光耀在其回忆录里就表示,跟香港人敢冒险的精神不同,新加坡人更重视有安稳的工作和收入,并且指望政府满足这一需求。他转述一名从香港移居新加坡的企业家说,他在1970年代投资新加坡开厂,20年后随他南来的香港经理已经自立门户同他竞争,可是他所聘请的新加坡经理仍然安分地继续替他打工。

那是1990年代,然而这个现象至今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改变。贸工部长易华仁2016年在一场论坛上表示,在颠覆科技日新月异的时代,新加坡经济要成功转型,企业和员工都必须改变心态。他说,最为关键的是培养一种更能接受风险和失败的社会风气。然而,真要形成他理想中的新风气,重要的前提条件是把温室拆除。吊诡的是,首先起来反对的可能就是长期习惯了温室环境的小花,尽管他们不时还会抱怨温室的温度太高或太低。“爱抱怨”同样是国人另一个自嘲的素材,这显然也是一种长不大的表现,像被娇惯的孩子任性地对待父母一样。

摆脱“俄狄浦斯情结”似乎是未来生存发展的唯一选择,但要走出这种彼此依赖却又互相鄙视的困局,过程中双方都必须经历痛苦却必要的调适,成败的核心在于是否愿意真诚地承担属于自己的责任,而不是一味怪罪对方。就如若想要重温过年的热闹气氛,就要准备接受有不负责任的人深夜于邻里放鞭炮的苦恼,并且自己想办法解决,而不是即刻打电话报警。否则,要在过年时闻到鞭炮的硝烟味,就只能偶尔依靠目前的“州官放火”形式了。

原载2019年4月14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梅门甩手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新加坡,时事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Response to 一个巴掌拍不响

  1. Pingback引用通告: 一个巴掌拍不响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