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兔”的狼来了时刻




  2017年10月15日,45岁的美国女影星米拉诺(Alyssa Milano)在推特上呼吁女性,如果自己曾遭性侵,就用“我也是”(me too,中国媒体音译为“米兔”)这个主题标签(hashtag#)回应。结果在24小时内出现了50万个回应,掀起了震惊全球的反性侵运动。

  “米兔”横空出世,让美国的影视界、政界、商界、学界等许多位高权重的成功男人身败名裂。第一个中枪的名人是好莱坞大牌制片人温斯坦(Harvey Weinstein)。他在米拉诺推特出现后两周的同年10月30日,已经被80位女性相继举报是性侵惯犯。这个大色魔利用权势,威迫利诱女演员上床或性骚扰她们。温斯坦在今年5月25日被纽约警方以性犯罪提控。他也被自己所创立的公司开除,并且被颁发奥斯卡金像奖的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以及相关行业团体取消会籍。他的妻子则下堂求去。

  温斯坦的下场算是恶有恶报,让正义得到了伸张。以他为代表的这类职场上的恶霸,平时习惯于利用自己的权势性侵女人,在米兔运动后成为过街老鼠,实属罪有应得。这股维护女权的运动随后扩散开去,在日本、韩国、中国大陆、台湾、印度等仍然保留男尊女卑传统的社会,掀起新的风暴。运动的最基本成果,是唤醒社会正视女性在职场所面对霸凌的现象,也让很多男性反省或意识到自己平日在言语或行为上的大意,可能对女同事所造成的困扰甚至伤害。

  运动背后的精神,是强调两性平权的意识形态,认为男女平等,必须享有同样的机会并同工同酬。类似的社会运动是社会前进的必要动力之一,但是,其对“平等”价值的绝对化,以及由此所产生的“受害者意识”甚至仇恨意识,却逐渐结出了仇视男性,进而毒害两性关系,乃至以群体认同取代个人价值的恶果。

“有毒的男性特质”

  “米兔”运动背后的两性平权精神,根源还是来自于基于后现代主义的所谓第四波女权主义。根据女性主义学者普鲁登丝·张伯伦(Prudence Chamberlain)的定义,第四波女权主义主要指大约在2012年伴随社交媒体兴起,旨在争取女性正义,反对对妇女的性骚扰和性暴力的社会运动。“米兔”正符合这个定义。

  但是,从“米兔”后期的异化发展,却让人不得不从更深层的思想源头,去探索其走偏的本质何在。研究人性之恶同极权主义关系数十年的加拿大心理学者彼得森(Jordan Peterson)分析说,女性主义的哲学基础,来自于法国后现代主义思潮。简单说,后现代主义认为一切现象的本质都只是主观的诠释。换言之,后现代主义相信世上无所谓客观的标准,一切都是人自身根据自己的利益去主观地解释外在世界。所以根据这套理论,所谓的客观世界,都是由有权有势的人通过论述所表达的观点来界定的。这套新颖的理论在1960年代传到英语世界后,逐渐异化为否定现象界有任何客观实质的存在——既然一切都是诠释,你的诠释同我的诠释是等值的,没有对错高下之分,有的只是谁比较有权势,能够成为被社会大众接受认可的“主流价值”。

  不难想象,根据这套世界观,人与人之间就只剩下赤裸裸的权力斗争关系,成王败寇。这种对人世间极端虚无主义的态度,很容易让接受这套意识形态的人变得犬儒,只相信为了权力可以不择手段。从“米兔”运动开始为女性尊严斗争,揭露滥用权势欺负女性的男人开始,到口号转变为“相信女人”“相信受害者”,间接否定了“无罪推定”的法治价值,到最后出现了所谓“有毒的男性特质”(toxic masculinity)的讨论,视所有男性为女性的共同敌人,印证了其“一切为了夺权”的本质——打倒有权势的男人,女性主义运动的领导者就能顺理成章地取而代之。

  “有毒的男性特质”认为男性本质上就有暴力倾向,为争取权力和地位而好勇斗狠。所以人类历史就是一部男性压迫女性的历史,女性自然成为这种有毒的男性特质的受害者。妇女在职场所面对的性骚扰和侵害,也都能用这单一因素来概括解释。激进的女权主义者施托尔滕贝格(John Stoltenberg)就主张,要完全唾弃男子气概(manhood)。他彻底否定男子气概,认为“健康正常的男子气概”就如说“健康正常的癌症”一样荒谬。

(按: 成立于1892年7月的美国心理学会APA在2019年1月发布新指导原则,宣称“传统男子气概”traditional masculinity对男性有害,引发美国舆论界哗然。APA对“传统男子气概”的定义是“坚毅、竞争意识、主导性、攻击性”。这显示这股仇视男性的意识形态,已经扩散到专业团体,并且将导致两性关系更加混乱。)

  扩大而言,女权主义认为社会的本质就是父权主义对女性的压迫,所以男女关系是一种压迫者和被压迫者的敌对关系。男性因此是带有原罪的,其赎罪的方式是拱手让出手中的权力和资源,让女性(其实是女权主义运动的活动家)主导一切。《华盛顿邮报》2018年6月8日刊登的一篇评论文章《为何我们不能恨男人?》,就毫不掩饰地表明了这个权力意图。文章作者是位于波士顿的私立东北大学(NEU)社会学教授瓦尔特斯(Suzanna Danuta Walters)。她在缺乏任何学理论证的情况下做结论说,男人如果要女人停止恨他们,就要“不再担任领导职务”“离开权力”。

  当前关于两性平等的讨论,大多集中在如何于国会、内阁、董事局、大学教职等政治、商业、学界的精英圈子取得两性人数上的平等;可是对于如何让女性构成建筑工人、矿工、军人、消防员等危险却没有太多权力的职业队伍的半数,却显得并不那么热心。

  这种病态的自我异化现象,很快地便伤害了“米兔”运动的道德正当性。随着越来越多成功男人被揭发而倒台,“相信女人”“相信受害者”等危险口号跟着出现,这意味着任何对男人的性侵指控,舆论要自动相信作出指控的女人。这一发展的荒谬以及对“米兔”运动的伤害,在美国联邦法院新任大法官卡瓦诺的参议院听证会过程展露无遗。

大法官听证会的争议

  10月6日,美国参议院以50票赞成,48票反对,通过了总统特朗普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的提名,让他成为过去130多年来,参议院的提名确认表决中,票数最接近的一次。这当然是同他在提名审议的最后一刻,突然杀出个性侵指控的程咬金有关。

  指控他的是史丹福大学女心理学家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她在参议院听证会上,绘声绘影地形容卡瓦诺如何在36年前的中学时代试图强奸她。可是由参议院指定的资深性犯罪女检察官米歇尔,在盘问福特的供证时,却发现她一问三不知;就案发年份、时间、地点等证词前后不一;而且连福特自己形容的终身闺蜜好友以及所谓的现场证人,都否认福特的供词。米歇尔在写给参议院的报告中表示,她认为福特的证词,可信度还不如一般性侵指控所出现的各执一词状况,而且连民事案件所要求的最低证据标准都达不到,因此“任何理性的检察官”都不会根据所提供的证据采取司法行动。

  继福特之后,还有两名女子拉米雷斯(Deborah Ramirez)和斯韦特尼克(Julie Swetnick)跳出来指控卡瓦诺性侵。经过美国主流媒体如《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等的查证,拉米雷斯的大学同学无一能佐证她关于卡瓦诺在大学时性侵的说法,并且还有同学透露,连拉米雷斯自己后来也不能肯定,性侵她的就是卡瓦诺。斯韦特尼克则指控卡瓦诺下药迷奸少女,还向参议院做了宣誓书,但是记者同样找不到能佐证她指控的证人。参议院最终以向国会作假证,将斯韦特尼克和她的律师艾维纳提(Michael Avenatti)移交司法当局处置。

  艾维纳提因代表艺名“暴风女丹尼尔斯”(Stormy Daniels)的前成人电影女星克利福德,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风流韵事的封口费疑案而出名,被美国左派势力视为英雄。反讽的是,在艾维纳提被参议院移交司法处置后,媒体又爆出他的女友指控他家暴。在代表斯韦特尼克诬告卡瓦诺时主张“相信女性”“相信受害者”的艾维纳提,这时只好狼狈地要求舆论坚守“无罪推定原则”了。

  卡瓦诺事件可谓“米兔”运动的“狼来了”时刻,美国社会通过听证会上的现场直播,见识了极端左派势力为了反对特朗普,而利用“米兔”的道德正当性,不择手段地阻击卡瓦诺任命的做法。紧随着卡瓦诺任命后的国会中期选举,那些不顾事实,完全基于党派立场反对卡瓦诺的民主党参议员,几乎全部落选。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因而形容选举结果是“卡瓦诺复仇记”。

“米兔”遭遇民意反扑

  美国民众在全程电视直播的卡瓦诺听证会上,见证了女权主义者如何无所不用其极地利用“米兔”的道德高度,来对卡瓦诺做人格谋杀。参议院虽然以微差通过卡瓦诺的大法官任命,避免了无辜者被冤屈,美国选民则进一步替天行道,用选票为卡瓦诺主持正义。在11月6日的国会中期选举,三名因为党派立场而反对卡瓦诺任命的民主党参议员,全部落败;提名卡瓦诺的共和党不但继续控制参议院,席次还有所增加。

  此外,美国媒体11月报道,新近公布的三份民意调查发现,公众对“米兔”的支持度下降。其中一份是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所做。《经济学人》2018年10月20日报道,杂志在2017年11月初委托专人就“米兔”在美国做民调,并在2018年9月底重复了民调,发现在这一年来,美国人对于“米兔”受害者对男性的指控,开始出现“微小但明显”的反对。

  调查发现,认为20年前曾性骚扰女同事的男人应该继续保留其职务的人,从28%增加到36%;认为抱怨自己遭性骚扰的女性,是在制造麻烦多过解决问题的人,从29%增加到31%;认为“米兔”诬告的危害更甚于性侵受害者默默承受的人,从13%增加到18%。调查也意外地发现,女性对“米兔”的态度逆转幅度要大于男性。就如我在11月14日《联合早报》“字述一年”文章中所说:“一些妻子和母亲开始担心自己的丈夫和儿子所可能面对的不公,而公开反对‘米兔’运动的异化。”

“米兔”走偏背后的意识形态

  如果从其深层的意识形态探视,“米兔”的自我异化几乎是必然的结局。支撑“米兔”运动的女性主义,本身也因为基因不良而产生病变。这个源自彼得森所批判的后现代主义意识形态,因为陷入了“话语”的迷宫而否定客观现象世界的真实性,结果是自我沉溺在自说自话的陷阱里不能自拔。这种现象,在大学里的“性别学”“女性学”等科系最为严重,甚至已经蔓延到社会科学乃至自然科学领域。

  这种无视客观事实,甚至扭曲科学证据来符合自身意识形态结论的学风,近日被三名学者联合揭发。他们利用“性别学”“女性学”等惯用的术语和观念,捏造了多篇论文投到这些学科的知名学刊,结果有好几篇被发表,而且其中还有被评为杰出论文的佳作。他们因此证明,这些所谓的“学科”根本没有科学性,无法分辨学术研究和意识形态之间的不同,所以才能让这些使用大量意识形态术语和观念的假论文过关发表。他们形容这些被意识形态所控制的学科为“委屈学”(grievance studies),所做的基本上就是把一切客观现象“问题化”,无中生有地寻找“压迫”和“受害群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恐怕还得另外撰文交代。

  这种学术歪风流风所及,也影响了社会大众层面,连一些传统的女性主义者都因为跟不上变化,被视为不够激进而遭到批判。比如当下最为受宠的“受害群体”是所谓的“跨性别群体”和“流性人”,他们可以宣称自己“生错了身体”,所以明明是男儿身却自认为女性,而且还强迫社会承认他们是女人。这种比赛哪个群体是“最值得同情的受害者”的游戏,已经导致了非常滑稽的的结果。

  加拿大女性主义作者墨菲(Meghan Murphy)在今年11月15日发现自己的推特账号被封号了,理由是她发表了“仇恨言论”。墨菲的言论罪行,在于她的两条推文:“男人不是女人”“跨性别女人怎么会不是男人?男人和跨性别女人的差别在哪里?”这直接触犯了“受害者文化”目前最受宠的群体——“跨性别人”——的大忌,于是在他们的抗议下,推特就用莫须有的罪名,把墨菲的账号封掉。

  这些质疑“跨性别人”的女权主义者,被自认为维护受害者群体利益的极端左派的社会正义战士(SWJ),蔑称为“跨性别排他激进女权主义者”(Trans-Exclusionary Radical Feminists,简称TERF)。在SWJ的话语体系里,TERF就相当于纳粹那么邪恶。女性主义者出于要保护女性安全的理由,反对自称为跨性别女人的男人,要求使用女性厕所和更衣室,反而被指控是在歧视跨性别群体。在同性恋之都三藩市,女同性恋者因为拒绝这些跨性别女人的男人求爱,也被指控为TERF而面对暴力骚扰。

  “米兔”从争取女权变成如今的遭受质疑,当然也就不在话下了。

余波未了

  我在上一期的《英美世界的文化大革命》里指出,后现代主义在英美学术界借尸还魂,经过几十年酝酿,终于结出恶果,形成一股钳制言论自由的歪风,情况犹如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在结论中我指出:“有理由相信,结局应当是邪不胜正,但是在正义获得最终胜利前,英语世界恐怕还有一场漫长而艰巨的斗争。”中共的文革祸害全社会10年,遗毒至今犹在;而其结成恶果的过程,如果根据史学泰斗余英时先生的“内在理路说”,则恐怕还得追溯到百年前的五四运动的否定传统、全面西化(如今被中国政府奉为官方意识形态的马克思主义,也是西方传来的学说)。

  虽然不能完全类比,但参照中国文革从萌芽到结果的过程,前后跨越百年历史,后现代主义在美国立足大约在1970年代左右,开始在社会产生影响,也就不过是近几年的事情。所以,要否极泰来,恐怕还需要一段时日。“米兔”的“狼来了时刻”,只不过是这股时代潮流的一个波浪而已。

原载2019年1月第38期《怡和世纪》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梅门甩手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美国, News and politics, 哲学, 怡和世纪分类目录,贴了,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