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欺欺人难欺天

对自己诚实,对他人诚实,其实就是在实践天道。

某周末陪家人去参加一场生命讲座,旁听来自台湾的讲师,教导学员如何先诚实地面对自己, 以取得身心一致,再扩大到家庭成员和亲友的关系,让自己的生命也能和他人取得和谐一致。讲师 师承素有“家庭治疗师之母”之誉的美国心理治疗师萨提尔(Virginia Satir),她的“冰山理论 ”指出,每个人被看到或平时感知的自我,犹如露出海平面的冰山一角,潜藏在海水下规模更庞大 的山体,才是长期被压抑和忽略的“内在”。
学员当中有不少面对夫妻或亲子关系紧张的问题,这似乎已经是现代人的“存在危机”。在旁
听的过程中突然意识到,要开车,必须考驾照,这是为了自己和他人的安全;但是,结婚或为人父 母却不必考试,而这当中却涉及自己和他人一生的幸福,显然更为重要,也更有必须学习的学问。 传统社会通过家教、宗教,潜移默化且代代相传修身齐家的智慧,传统瓦解后的现代人逐渐失去了 这套学问,而必须靠自己去参加类似的生命讲座课程,或其他随机的方式去摸索答案。一些人更不 知道需要学习这些知识,而深陷于生命的地狱中难以自拔。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人世间的道理有其共性,“冰山理论”海面下的庞大山体,既是我们痛
苦的盲点,也是我们的地狱。加拿大知名心理学家彼得森(Jorden Peterson)就指出,地狱其实 就在我们心中。他认为,意大利文艺复兴诗人但丁的《神曲》,其实就是但丁对于人心地狱的思考 。《神曲》里所描绘的地狱形似一个上宽下窄的漏斗,共九层,最后一层是“背叛”。彼得森说, 人自身和人际间最核心的品质就是诚信,没有了它,非但寸步难行,也失去了人存在的意义。“背 叛”就是否定“诚信”,会让人陷入最深的地狱之中。
经过长期的观察和总结,古代文明很早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可是当年由于书写不方便,要在竹 简上一个字一个字地篆刻,所以就得用非常精炼的文字,来表达这种深刻认识所凝聚的智慧。《中 庸》说:“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对自己诚实,对他人诚实,其实就是在实践天道。 诚信也是能否修身齐家的前提,《大学》就说:“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 ”,诚心正意不只是对他人,更是对自己。成语“自欺欺人”,很多时候就是在形容对自己不老实 的心理状态——每天要认真面对生活里各种的困难和挑战,诚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欺骗就是用语言去扭曲客观实现,来符合并满足自己的期待和欲望。但是,这种扭曲的结果只 能是短期和暂时的,长远而言,纸包不住火,真相究竟会大白。所以《说文》解释:“诚,信也。 从言,成声。”诚心正意对待自己的生命、实践天道,表现在外就是语言的真诚。彼得森在他被翻 译成45种语文的畅销书《12条生活的法则——应对混乱的解药》中,第八条法则就是“说出真相, 至少别说谎”。彼得森的立论并非如同其他心灵鸡汤作者,而是跟萨提尔一样,建立在坚实的科学 基础上。
从进化论的角度说,东西方古老文明都在人之所以为人的道理上,提炼出相似的结论,这本身 就很值得深思。科学家告诉我们,地球形成于约45亿4000万年前,至今所发现的最早生命约有35亿 年的历史;而原始人大约出现在700万至500万年前,智人则约30万年前。换句话说,我们每一个人 的基因构成,都可追溯到数百万年不间断的传承演化。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人惊叹每一条生命的 可贵。
在优胜劣汰的进化过程中,拥有特定品质的人类基因得以延续,其余的都被淘汰。这些生存下 来的品质,变成由复杂的神经系统所主导的生存本能,构成人类最深层的生命潜意识。彼得森指出 ,脑神经研究最新发现,当人面对新状况时,脑神经中枢的新基因会被激活,这些基因会制造新蛋 白质的编码,并构成脑结构的新组织。所以人类的特质之一便是不断学习,而且会把从新的经验所 获得的生存知识,内化为身体的有机体。这种维系生命的智慧,也就是古人所谓的天道了。
考古学家认定,最早的人类文明距今约6000年,当时的人已经能抽象思考,把数百万年生命进 化所累积的生存知识,先以口耳相传的神话故事,接着以文字表达且代代传承。“诚者天之道也”,就是这种隐含着丰富生命经验的古老智慧,它告诉我们,诚实面对自己的生命,才是有意义的最 优生存方式。每个人生命水平线下的冰山,可能潜藏着许多自己不愿意去面对的痛苦、委屈、羞辱 、愧疚、失望、难过、愤怒……有科学佐证的生命智慧告诉我们,唯有勇敢地选择面对,才有驱逐 心魔,治疗心理创伤的机会。
儒家强调万事都从反省自己开始,因而有其深刻的道理。孟子说:“爱人不亲,反其仁;治人
不治,反其智;礼人不答,反其敬——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诸己,其身正而天下归之”,我们以为旁
人对我们造成的伤害,有时候问题的根源可能就出在自己身上。这种反求诸己的谦卑精神,让许多 生命得以繁衍至今;同样的,也能够让更多生命有意义地继续前行。

原载2018年12月23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梅门甩手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阅读, 隨想, 得鱼忘筌, 新加坡,生活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