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冷战结束的挑战

对于新加坡这样的小国,选边站从来就不是选择,因为新加坡最坚持的是外交的独立自主,所以只能尽量广结善缘,跟所有大国保持良好关系,并且努力争取更多大国关心本区域事务,形成相互平衡,创造小国的外交空间。

新加坡和印度海军今天开始,举行为期11天的联合军事演习。两国自1994年起就举行“SIMBEX”常年海战演习,演习有一部分在南中国海展开。双方在去年11月签订双边协议,联合军训地点扩大至安达曼海。国防部长黄永宏会在11月19日访问印度,同印度国防部长斯塔拉曼一同参加第三届印度-新加坡国防部长对话会。
自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提出“重返亚洲”战略后,区域安全形势出现了重大变化。中国在2012年开始于南中国海岛礁填土,设立军事设施,美国则强化“自由航行”来挑战北京的主权声索,让中美关系开始出现紧张。特朗普总统上台后进一步对华强硬,不但发动了中美贸易战,更通过副总统彭斯的演说,指控中国干预美国选举,挑战美国霸权,甚至批评中共的种族和宗教高压政策和专制主义,使得美国媒体惊呼中美关系正坠入“新冷战”。
中国的全面崛起和中美关系的逆转,促使区域国家调整外交策略。一方面,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战略,意欲联合澳大利亚和印度,共同形成“(民主)价值同盟”来牵制中国,并且获得美国首肯而升级为华盛顿的“印太战略”,出现所谓的美、日、澳、印“四方会谈”(QUAD);另一方面,特朗普撕毁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在贸易问题上强调“美国优先”,又让日本、澳洲等盟国必须在经济上同中国靠拢。
这一系列的变化,似乎象征着冷战结束后,美国治世的确定性消失,可是这是否就意味着美中新冷战的开始,却又未必。当中的巨大不确定性,迫使各国都得不断在中美关系翻滚的波涛中调整外交航向。日本、澳洲既提升与美国的军事合作,又改善与中国的经贸联系,就是生动的例子。印度针对安倍的“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战略,添加“包容”这一价值观,也不无对美中两边押宝的盘算。
这种似乎需要“选边站”的外交压力,对于东南亚诸国尤其构成挑战。越南和菲律宾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同中国的博弈,使得它们倾向于和美国加深军事合作;马来西亚新政府对“一带一路”项目的不满,则促使首相马哈迪重新启动“向东看”的亲日外交;印度尼西亚和中国在纳土纳群岛海域捕鱼权的争执,也迫使雅加达在军事上接近美国、经济上拉拢日本。因此,新加坡和印度的海军联合演习,自然会被一些国际舆论做相关联想。
尽管新加坡在这个后冷战格局结束的当下,也面对和邻国一样的外交压力——2016年年底新加坡武装部队装甲车在香港被扣事件,新加坡民意的反应就相对强烈——若仔细观察新加坡政府的外交方针,却能够看出其中一以贯之的原则。对于新加坡这样的小国,选边站从来就不是选择,因为新加坡最坚持的是外交的独立自主,所以只能尽量广结善缘,跟所有大国保持良好关系,并且努力争取更多大国关心本区域事务,形成相互平衡,创造小国的外交空间。

接连出访大国

黄永宏配合“SIMBEX”海军演习访问印度,参加防长对话会,正应该从这个角度去理解。面对区域地缘政治格局的变动,黄永宏今年风尘仆仆,在访问印度之前,也分别访问了中国和美国。他于10月22日至26日访华,视察首届亚细安—中国海上联合军演、出席香山论坛,并同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许其亮,以及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举行双边会晤。黄永宏及魏凤和都表示,期待明年恢复举行双边陆军“合作”演习。两军在2009年、2010年和2014年举行过三次“合作”演习,至今已中断了四年。
在香山论坛上,黄永宏鼓励中国更积极参与军事对话,多与他国军方接触。他引述二战时英国首相丘吉尔的名言:“吵一架总比打一架好。”他指出:“‘中国奇点’无法在孤立中兴旺,中国的福利同世界整体的福利是相互依赖的。中国奇点有赖于其所在的宇宙的健全,(后者之健全)亦是中国所需要形塑以维系的。”11月6日在上海出席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贸工部长陈振声说,新加坡不会因中国经济目前面临一时的挑战而对它失去信心,并呼呼新加坡企业到中国一线城市以外的市场发展,同样反映了新加坡要维系和中国长远关系的立场。
除了经营同中国的关系,新加坡也一直鼓励美国关注本区域稳定。黄永宏在8月1日至4日,到夏威夷展开工作访问,视察新加坡海军参加环太平洋多边军演(RIMPAC)的情况,并走访美国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他说,身为今年的亚细安国防部长会议主席国,新加坡对于东南亚国家积极参与环太平洋多边军演感到鼓舞。这凸显亚细安非常支持美国与本区域的军事互动,也肯定美国在区内持续扮演重要的角色。
被中国媒体形容为“准航空母舰”的日本海上自卫队直升机护卫舰“加贺号”,经南中国海前往印度洋进行远航训练返国前,在10月18日停靠樟宜海军基地。新加坡国防部回复《联合早报》询问时证实,新加坡海军和加贺号举行通行演习:“这和外国船舰停靠我国海军基地,或在临近水域通行时进行的演习类似。”可见,同所有区域内外大国保持良好关系,包括军事关系,并且鼓励它们参与区域事务,是新加坡拓宽外交空间的不二法门。
美国治世能够维持多久,是中国崛起所带来的最大战略疑问。这一变数将左右区域乃至全球的地缘政治格局。面对这一严峻挑战,一国的错误决策将带来难以估算的后果。疾风知劲草,新加坡在冷战期间独立建国,经历了东西阵营对峙的世局,也见证了冷战结束所产生的巨变。如今,后冷战时代可能也因为中美贸易战的逐步升温而蜕变。但是,万变不离其宗的是新加坡与邻为善、独立自主的外交方针;选边站的小国将沦为大国的依附,要保持主权尊严,必须时刻保持清醒。

原载2018年11月10日《联合早报·周末言论》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梅门甩手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美国, News and politics, 新加坡,时事, 中国分类目录,贴了,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