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身份认同政治最大的不道德,在于它抹杀了个人的价值,因为这种身份认同是集体的,而且这种政治手段也是最排外的,通过把人分类来制造对立和撕裂。

很可能代表民主党在2020年角逐美国总统的进步派女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在10月15日公布了自己的脱氧核糖核酸(DNA)检测结果,宣称那证实了自己拥有印第安人血统。负责检测的斯坦福大学专家布斯塔曼特(Carlos D. Bustamante)教授表示,沃伦的六世或十世祖先拥有印第安人血统,或者说沃伦是介于64分之1或1024分之1的印第安人。
美国舆论指出,沃伦此举的选举意味浓厚,因为她吸取了奥巴马和希拉莉的教训。奥巴马在2008年首次竞选总统时,由于其父是非洲肯尼亚人而一直被对手质疑他不在美国出生,没有资格参选总统;尽管被迫公布美国出生证,却依然没能排除关于他出生地的阴谋论。希拉莉则始终以保护隐私为由,拒绝透露太多个人资料,包括她担任国务卿期间利用私人电邮处理公务的丑闻。这被视为是她输掉2016年总统大选的原因之一。
所以沃伦选择在11月6日国会中期选举前公布这份检测结果,充满了各种政治联想。因为完全是白人长相的她,从政时反复强调自己的“少数民族”身份,一直成为对手攻击和质疑她政治诚信的标靶。美国总统特朗普就不断用“宝嘉康蒂”(Pocahontas,迪士尼动画片《风中奇缘》里的印第安酋长女儿)来称呼沃伦,嘲讽她借由跟印第安人沾亲带故来捞取政治资本。
为什么印第安人身份在美国会成为政治优势呢?这同极端左派所鼓吹的身份认同政治(identity politics),已经成为民主党的主流意识形态有关。这种身份认同政治以仇视白人和西方文化起家,认为西方以及美国的历史,就是一部白人殖民和压迫其他民族的历史。由于西方历史主要由白种男性主导,所以他们就须背负历史原罪,而任何其他群体(黑人、亚裔、女性、印第安人甚至非异性恋者)都因为是历史的受害者,而自动居于道德高地。
已经拥有“女性”政治正确身份的沃伦,如果再加上“少数民族”的光环,在民主党内的政治正当性势必如虎添翼。反讽的是,沃伦试图强化自身政治资本的做法,却引发了反效果。尽管同情民主党的美国主流媒体均正面报道了这一消息,民间舆论并不买账。受美国联邦政府承认的最大印第安人部落切罗基族(Cherokee Nation)国务卿小霍斯金(Chuck Hoskin Jr.)随即发表声明,谴责沃伦的做法是“不妥当且错误的”。声明说:“沃伦参议员继续宣称拥有部族血统的做法伤害了部族利益。”
按照印第安部族的标准,拥有四分之一血统(即父母或祖父母当中有一人是印第安人)才能被接受为印第安人。如果按照沃伦千分之一的血统标准,则几乎所有的美国白人都可以自称是印第安人后裔。况且,沃伦个人或其家族的日常生活或个人信仰,均没有采纳任何印第安人的文化元素,如此强行攀亲戚,自然要得罪真正的印第安人了。特朗普不忘在伤口上撒盐,形容沃伦的血统论是“骗局和谎言”,要求她公开向被她所欺骗的美国大众道歉。
沃伦从政前所就职的哈佛法学院,曾自豪地形容她是学院有史以来的首个“非白人女性教员”的往事,也被特朗普拿来调侃。尽管她坚称自己并没有因为是“少数民族女性”而获益,但舆论已经质疑沃伦的做法剥夺了真正的印第安人任职哈佛的机会;哈佛是否背弃唯才是用原则,也成疑问。种族主义向来是以信奉进步、包容等左派价值自居的民主党的天敌,政治形象清新的沃伦诉诸血统来增添自己的政治资本,明显是极大的政治反讽,也反映了民主党已经被极端主义所挟持。
身份认同政治最大的不道德,在于它抹杀了个人的价值,因为这种身份认同是集体的,而且这种政治手段也是最排外的,通过把人分类来制造对立和撕裂。历史血迹斑斑地证明,它将导致地狱——纳粹德国的犹太人、斯大林苏联的富农、毛泽东治下的黑五类,都是作为集体而遭到残酷清洗。
而且,它诉求的是受害者意识,把他人的成功归咎于“特权”,来推卸自己失败的责任,所以也是一种窝囊的意识形态。在美国用来否定成功者的“白人特权”,就是这种受害者意识的动员口号之一。
“白人特权”这个危险的口号,也被偷运至本地公共话语中。读者若不健忘,应该还记得此前莫名其妙地冒出所谓的“华人特权”的说法。这也是一种不分是非的身份认同政治。运用这个概念的人以为,社会上成功的人就是因为享有这种身份特权,而不是靠自己的努力奋斗,才会取得地位和财富。这不但容易挑动人们的妒忌和怨恨心理,也违背了新加坡唯才是用的价值理念。如果对其危害缺乏警惕,宝贵的社会共识很容易就会被颠覆。
美国人已经开始意识到这种极端意识形态的危害,关于因身份认同政治而崛起的“政治部落主义”(political tribalism)的反思越来越多。这种只看身份,不讲对错的政治文化,是对民主精神的最大威胁。前车之鉴,后车之覆,国人应当引以为戒。

原载2018年10月28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梅门甩手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美国, News and politics, 哲学, 得鱼忘筌分类目录,贴了,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