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衣着暴露的进化论理由

婚外性交是极为危险的行为,不但有传染性病乃至致命的风险,也会让女性因怀上私生子而不见容于社会。有效避孕手段的出现,因而颠覆了规范性交的价值体系,也改变了两性关系。

不时都会读到卫道者批评女性衣着暴露的食古不化新闻,最近一则是7月20日的《“穿着不暴露可防被性侵” 菲警告诫妇女言论引公愤》,在这个强调男女平等的时代,“引公愤”是必然的反应。2月2日的《联合早报》副刊有一则《观众大声说》:“很好奇某个女观众是否刚从山洞出来吗?常常留言批评女主持穿着暴露,或小心衣服掉下来等等。都什么年代了,难道要女主持穿旗袍主持节目吗?”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社会出现穆斯林女性由头到脚长袍罩身才能上街的景观。按现代社会的标准,这当然是保守且落后的习俗。
因坚决反对极端左派在校园内玩身份认同政治,而双双失去教职的美国进化生物学家温斯坦(Bret Weinstein)和海茵(Heather Heying)夫妇,却持不同看法。自认为是进步主义者的温斯坦和海茵,在政治上长期支持美国民主党,可是却坚持社会关于两性关系的讨论,必须立足于科学事实而不是意识形态。所以他们反对极端左派以简单的性别平等价值,作为褒贬两性关系的标准。
他们指出,人类进化的历史悠久,智人(Homo sapiens)本身便存在约30万年,期间所形成的存活和延续物种的本能,深刻影响了人类的生理和心理结构,至今仍然左右着人们的日常生活。可是两性平等的意识形态,却只有不到200年的历史,何者对我们更有深层次乃至“真实”的作用,答案不言而喻。
就以当前“肥胖症”疫情,从发达国家扩散到发展中国家为例,就不难看出进化遗留的强韧影响力。哈佛大学人类进化生物学教授利伯曼(Daniel Lieberman)指出,我们的远祖由于食物来源不稳定,身体因而演化出囤积脂肪的本能,以便在缺乏食物时继续为日常活动提供能量——特别是高度消耗能量的大脑,以及孕育婴儿所需的能量。糖分容易转化为脂肪,所以人类对甜食有着天然的偏爱。美国现代食品业者充分利用这个弱点,生产高糖分高脂肪的加工食品,最终导致欲罢不能的痴肥恶果。
进化史也决定了人类的性行为。这主要围绕在传宗接代这个目的。基因分析发现,女性传承自身基因的成功率远高于男性,因为只要她们成功生育,就大为提高基因传承的概率;而历来有很大部分的男性,却因为早死(战争)或难以赢得配偶,而在物竞天择中完败。所以,男性的性行为本能,非常不同于女性。
温斯坦说,男性基本上采取三种策略来传承基因。第一种是一夫一妻制。因为养育婴儿需要极大的资源,除非男性能让女性相信他愿意投资于照顾下一代,长相厮守,女性基本上不会同他交配。但是,男性传宗接代的本能,也让他不介意第二种策略——如果能随机“播种”,找到愿意交配的女性而又不必承担养育后代的责任,这对男人而言无异于“进化红利”。温斯坦发现,很多男人都能够想象两种女性形象:“美丽而不性感”“性感而不美丽”,前一种启动男人的第一个求偶策略,后一种则会启动第二个策略。第三种策略是强奸,但这不涉及当代男女关系主流,所以存而不论。他强调,第一种策略是男性传承基因最成功的策略,所以婚姻制度才会广泛存在于古往今来的不同人类社会中。
海茵则指出,在自然界四五千种哺乳动物中,人类女性是唯一在不授乳时,乳房大小不变的动物。她说,在进化史上,女性或处于饥饿、或授乳、或怀孕的状态,所以在平时,乳房是她向男性广播其具备生育能力的“性信号”。同时,人类女性也是少数“隐藏”其排卵期的动物(海茵相信这是女性减轻被强奸概率的进化结果);而且,人类女性是少数没有固定发情期的生物,在更年期后仍然保持“性趣”。
这些基于进化论的生理事实,却因为科技所带来的价值观变化而受到干扰。相比悠长的人类进化史,现代有效的避孕手段犹如昙花一现。现代男性避孕套的发明和普及是19世纪的事,女性口服避孕丸更是迟至1960年才获准贩售。此前,婚外性交是极为危险的行为,不但有传染性病乃至致命的风险,也会让女性因怀上私生子而不见容于社会。有效避孕手段的出现,因而颠覆了规范性交的价值体系,也改变了两性关系。
温斯坦和海茵认为,商业社会为了促销,不断给女性制造不安全感让她们消费,却无形中鼓励女性通过美容、瘦身、珠宝、暴露身材等方式来引起男性注意,殊不知这么做正刺激了男人第二策略的“性投机”潜意识,把女性当做播种对象而不是养儿育女的伴侣。
在现代避孕手段出现之前,文明社会为了保护未婚女性,都对她们的社交和衣着严格规范,也许正是要避免激励男人的第二策略。从这样来理解穆斯林女性的全身罩袍,或许就不会简单地抨击为压迫女性了。当然,遮脸的罩袍,毕竟抵触了讲究人与人应当直面交往的现代社会价值。
现代人固然已经走出了山洞,但谁又能确定我们内里没有依然住着穴居的元祖?

原载2018年8月5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梅门甩手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阅读, News and politics, 哲学, 得鱼忘筌分类目录,贴了, , ,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