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德的政治 ——特朗普医改失败的反思

古龙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把“江湖” 换成“政治”,道理恐怕也可以成立。与“江湖”一样,“政治”的核心内容是利益,或者利益的分配,由此衍生“公平”“正义”等用来规范利益分配的道德原则。所以道德从来就是政治的基因,垄断利益的“暴政”因而犹如怪胎,因违背人的基本需求而缺乏长期存在的合理性。“暴政必亡”不仅是弱势受害者的诅咒,也符合历史经验。
政治与道德分家,或者说传统所认知的以实现共同善(the common good)的道德,不再被当做政治的核心意义,大约是近三百年来自由主义成为主流价值之后的事。因为自由主义的核心是个人的自由,其道德观的最终权威,不来自传统历史所形成的规范,而是建立在自我的好恶之上。个人主观选择要遵从什么价值体系,取代了客观信守集体的规范。所以它否定历史累积所形塑的道德价值体系,包括共同的基本善恶标准。既然个人才是道德判断的终极权威,自由主义因此激烈反对政府基于调和集体利益的传统道德标准,制定规范个人行为的法律。久而久之,政府任何被视为制约个人选择的做法,都会被定义为违反人权之举而遭否定。
特别是在本世纪的美国,自由主义大概已经成为主导政治的意识形态,表现在对政府的角色和公共政策的认知上,增加福利开支的同时又大肆减税,成为左右两派难以启齿的默契——左派要增加福利;右派要削减税负——政府日益沦为满足个人私欲的工具,而不断失去维系社会公义、协调和促进集体利益的功能。这个现象,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医疗改革闹剧显露无遗。
终于掌控美国国会两院以及白宫而完全执政的共和党,上台后在短短的17天里,企图针对曾经激烈反对抗争长达七年的俗称“奥巴马医改”的《平价医疗法》下手。从宣布启动替代方案立法,到在国会表决前夕撤回替代法案,上演了一场无异于闹剧的政治滑铁卢。
被媒体捧为政策专家,一直主导共和党制订《平价医疗法》替代方案的参议院议长瑞安,由于无法争取到足够的党内议员,支持替代方案,终于被迫在3月24日召开记者会,黯然表示已经建议总统特朗普撤回法案,并得到特朗普的同意。
整场从启动替代方案到宣布放弃的闹剧,固然反映了特朗普以及共和党国会领导层的昏庸无能,方案的内容其实更体现了保守派精英对于弱势群体的蔑视。这种蔑视所透露的,更是以美国为代表的当代民主政治濒临道德破产的局面。民选的代表非但不以选民为念,反而千方百计去伤害他们的利益。这迫使人们不得不反思美国当代政治的道德本质,或者说为何美国当代政治如此失德。

“奥巴马医改”的三足鼎立

医疗改革一直是美国政治的烫手山芋,美国不但是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成员当中,人均医疗支出最大的国家,其效果也是最差的,特别是数千万美国公民被排除在公共医疗保障之外。克林顿总统在1993年试图推动改革,主要推手是当年的第一夫人希拉莉,结果遭遇各种既得利益集团的合力掣肘,改革无疾而终。
奥巴马医改意在提高美国医疗制度的品质,同时降低其成本,扩大受保人数。为了达到这个雄心勃勃的目的,奥巴马医改采取了“三足鼎立”的设计原理:禁止保险公司以“既有疾病”或任何理由拒保或提高保费;为了补偿保险公司在这方面的风险,也强制所有人(特别是健康者与年轻人)都必须购买医疗保险,否则将被罚款;政府通过向最富有的阶层征税,以津贴低收入阶层购买医疗保险。
奥巴马医改当然并非完美无瑕,与任何政策一样,它是个必须顾及各方利益的妥协产物。主张“公平”价值的民主党内的左派认为它改革得不够彻底;信奉“自由”的共和党则完全从意识形态否定它。共和党反对的理由,是医改使得政府得以强制介入医疗保险市场,违背了市场自由竞争原则。医改强制所有人购买医疗保险,也违背了公民自由选择的权利。
正以为它是个妥协的产物,奥巴马医改的成功完全取决于三足必须鼎立,缺一不可,只要拿掉其中任何一项,整个医改体系必将土崩瓦解。共和党曾经要求废除强制保险这一项并提出司法诉讼,但是并没有在联邦最高法院胜诉。一些共和党人甚至造谣污蔑奥巴马医改,告诉支持者一旦医改成为法令,由官僚组成的“死亡陪审团”将决定哪些人(特别是老年人、智障儿)能否获得医保。许多从奥巴马医改获益的低收入阶层信以为真,遂成为欲推翻医改势力的共和党帮凶。
共和党不断反对奥巴马医改,特朗普在竞选时以及当选后,反复承诺将提出更好的版本,让所有人以更低廉的保费购买医疗保险,尽管如此,却一直没有提出完整的替代方案,只是借用这类不实的谣言蛊惑民众,制造反对的民意。因此,自2009年法案提出以来,持续到立法通过,反对奥巴马医改的民意总是高于支持的民意,一直到今年瑞安提出替代版本。

奥巴马医改的助选员

被昵称为“特朗普医保”的瑞安替代方案,自公布后便引发舆论挞伐,各地民众纷纷到共和党众议员的选区集会,当面表达不满与反对。最反讽的是,奥巴马医改的民意支持度也首次超越反对者。越来越多民众在对比两个版本后,意识到奥巴马版的好处,特别是更多低收入民众意外地发现,自己会在新版本下失去医保。
瑞安所提出的特朗普医保,被批评为奥巴马医改2.0,因为他无法突破三足鼎立的逻辑——取消掉任何一足,整个医保制度都将瘫痪。但是这个2.0却又拥有比原来版本更糟糕的设计。基本上瑞安的版本取消强制购买医保的规定,这导致很多保险公司因为成本风险剧增而纷纷表示要退场,不再提供医保服务。
此外,特朗普医保也把政府的津贴原则,从根据收入改为按照年龄,而且津贴幅度大为缩减,不同州的居民将平均每年损失3500美元至1万美元的津贴。这方面所节省的联邦政府开支,却因取消富人的额外缴税义务而被抵消。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的报告指出,特朗普医保一旦落实,在2018年将导致1400万低收入美国人因保费提高而失去医疗保险,到2026年相关人数还将上升至2400万人。
这一消息引起包括特朗普支持者在内的美国社会的不安,许多选民纷纷到共和党议员的选民接待处抗议,迫使不少共和党议员临阵退缩,对特朗普医保由开始的支持而改持保留意见。另一方面,共和党众议院极端保守的所谓“自由党团”议员,却因为方案没有完全去除奥巴马医改的“社会主义”成分而誓死反对。
当越来越多美国人意识到特朗普医改“劫贫济富”的本质后,“奥巴马医改”的支持率便节节上升,在2017年2月达到54%,是2010年以来支持率首次跨越50%;同时,特朗普的执政满意度也创下新低。但是,他却一如既往地展现出对政策心不在焉,对细节毫无耐性的本色,将“特朗普医保”的失利归咎于民主党不配合,并表示将继续“改革”的意愿,把下一个目标锁定在共和党所感兴趣的富人减税政策。美国舆论大多预测,共和党很可能会再一次遭遇滑铁卢。

特朗普的“背叛革命”

特朗普的意外当选,是对美国既有精英政治的一场革命。代表既得利益政治的民主党候选人、前总统克林顿的夫人希拉莉败选的原因固然错综复杂,可是很多美国选民不顾特朗普多次被媒体揭穿其人格有问题——撒谎、逃税、无知、仇视女性——依然投票给他,背后不无一股强烈的“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的同归于尽的报复情绪。
美国贫富悬殊持续扩大,中低收入阶层对未来日益绝望,是特朗普得以入主白宫的重大背景。无论是收入或财富,社会顶端的1%美国人正拥有越来越多的收入和财富。2011年,他们占有43%的社会财富,其余80%的美国人只拥有7%的社会财富;美国经济在2009年从华尔街金融危机复苏以来,99%的新增收入都纳入顶端1%的口袋里。难怪被视为代表“马照跑,舞照跳”(business as usual)的希拉莉会被特朗普打败了。
特朗普把自己包装成革命者来迎合这股民愤,强调自己是政治素人所以没有利益瓜葛,富可敌国所以不必接受企业精英的政治捐款,并承诺要“抽干沼泽”(drain the swamp,比喻要清空滋生政治疟疾的华盛顿利益体制)。在抨击奥巴马医改时,特朗普宣称将为所有选民提供更廉价有效的医疗保险。
当然,所谓的特朗普医保其实是共和党众议院议长瑞安的杰作,从媒体的报道分析综合观察,特朗普根本就缺乏足够的知识和兴趣,去推动具体的政策或法案。但这并不代表他可以完全卸责,毕竟他是美国总统,是愤怒的选民授权来革“华盛顿沼泽”的命的人。
特朗普医保最终伤害最大的,是原本因为在既有体制下受害最深,因而不顾一切支持他的美国民众。这个政治背叛因而成为美国当代政治最不易解释的吊诡,也深切地反映了美国政治失德的严峻程度。

失落的伊甸园

美利坚建国的政治神话,反映在《独立宣言》强调的人权观,声称人有“不证自明”的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天然权利。这背后的重大假设,在于人人平等,因而得以自由地实现自我的人生。自建国以来,美国人深信自己的国家肩负着特殊的历史使命,并且配合新教的福音观念,在二战胜利后积极在全球传播自由平等的普世价值。
美国式的民主,因此是相信个人对幸福的追求,最终将导致众人的集体幸福。与此相配套的,则是对所谓“自由市场”的崇拜,以及对政府公权力的怀疑态度。尽管中间有起落,美国两百多年来的历史,似乎证明了这套普世价值的有效性。
但是,奥巴马医改与特朗普医保之争,却暴露了其中的重大矛盾,特别是“自由”与“平等”之间不可调和的冲突。就如以色列新锐历史学者、《人类简史》作者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所指出的,从社会集体的角度说,要取得基本的平等,就必须限制个人自由的程度;同理,允许个人充分自由地追求幸福,必将导致财富和权力分配不均的不平等。自由民主体制的信徒也许会辩护说,平等指的是机会的平等而非结果的平等,但这仍然无法解决结果的不平等同个人自由之间的内在紧张关系。
不平等是一个普遍的历史现象,所有的社会和政治体制都面对同样的问题。很多时候,人们发明各种理论,例如用出身(中国的门当户对;古欧洲的贵族血统;印度的种姓制度)、用宗教(前世有修;上帝的眷顾;诸神的保佑)来让各种不平等成为合理甚至合法的存在。当代自由主义的精英统治则采取了唯才主义(meritocracy)的合理化手法——成功者依靠的是自己的天资、才干和努力;反过来说,失败者当然是自己愚蠢、懒惰、无能的结果。所以贫富差距甚至贫富悬殊并不是罪恶,而是符合天理的现象。

失德的政治

特朗普医保再一次戳破了唯才主义的谎言。披着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外衣的整个方案,不过是赤裸裸的劫贫济富行为。反对奥巴马医改的理由是政府干预市场,但所谓尊重市场的结果,却是减少医保补贴以便减少富人的缴税。奥巴马医改是试图实现共同善的崇高努力,但是一个完全从自我来定义个人幸福的社会,很难产生实质上的共同善或集体的幸福,至多是一种工具性的共同善。
政治的现代意义是谋求社会的集体幸福,套用19世纪英国功利主义哲学家边沁(Jeremy Bentham)的话,是让最多数的人获取最大的幸福。但是美国式的追求幸福的权利,却是从个人的立场出发。根据自由主义的理论假设,只要让个人充分发挥其自由去追求自己的幸福,最终必然导致社会集体幸福的增加。如果不加区分地衡量集体幸福,比如按照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长,这个假设大致没有错——诚如一则美国经济学界的笑话所说的,当比尔盖茨走入一家酒吧,酒吧里的人均GDP一下子就腾涨了几百倍。但事实是,人均GDP的增加却可以是在贫富悬殊扩大的情况下发生的。这时,一个人的幸福可能就意味着许多人的不幸了。
当然,如果是水涨船高的效应,即一个人的成功同时为其他人创造了改善生活的条件,那情况或许还符合正义;可是若个人成功是以牺牲众人的利益为前提,则最终必然会引发政治反弹。尤其是已经成功的少数,利用自身的优势,影响甚至把持政府(一如美国既得利益集团对国会的强大游说能力),通过减税的方式自肥,同时削减医疗、教育等公共开支,降低中低收入阶层向上流动的机会,使他们根本无法同既得利益者竞争,这就是少数的既得利益者为何会不遗余力地强调“自由”而不顾“平等”的真正用心。特朗普医改牺牲大多数人的医保福利,而为少数人减税的锦上添花做法,正是典型的例子。
美国选民冒险押注在特朗普身上,正是因为越来越多人感受不到经济增长所带来的幸福。由此产生的剥夺感和对分配不公的民怨大潮,把特朗普成功送入白宫。可是,他在选举时所标榜的局外人身份,主打要清洗不知民瘼的华盛顿精英体制的承诺,和他上任后的作为却相去甚远,甚至可以说是背叛了他的支持者。比如他的内阁任命,特别是财经团队,竟然是由华尔街金融巨鳄所组成的;更别提本文所探讨的医疗改革的荒腔走板了。此外,特朗普以强调个人自由,减少政府干预为名,削减包括教育在内的各项公共福利开支的做法,将进一步打击低收入阶级靠个人努力,改变自我命运的机会。最终的结果必然是维护极少数富有阶级的地位,排除来自底层的任何竞争与挑战。他在4月底公布的税改方案,再度证实了其劫贫济富的企图。

知我罪我的自由主义

如果规范利益分配的道德原则是政治的基因,那又应该如何来看待当前美国政治失德的现象呢?美国人自己恐怕并不会承认美国政治缺乏道德,他们仍然深信自由主义与人权价值观的普世性。因此,问题的根源恐怕正出在这套美国人引以为傲的道德伦理上面。
自由主义的理论起点和终点都在于“个人”,它假设个人实现了幸福,就必然导致由所有人组成的社会的集体幸福。人权观念就是为了保护个人,保障他能够实现自我的工具。这种假设其实抽空了“集体”的本质,它把社会仅当作是逐个个体的总和,每一个个体才是意义之所在、行动之主体;个体之间的关系(君臣、父子、夫妇、长幼、朋友)以及规范这些关系的美德,都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人权观念所衍生的权利意识,正是这种个人主义的产物。然而人都是好其所好,恶其所恶,而且性识无定,随机变化,所以根本不能够作为有意义的道德伦理的基础。当代西方杰出的道德哲学与伦理学家麦金泰尔(Alasdair MacIntyre)在其1999年出版、后来重印了十次的著作《依赖性的理性动物》(Dependent Rational Animals),就一针见血地剖析了个人主义的致命伤:个人无法独立地满足自己生活上的所有需求,不论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从出生后的嗷嗷待哺,到老年后的需要旁人照料,以及现代社会经济生活的高度分工——所以个人主义者自以为可以独享个人成功的果实并理直气壮,显然是荒谬的。
既然人在本质上必须互相依赖,在价值与行为上就必须考虑一己之外的他人,也就是美德。这种出于自觉的对美德或善的身体力行,才是实现社会正义的坚实基础。麦金泰尔在另一本书中说,社会成员唯有兼具统治与被统治的知识,统治与被统治的能力,才能真正实践正义。换另一种概念说,这就是“仁政”的图像。以此来理解古龙的“身不由己”,岂不善哉?

原载第32期《怡和世纪》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News and politics, 怡和世纪分类目录,贴了, , , , , , , , , ,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