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0月21日,全球主要社交媒体推特(Twitter);串流音乐服务平台Spotify;娱乐、社交及新闻综合网站Reddit;影视出租网站Netflix;新闻媒体网站如英国的《卫报》与美国的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突然全部服务中断。原来它们同时遭遇“分布式阻断服务”(DDoS,亦称洪水攻击)——黑客采用一种新的叫做“未来僵尸网络”(Mirai botnet)的电脑病毒,控制了全球10万台有联网功能的家电如摄像头、录影机等,对目标平台发动“人海战术”使其瘫痪。网络安全专家形容这是史上最大的一次网上攻击行动。
在稍早的10月7日,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与国土安全部发表联合声明,正式指控俄罗斯官方入侵美国民主党电邮系统,盗窃超过1万9000封电邮,之后利用维基泄密网站,陆续公布不利于民主党籍总统候选人希拉莉的信息,打击其选情,干涉美国自由选举。希拉莉最终败选,部分原因或能归咎于俄国黑客的成功突袭。尽管特朗普已经入主白宫,美国主流媒体至今仍然对于他与俄国政商界藕断丝连的暧昧关系穷追不舍。美国情报体系甚至传出因为不信任特朗普,而拒绝提供充分情报给白宫的传闻。
莫斯科至今否认美国“干涉选举”的指控,但是互联网作为一个新疆域,似乎已经成为各国短兵相接的战场。美国于2010年成立网战司令部,五角大楼于去年10月24日宣布,司令部的133支网络部队全部完成战备状态,并且将于2018年从5000人扩员至6200人。有分析称,原本以保卫美国网络安全为主的网军,如今也具备对敌国发动网络攻击的能力。
美国媒体也不时报道俄国和中国的网络威胁,《纽约时报》去年12月29日的一篇报道称,俄罗斯国防部第一副部长兼武装力量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Valery V. Gerasimov)曾表示,战争与和平的界限日益模糊,秘密军事行动如网络攻击正变得越来越突出。(这与国防部长黄永宏3月3日在国会所形容的“混合战争”——常规、非常规及网络战争的混合体——不谋而合。)在美国司法部于2014年5月19日正式起诉五名解放军军官,指控他们通过网络盗取美国企业商业机密后,美国媒体关于解放军61398部队,也就是负责网络攻击的单位的报道也逐渐增多。
2月28日,国防部副常任秘书(科技)许智贤召开记者会,宣布国防部电脑系统在2月初遭入侵,约850名服役人员、战备军人和全职员工的基本个人资料被盗取。被问及黑客身份时,许智贤说:“根据我们的调查,这不是一般的黑客,也不是犯罪组织。”网络安全专家据此异口同声地认为,这意味着袭击是外国政府的行为。换言之,虽然新加坡力图置身大国博弈的游戏之外,还是免不了遭遇网络攻击这种准战争行为的池鱼之殃。
国防部并非本地首个或唯一面对黑客威胁的机构,电信营运商星和在去年10月,也因为DDoS攻击而服务局部瘫痪了两天。另一些本地机构则遭遇类似国防部的攻击,导致内部资料外泄。2014年2月,美罗百货公司官方网站系统被黑客入侵,445名顾客的资料被窃取并在网上公开。同年9月,卡拉OK连锁店K Box网站遭人入侵,30多万名会员的身份证、地址、电话号码等个人资料外泄。相对于私人企业,国防部网络系统被黑客入侵,性质显然严重得多,虽然入侵并未造成任何军事机密的泄露,却凸显了进一步强化网络安全刻不容缓。
黄永宏在国会的演说中,毫不含糊地表示“网络领域是今天的新战场”。这个结论意味着新加坡必须有专属的国防力量,进驻这个领域来保护国家安全。他所宣布的新设立的国防网络署,将是新加坡的网络司令部,负责全天候确保国家网络系统的安全、评估系统的罩门、侦测任何黑客的进攻等任务。国防网络署将配置2600人,由国防部一名副常任秘书直接领导,下属的四个编队主管是上校或将军级别,反映了这个新设司令部的重要性。
“网络新战场”结论的另一个意涵在于,它使得国家间的“武装实力”开始扁平化。小国和大国之间的实力差距,不再只是比谁有更多核子武器、航空母舰或战斗机与坦克大炮,而是包括谁的“网军”具备更新的编程知识,更好的发现及解决问题意识,更独立的思考与快速反应能力。其中的军事意义值得关注。
以朝鲜半岛为例,1999年6月15日爆发的延坪海战,是韩战停火以来韩朝两军最大规模的交手。朝鲜海军遭韩国海军重创,至少死亡30人,70人受伤,一艘鱼雷艇被击沉,五艘舰艇受到了严重打击,四艘舰艇受到了中等打击;而韩国只有11名士兵受伤,两艘舰艇破损。国际舆论当时认为,这证明朝鲜的军事科技落后韩国一个世代。但是在2013年,韩国的三家媒体机构和一家银行的网络被疑是朝鲜的黑客封锁;去年12月,韩国网络司令部透露朝鲜黑客成功入侵韩国国防部网络,盗取了可能包括机密资料等信息——“网络新战场”让朝鲜弥补了同韩国在常规军事科技上的差距。
对于作为国际都会和重要服务枢纽的新加坡而言,这个教训是深刻的。新加坡投资国防不遗余力,至今建立了强大的军事实力。然而,在可能以小博大的网络新战场,新加坡武装部队必须加快能力建设的步伐,确保国家网络安全同样固若金汤。

原载2017年3月5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News and politics, 新加坡,时事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