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施效颦的平等

 

本地女权团体妇女行动及研究协会(AWARE)在11月28日发布声明说,于26日举行的会员大会,经过一番激烈的辩论及博弈后,终于决定修改章程,开放投票权给男性以及“非二元性别”(non-binary,自认不男不女的人)会员。超过四分之三的现有会员支持通过这项决议。但是这些非女性的准会员的有效票所占比重,在计票时的顶限为全体票数的四分之一。换言之,他们不能在没有女性会员支持的情况下,拥有擅自修改章程的实力。
声明表示,这项动议草案在2014年提出,经过两年的协商咨询,终于付诸表决。反对者担心,开放投票权将牺牲女性在协会里的话语权和担任领导的机会。支持者则认为,拥抱女权主义价值观的男性,不应该因为其性别而被排除在女权运动之外。会长郑慧玲称:“我们将此举视为培养男性更好地促进性别平等的能力。”在自由主义者眼里,这无疑是“进步”之举。
然而对比台湾的“进步”,AWARE的这一小步显然相形失色。10月29日,号称有8万人参与的第14届台湾同志大游行,在台北总统府前的凯达格兰大道举行,同时为两周后在立法院举办的审查婚姻平权草案(《民法》修法)造势。舆论形容,这是台湾社会最接近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一刻。在11月17日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员会审查草案当天,1万名身穿白衣的民众包围立法院,反对可能导致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审查活动。抗议民众在立法院同意暂停审查,另外举办公听会后才解散。
一旦通过修法,台湾将成为亚洲第一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社会。这当然是惊天动地之举,因而也激起了台湾社会两极化的争论。在凡事都有可能被政治化的台湾,修改《民法》当然也不例外。总统蔡英文在竞选总统时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可是在修法问题上却保持沉默至今,被支持合法化的团体抨击为政治欺诈。争议也打破了蓝绿对立的格局,除了民进党和深绿的“时代力量”立法委员各自提出修法版本,国民党立委也不落人后,提出自己的版本。
修法的主要争议之一在于《民法·亲属篇》的法律文字。为了给同性婚姻铺路,一些标明性别的词汇都要“中性化”,如“父母”改为“双亲”、婚约的“男女当事人”改为“双方当事人”、“夫妻之一方”改为“配偶之一方”、“夫妻财产”改为“婚姻财产”、“祖父母”改为“二亲等血亲尊亲属”……同时也增加反对性别歧视的条款等。
在很多方面,这仿佛是美国同性婚姻合法化运动的亚洲重播版。只是对比好莱坞式的水准,台湾的山寨版粗糙许多,特别是争议两造在论述上的交锋。支持的一方基本上是学西方平权理论之舌,认为无论性别,人权平等,光凭爱情就足以定义婚姻等等,并没有太多的新意。反对的一方同样提不出让人信服的说法。
另一个值得玩味的现象在于,对比美国保守派所提出的宗教理由之外的各种反对理据,台湾的反对派主要还以基督教会为代表。没有经历中国大陆反右、文化大革命等政治权力对社会文化摧残的台湾社会,传统文化伦理相对逃过一劫。可是,在台湾民间具有影响力的佛教团体、传统庙宇组织、一度在学术上独树一帜的新儒家等传统文化的标杆,均在这场足以颠覆人伦的大辩论里失声。这种近似坐以待毙的无语,让人怀疑中华传统在台湾还有多少影响力,也坐实了中国大陆政治儒学对台湾新儒家的批判——在政治社会课题上毫无论述能力。
美国最高法院在2015年6月裁定同性婚姻合法,规定各州必须允许同性结婚,是自由主义特别是女权主义,在漫长的“文化战争”里决定性的大胜利。但是希拉莉却没能乘胜追击,入主白宫,反而被一个自由主义者极度鄙视、蔑视女性、种族主义者,代表一切“政治不正确”价值观的特朗普所打败。而且选后的民调发现,对社会长期不公平的厌恶及愤懑,是驱动很多选民出来投票给特朗普的原因。为何属于强调平权的自由主义阵营的希拉莉,竟然没能获胜呢?
其中的关键,或许正在于“此平等非彼平等”。美国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形容,当前的美国经济制度是个失败的制度,因为它无法造福社会大多数人。尽管美国经济规模不断增大,今天普通全职员工的实际收入却比1970年代还低。80%的美国人只拥有社会总财富的7%,而最富有的1%人口则拥有40%的总财富。这个最大的不平等,却非希拉莉所代表的自由主义平权运动最在乎的课题,他们更有兴趣争取女性和同性恋者的绝对平等权利。
台湾的情况也类似。台湾的全国工业总会今年7月19日发表白皮书,指出台湾青年失业率近年蹿高,15岁至29岁失业率8.7%,是整体失业率的2.3倍,其中大学及以上学历的失业问题最严重;加上大学生起薪15年不变,人才因而大量流失海外,反商、反社会事件频发,呼吁政府要重视青年政策。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台湾商业奇才郭台铭被传出要选总统,就反映了民心思变的情绪。这些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不易有简单的答案,需要朝野集思广益,然而与美国一样,台湾平权运动也是“不问苍生问鬼神”。
2014年爆发的台湾青年占据立法院的“反服贸”运动,预示了国民党两年后的政治崩盘。这股民粹风潮,其实还没有平息。这个本质上是倒退的闭关自守大势方兴未艾,凸显了同性婚姻合法化“进步”的虚妄。

原载2016年12月18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