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治边缘力量登堂入室

 

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并没有因为在7月的党大会,正式获得提名后调整其竞选基调,从基本盘往中间争取无党派选民,反而继续其口无遮拦的表现。这不但让很多中间选民对其弃若敝屣,连党内主流派也避之唯恐不及,特别是那些争取连任的共和党籍国会议员,担心中间选民把对特朗普极端政治立场的不满,发泄在自己身上,纷纷与他划清界限。美国媒体在8月份引述一些民调结果说,民主党的希拉莉不但能入主白宫,民主党本届甚至有望从共和党手中收复众议院多数党的地位。
总统选举进行到8月底,特朗普在一系列侮辱少数族群、穆斯林、妇女甚至烈士家属,引发舆论义愤的言行中,终于在8月31日的凤凰城竞选演讲里,明白地宣示其反对非法移民的排外立场。他扬言,一旦当选,将进行大规模的驱逐非法移民行动,只有通过合法途径入境美国的墨西哥人,才有资格申请居留资格。这将冲击约1100万人。特朗普宣称;“关于移民的辩论只有一个核心主题,那就是美国人的福祉。”
参选路易斯安那州参议员的3K党前头目杜克(David Duke)在推特上直播了特朗普的这场演讲。许多被美国媒体形容为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的团体,也纷纷对这场演讲表示赞许。英国广播电台在一篇题为《特朗普的纳粹冲锋队——另类右翼都是些什么人?》的报道中,追述了这些原本被排斥在美国主流政治外的边缘团体,如何因为特朗普而受到主流关注,甚至可能因此登堂入室,成为政坛必须正视的力量。

活跃于社交媒体的非主流

这个被统称为“另类右翼”(alt-right)的松散社会文化运动,并没有固定的组织,大部分成员匿名上网,主要代表了极端主张的美国社会边缘群体,包括民粹主义者、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阴谋论者等美国主流政治向来不屑一顾、各大媒体视若无睹的零散政治势力。他们挑战传统共和党所代表的保守主义,更反对自由主义的“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运动,也因此而拥抱口不择言,但被他们视为“不顾政治正确而说真话”的特朗普。尽管立场激进且人数不多,他们原本微不足道的处境,却因为特朗普的共和党总统参选人身份,而开始得到社会的关注。
“另类右翼”主要活跃于社交媒体,特朗普同他们的关系被主流媒体留意,也来自于他个人的推特账号。他在7月2日的一则推特,贴了一张背景满是美元、一个红色六角星内写着“最贪腐的候选人”,主照则是希拉莉的拼图。特朗普的反对者即刻指出,这则推文的照片组合,是在暗示犹太人和金权政治的腐败联想。接着就有记者查证,照片原图来自一个“另类右翼”网站——反对犹太人是白种人沙文主义的主张之一,但也是美国主流政治的禁忌。虽然特朗普随后把六角星换成圆形,希拉莉阵营已经就此大做文章,质控特朗普与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沆瀣一气。
奥巴马在2008年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黑人总统,被视为是“另类右翼”集结的主要动力。尽管他们以维护西方(主要是盎格鲁撒克逊人)文明价值为号召,批评者却指控他们实际上是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另类右翼”认为,作为美国立国基础的西方文明价值理念,正遭受黑人激进主义、女权主义、平权运动和提倡非白人族群权利的多元主义的侵蚀。如果再不采取行动,他们将“失去美国”。特朗普的竞选口号“让美国再度伟大”,契合了他们的想法。
在意识形态上,“另类右翼”并非全然是赤裸裸的白人至上种族主义。他们当中有相当部分崇信自由放任主义(libertarianism),主张维护言论自由,因此对于自由派的政治正确动辄以各种歧视弱势的道德名义,规定什么言论会冒犯弱势而予以打压的做法非常反感。代表主流保守主义的共和党日渐向政治正确低头,也是导致“另类右翼”鄙视共和党并自我组织起来的原因。
特朗普旗帜鲜明的反对移民立场,主张在墨西哥边境筑墙防止非法偷渡的墨西哥移民,并驱逐已经在美国境内定居的1100万墨西哥非法移民,赢得了“另类右翼”的欢心。他们的担忧之一,正是不断涌入的墨西哥移民,有一天将改变白种人在美国社会的多数族群地位。虽然特朗普不一定完全代表“另类右翼”的政治立场,他们却已经把他当做自身立场的政治象征,而且在他身上找到了政治集结的汇合点。换言之,就算特朗普日后改变立场,或者最终败选,“另类右翼”作为一股明确的政治力量的事实,已经成为定局。
特朗普与“另类右翼”藕断丝连的关系,也可以从他所委任的竞选总干事窥见一二。保守派新闻网站Breitbart的老板班农(Stephen Bannon)立场激进,誓死要摧毁左派自由主义,甚至认为支持共和党的福克斯电视新闻台立场不够保守,而扬言要取而代之。Breitbart的影响力与日俱增,其网站浏览量同《华盛顿邮报》和雅虎新闻旗鼓相当。美国《大西洋月刊》形容班农是个“激进的反保守主义者”;但是一些离职的Breitbart从业员却指责班农,把原本立足于反对威权的新闻网站,转变为特朗普的个人宣传机器。

失言错失政治先机

当希拉莉团队揭露特朗普与“另类右翼”的联盟时,特朗普一开始矢口否认,宣称并不知晓这些团体的存在。可是,希拉莉穷追猛打的结果,却不慎犯了一个严重的政治错误。她在9月11日的一场政治筹款活动上说:“用非常笼统的说法,你可以把一半的特朗普支持者归类在我所谓的一篮子的可悲人物。对吧。种族主义者、性别歧视者、同性恋恐惧症者、排外主义者、伊斯兰恐惧症者,应有尽有。”她接着表示,特朗普让这些“无可救药”“非美国人”的边缘分子得到重视,让其网站从寂寂无闻变成超过千万的浏览量;他个人也推送和转发“另类右翼”那些充满仇恨的信息。
反讽的是,希拉莉这番冒犯他人的话,正好违背了她所代表的民主党一贯所赞同的政治正确立场,并让特朗普因而得以反守为攻,形容希拉莉诋毁和仇视数百万支持他的美国人。这迫使她随后立即发表声明,表示对自己的笼统说法感到遗憾。希拉莉的失言肯定会对她的选情造成伤害,连一些民主党人也觉得她言论不当。她在同一天的公开活动时因身体不适临时退场,引发舆论怀疑她隐瞒自己健康状况的新闻,进一步冲击其选情。
希拉莉的失言,可能让“另类右翼”借特朗普崛起的现象失焦,反而让自己蒙上了“不包容”的负面形象。在美国社会越来越撕裂的大背景下,“另类右翼”所代表的仇恨政治与排外情绪,显然具有时代象征意义。自小布什靠最高法院裁决,在2000年打败对手高尔的总统竞选挑战后,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越发不易取得政治共识,非但国会立法程序经常遭杯葛,财政预算案也被彼此当做斗争工具,危及联邦政府的运作——美国的两党制越来越失灵。学者形容美国民主正陷入“否决政治”的泥淖。但是两党政治基本的礼仪,依然是双方不敢公然违背的默契。
特朗普以“政治局外人”自居,在党内初选时靠“说真话”(其实就是肆无忌惮地破坏既有的政治礼仪和默契),一举打败共和党其他十多名总统参选人,显示美国社会对政坛老手所代表的既得利益结构的愤懑。桑德斯在民主党初选期间一度让希拉莉陷入苦战,同样反映了这股强烈的民怨。但是特朗普和“另类右翼”眉来眼去,最终让后者乘机从遭受鄙视的边缘进入政治主流,恐怕将进一步扭曲美国的政治生态。无论谁当选下一届美国总统,美国民主的特性难保都会发生恶化的现象。

原载第30期《怡和世纪》10月2016年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ws and politics, 怡和世纪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