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权主义的州官放火

 

澳大利亚《每日电讯报》8月21日报道,自由党籍的澳洲总理特恩布尔改变初衷,决定将原定于今年举行的同性婚姻全民公决延至明年。与全民公投(referendum)不同,全民公决(plebiscite)不具约束力。不过,公决是强制性的,选民将被询问是否赞成立法允许同性结婚。反对者指出,估计耗资1亿6000万澳元(1亿6400万新元)的公决不但劳民伤财,而且将加剧对同性恋社群的仇视。同时,国会最终还是必须决定是否把同性婚姻合法化,提交公决等于是政府在推卸政治责任。
另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美国新墨西哥州一名育有九个孩子的36岁母亲,与19年前弃养的儿子重逢几周后,竟然相恋并发生乱伦关系。两人表示陷入了“疯狂热恋”,并决定公开关系以争取长相厮守。他们更以教育公众关于“遗传性性吸引(genetic sexual attraction,简称GSA)”这个医学病理的意识为由,作为合理化自身行为的依据。当地法院已经发出禁令阻止两人见面,母亲若罪成将坐牢18个月。乱伦在美国所有50个州均属刑事罪。
美国最高法院在2015年6月裁定同性婚姻合法,规定各州必须允许同性结婚。当时的支持者在社交媒体上奔相走告,并使用方便网上搜索的井号(hashtag)“爱就是爱”(#loveislove)额手称庆。在2012年竞选连任时转变立场,改而支持同性婚姻的奥巴马总统也不例外,在欢呼“爱就是爱”之余,也形容判决重申了“所有美国人都能享有同等的法律保护;所有人都被一视同仁,不管他们是谁,爱的是谁”。
毫无前提条件的绝对的“爱”,一视同仁的平等无差别的“爱”,是平权主义者支持同性婚姻最核心的逻辑。当平权主义者在争取同性婚姻合法化时,美国的乱伦者也利用一模一样的逻辑,要求同等的权利。一名46岁的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在2010年被控,与24岁的女儿乱伦长达三年。教授的辩护律师说:“如果同性恋者在自己家里为所欲为是被允许的,这两人有什么不同?我们必须搞清楚为何一些行为是被容许的,另一些却不是。”律师强调,都已经达到法定成人年龄的父女“两情相悦”(consensual),两个成人之间彼此同意的性行为,并不对他人构成伤害。这也是当年同性恋除罪化的主要理据。
有“悖论王子”之称的现代英国作家、文学评论家切斯特顿(Gilbert Keith Chesterton)在其讨论改革的一篇文章里比喻说,在拆除藩篱之前,必须先弄清楚藩篱原先存在的理由。切斯特顿并不反对改革,但却对一厢情愿的改革热情保持警惕。“所有人都被一视同仁,不管他们是谁,爱的是谁”,这种无条件的爱所支撑的婚姻,完全适用在母子、父女身上;推到极致,则母女、父子、兄弟、姐妹也应当“一视同仁”地被允许结婚行房才对。
古今中外任何文明,均不约而同地赋予由男女结合的家庭来养儿育女的婚姻制度某种神圣性。事实证明,这是培育健康下一代,让文明得以延续、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社会制度。轻易地颠覆它,所可能造成的严重后遗症,恐怕并不是那些一心想推动“进步”的改革者所能想象的。国大东亚所所长郑永年在其专栏文章《什么样的批评可以增加知识?》里引述德国政治经济学家赫希曼(Albert Hirschman)的“有害论”观点——改革虽然可能是好的,可是它会摧毁其它更重要的价值——恰好是思考同性婚姻的参考注脚。
建立包容性社会是新加坡的价值理想,其中就包含了对同性恋者的包容。从人道主义和权利意识的角度,这是值得同情和理解的做法。问题在于,就西方社会平权运动的发展趋势看,其意识形态所追求的不仅是终止歧视同性恋者而已,终极目标无一例外是贯彻“真正的平等权利”——同性婚姻合法化。这与不歧视同性恋者,已经不是同一个范畴的课题了。
本地社会多元种族、语言、宗教信仰的现实,意味着多元主义自然代表了正面价值。然而多元的价值理念差异,也意味着足以威胁和谐生活的社会断层。与此同时,新的断层还在浮现——贫富差距、世代利益的矛盾;平权主义所鼓吹的同性婚姻合法化,恐怕也会是社会新断层之一。随着年轻世代普遍接受权利意识,他们对平权主义的论述将毫无抗拒力,容易接受同性婚姻为社会进步的象征。澳洲步美国后尘,开始考虑让同性婚姻合法化,预示着类似的争议,地理上已经逐步逼近国门了。
面对乱伦者的“权利”,主流的平权主义者至今保持着不许百姓点灯的虚伪沉默。但是一些更为激进极端的平权主义者,已经基于逻辑的一致性,主张为乱伦除罪。若根据同性恋权利运动的发展轨迹,则出现父母与子女结婚的结局也就不足为奇了。血浓于水,伦常是社会道德秩序的核心基础,“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一旦拆除了这道藩篱,下场要如何想象?但是这场斗争恐怕是避免不了,唯有厉兵秣马,恃吾有以待之。

作者是本报高级评论员(yapph@sph.com.sg)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新加坡,时事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