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拉热窝时刻

 

证明“蝴蝶效应”理论最突出的例子,莫过于1914年6月28日发生在萨拉热窝的刺杀事件。奥匈帝国王储斐迪南夫妇在那一天遭当地民族主义青年暗杀,导致被联盟条约捆绑的欧洲列强相继宣战,酿成改变历史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历史学者斯通(Tobias Stone)判断,人类历史很可能正走向另一轮的毁灭性发展,类似百年前因一人之死,而造成1700万人在四年里被大规模屠杀,之后引出更为邪恶的极权主义政治的悲剧。
斯通指出,因为大众的经验和知识,最远大多至父辈或祖辈的三代人时间,所以除非熟读史书,否则很容易因为这个局限,而重蹈覆辙做出毁灭性的选择。他以英国的脱欧公投为例,但更忧心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的崛起,因为这同当年希特勒与墨索里尼的崛起有惊人的类似——都是靠操弄社会大众对现状的极端不满,在夺取权力后造成千万人丧命的毁灭性后果。
这个不无洞见的观察,如今正被逐步验证。在宣布参选时被媒体当做小丑花边新闻的特朗普,已经在7月25日的共和党全国党大会上,被正式加冕为候选人。同一天民主党召开全国党大会,党主席舒尔茨因维基泄密揭露其暗中抵制希拉莉的对手桑德斯,在一片挞伐声中仓皇下台时,在2008年及2012年成功预测奥巴马当选及连任的民调专家西尔弗(Nate Silver),却公布了惊人的数据:若在当日选举,特朗普对希拉莉的支持率为57.5%对42.5%,特朗普前所未见地领先了15个百分点。
西尔弗表示,党大会召开后的民意支持度刺激效应,平均为3到4个百分点,所以15个百分点的差距绝对不寻常。况且,特朗普在党大会前的民调已经直追希拉莉。一些反特朗普的自由派意见领袖,似乎也同意这个悲观的分析。
曾任克林顿内阁劳工部长的经济学者赖克(Robert Reich)认为,从希拉莉所任命的副手人选审视,她根本不理解这场选举的意义。赖克指出,这场总统大选已经不是传统的左右之争,希拉莉任命弗吉尼亚州参议员凯因茨(Tim Kaine)担任竞选副手,试图争取中间选民的做法,完全是误判形势。赖克分析,这场选举的主轴是反体制同体制的斗争,选民对既有体制的愤怒与反叛,正是特朗普的民粹主义和桑德斯的人民革命之所以如火如荼的动力。希拉莉保守的副手人选,丝毫没有回应这股草根反叛力量的诉求。
另一组民调似乎应验了赖克的看法。尽管在妇女、黑人、拉丁裔、年轻人等各类选民中获得压倒性支持,希拉莉在占总选民近一半的群体——白人,特别是非大学毕业男性白人——却大幅落后特朗普。针对这个选民群体的焦虑,特朗普完全虏获了他们的信任。他主张的锁国、驱逐墨西哥非法移民、禁止穆斯林入境、推翻自贸协定,都呼应了蓝领白人男性选民的政治要求。他们对就业缺乏保障、收入停滞、人口种族比例改变等所导致的自身传统社会主流地位不保的焦虑和愤怒,使得他们决心不让女性担任总统。
在反对特朗普的著名自由派导演穆尔(Michael Moore)的博文《特朗普将胜出的五个原因》里,其中一个因素也是“愤怒男性白人的背水一战”。穆尔说,男性白人自立国以来连续统治美国两百多年的历史已经结束。在忍受了一个黑人总统八年后,他们无法想象再由一个女人在白宫发号施令。如果男性白人这次再输掉白宫,今后的人口结构将让他们处于永难翻身的少数派。所以特朗普公开歧视女性的煽动性语言,将能够激励他们踊跃出来投票。
在穆尔看来,另一个不容低估的因素是选民的叛逆心理。他举例说,平均教育水准高于全国的明尼苏达州选民,在1998年选出政治门外汉、前职业摔跤手范度拉(Jesse Ventura)出任州长。穆尔说,明尼苏达州选民并非愚蠢,而是他们自认可以自行其是。今天的许多选民不是认同特朗普,而是自觉可以对体制任性一次。如果再加上那些深信民主党总部偏袒希拉莉,设计出卖桑德斯的愤怒选民,希拉莉的形势将更险恶。
在民主党党大会的所有演讲者当中,数第一夫人米歇尔准确地把握了这场选举的深层意义。在她那被美国舆论惊叹为传世之作的简短演讲中,米歇尔深刻剖析为何不能让特朗普当选的原因。她完全不指名道姓地批评特朗普所代表的仇恨,并诉诸于美国人乐观向上的民族精神,反复提醒他们手中的一票所决定的,还包括下一代所将继承的国家。米歇尔说:“(总统必须是)那了解这个职务且严肃待之的人。那理解国家事务不是非黑即白的人……因为一旦你指尖掌握了核武器密码并指挥三军,你不能草率决策。你不能脸皮薄且倾向于鲁莽冲动。你必须冷静、克制且见闻广博。”她所批评的人格特质,都是特朗普给世人的普遍印象。
斯通所担心的“萨拉热窝时刻”,是特朗普当选总统可能导致核战争。但是在投票的前一刻,恐怕还有很多美国选民会抱着“教训体制”的心态,而且没有人会相信自己的一票将改写历史。这或许是为何人类总重复着同样历史悲剧的道理吧。

(作者是本报高级评论员 yapph@sph.com.sg)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