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的不明白

 

对于民粹主义的担忧,在英国公投脱欧后更显真实。美国人在11月会否选出特朗普总统,也随着希拉莉用私人邮箱处理国务院机密公文的争议升温,同样让人感到忧心。这股弥漫于很多社会的愤懑情绪,剑指精英阶层。精英担忧不讲道理的民粹主义情绪高涨,呼吁民众要理性、包容,但民众却觉得精英根本不理解或体恤他们的困境,高高在上而不知民间疾苦。“治人”和“治于人”两者之间的认知鸿沟,似乎已经变成天堑,彼此再难以沟通。
这种认知分裂的现象背后,反映的是社会大众对精英阶层的怀疑,并由此滋长了因不信任而产生的焦虑、愤怒情绪。这又恰好让野心家操弄和利用来攫取权力的民粹主义土壤越发肥沃。英国的脱欧派领袖之一、司法部长戈夫在公投前接受电视媒体采访,当访员指出大多数专家学者均警告英国脱欧的严重后果时,不屑地回应:“这个国家的人民已经受够了专家。”公投结果确实也证明了这个现象——当群情沸腾时,任何专业理性的意见,都不能防止民众做出自杀式的政治选择。
对精英的怀疑和不满,同样出现在美国的总统初选。来自政治光谱左右两极的候选人——民主党的桑德斯和共和党的特朗普——不约而同都惯用“被操控的体制”(rigged system)来解释美国人民所面对的诸多问题。其言外之意,正是对精英颟顸自肥,却推卸政治责任的谴责;而其所以能取得广泛的共鸣,就因为民众高度质疑精英阶层的诚信。在司法部长林奇接受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建议,不起诉希拉莉涉嫌的泄露国家机密罪后,特朗普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通过他拥有950万粉丝的推特账号,形容司法被操纵(The system is rigged)。
经济全球化、科技突飞猛进、产业急速转型等世界大趋势,使得各国越来越多无法跟上变化步伐的民众,被远远地抛在社会发展的后头。眼见自己的生活品质或停滞或下降,而精英阶层却因为这些变化而获取丰厚的成果,在无从把握和理解这些改变之际,自然会将自己恶化的处境,以及被遗弃的绝望感,归咎于主导政治、经济、社会诸领域的精英。因此,民粹主义运动的领导者得以指控精英无能、傲慢,不顾民众的感受,甚至是刻意造成他们生活困难。在精英和草根缺乏基本互信的大环境里,被煽动起来的民间怒火,很容易便成燎原之势。
尽管西方媒体对此有不少反省,各国的体制精英似乎还没有从后知后觉的状态中苏醒过来。英国留欧派之所以尝到滑铁卢之苦,原因之一就在于没有意识到民间的怀疑与怒火的激烈程度。《卫报》在公投后的一篇报道中,采访了一名支持脱欧的选民。他因为一再失业,不但丧失了金额不断缩水的社会福利金,最后还被赶出公共住宅。这个一穷二白,自觉被精英践踏得没有退路的土生英国人,毫不隐瞒地表明自己特地冒着寒风大雨去投票,就是为了“踢回他们(精英)一脚”。对于自觉走投无路的民众,同归于尽不尽然是非理性的抉择。
面对这种公共互信赤字,保持决策的透明越显关键。这是因为在缺乏互信的氛围里,任何公共事件都有可能引发民间的猜疑。经验表明,当事实匮乏的时候,期待真相的民众,会放大检验原本无足轻重的疑点,并宁可选择相信任何谣言或阴谋论所提供的解释。同时,掌握事实但却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当局,也将显得自以为是,或被怀疑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进一步加剧民众对其的不信甚至反感,导致事件最终沦为不信者恒不信的罗生门。
眼下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地铁公司SMRT与陆路交通管理局对地铁车厢裂痕事件的处理。
在《联合早报》7月6日的报道中,两个当事机构针对问题列车在2011年投入服务后不断出现问题,包括乘客座椅旁的玻璃曾因施工不良而多次破裂;列车的电池也曾在维修期间爆炸,厂商之后改用德国制造电池等问题,“受询时未给予回应”。在隔日的报道里,陆交局表示“在一次测试中,列车的电池盖因气体累积而爆开”,可是对于玻璃多次破裂的报道仍然语焉不详。SMRT则继续三缄其口。这种挤牙膏式的回应或全然不回应,不但无助于公众理解真相,恐怕还会助长阴谋论的市场。
诚如《联合早报》7月8日的社论所说:“涉及公众利益的事件,有必要即时让公众掌握情况,多达26列列车必须分期送回制造商更换,非同小可。”况且事发多年,还由外地媒体独家披露消息,其负面效应不言而喻。SMRT是家上市公司,陆交局则是政府单位,地铁车厢由纳税人买单,公共交通又关系百万国人出行的安全,凡此种种,均要求一切行事都要保持高度透明,不容等闲视之。待消息曝光时才来反应,而且还欲语还休,只会进一步形象失分。
经过长期的努力,其他社会当前所存在的互信赤字,在本地还未形成严重的撕裂现象。但我们同样身处全球化洪流,经历科技发展所带来的产业转型等挑战,精英与草根之间的互信,绝对不可视为理所当然。近来组屋电梯接连故障,甚至发生致命意外,已经让民众对公共空间的安全问题产生疑虑。诸如此类的不安若不及时得到纾解,任其积少成多,日后将转化成社会戾气。若不幸遇到重大突发事故,加上有心人煽风点火,精致的说理届时将不敌强烈的情绪。英国脱欧的教训,应引以为鉴。

(作者是本报高级评论员 yapph@sph.com.sg)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新加坡,时事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