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主义的悲剧

 

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夜店枪击案,象征了不同的极端主义碰撞时的破坏力,以及其悲惨后果。从大处说,这恐怕与传统社会价值规范崩解、个人主义价值观取而代之不无关联。因为大家都只从自身立场和权利思考,尤其在重大公共课题的分歧上,越来越不会妥协。互不退让的结果,是各方逐渐倾向极端,而社会也因此撕裂。
极端主义肆虐的现象不仅限美国,本地支持LGBT(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别者)的芳林公园粉红点集会,今年就出现反对者指控外国企业介入赞助,支持者指控有人在网上对集会发表暴力言论等事端。若任其发展,势必将增加社会的对立情绪,最终导致撕裂。如何包容、不挑衅、理性对话,学习折中妥协,已经是国人必须尽快恶补的公民课。
奥兰多枪击案背后的极端主义,大致上有三个方面。首先是基于自由主义所发展出来的“个人极端主义”,即LGBT平权运动。这个运动强调性向是可以自由选择的,反对任何形式的歧视,并由此争取享有正常人的所有权利,包括婚姻权。第二是从伊斯兰信仰所衍生出的“原教旨恐怖主义”,目前以伊斯兰国组织为代表。在意识形态上,他们把自由主义价值等同于罪不可赦的道德堕落。第三种不妨称为“宪法原教旨主义”,他们奉美国联邦宪法为不可质疑的金科玉律。美国反对禁枪的势力正是利用宪法第二修正案,成功阻拦任何管制枪械的立法。
奥兰多夜店是当地LGBT聚集的场所,因此枪击案的受害者大多正是“原教旨恐怖主义”不共戴天的敌人。据枪手的父亲说,凶手在行凶数周前因为目睹两个男子当街接吻,感觉被冒犯而怒不可遏。自由主义者会轻蔑地形容这种现象为“恐同症”(同性恋恐惧症),但是对于信仰唯一真神的亚伯拉罕诸教(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的虔诚教徒,他们并不接受世俗主义把同性恋先除罪后合法的作为。对于走火入魔的宗教极端主义者,杀戮便成为解决的手段。
“原教旨恐怖主义者”之所以能在奥兰多加害于“个人极端主义者”,正多亏了“宪法原教旨主义者”。尽管美国近年来接连发生骇人听闻的集体枪击案,包括2012年康涅狄格州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有20名6岁和7岁的小学生遇害,“宪法原教旨主义者”却丝毫不为所动,仍然坚称“人杀人而非枪杀人”的观点。代表这股力量的全国步枪协会(NRA)财雄势大,长期资助拥枪派政客竞选打败禁枪派民意代表,因此国会和地方州议会均不愿得罪它。美国民间流通的各类枪械估计高达3亿支,用枪行凶易如反掌。
如果不是走到极端,这三种意识形态都有其正当性。LGBT群体传统上被主流社会视为变态而遭到排斥、打压,其受害者意识其来有自,所争取的平等权利也不无道理。但是随着LGBT日渐成为美国主流(原因复杂,包括流行文化对年轻一代潜移默化、LGBT群体的经济实力所带来的话语权),却出现了反客为主的现象,昔日的被害者变身为今日的压迫者。近期美国关于公共厕所使用的争议里,坚持男女分开如厕,反对自称为“性别流动”的男性使用女厕所的学校,被描绘成歧视LGBT,甚至因此被联邦政府起诉。
宗教信仰是许多社会长期的道德秩序支柱,但是宗教的排外本质,在历史上也造成许多压迫异端的现象。当年为了逃避天主教压迫,从欧洲移民新大陆的不同派系的新教徒,上岸后却开始相互欺凌。美国的开国元勋因此制定了政教分离的宪政精神,保障各派井水不犯河水,自由信仰。但是,并非所有的信徒都接受这个精神。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自不必说,连美国本土的一些基督教会,在许多社会课题上还是继续持极端立场,反对诸如堕胎、同性恋、给孩子打预防针、进化论等现代世俗价值。
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的原意,在于确保民间有足够的武装自卫能力,来抗衡可能出现的独裁者,非法利用国家暴力机器奴役人民。在使用毛瑟枪的16世纪,这种思考有所依据,但在武器杀伤力越来越恐怖的21世纪,拥枪的意义已经变质。首先,无论如何装备,民间实在不可能再同国家暴力机器抗衡。其次,更为关键的,民间拥枪所导致的副作用已经太大——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数据显示,2013年有3万3169个美国人因自杀、他杀、意外等死于枪下,远超在国外阵亡的美军人数。类似奥兰多夜店的枪击案的威胁,更让普通人惶惶不可终日。
伴随极端主义崛起的是社会中道力量的相对式微,奥巴马政府出于政治正确考量,且担心出现“伊斯兰恐惧症”的影响,一直拒绝公开讨论本土极端恐怖主义的宗教关联;因为害怕被贴上“因存有偏见而心胸狭窄者”(bigot)标签,很多美国知识分子不敢对LGBT运动的极端化提出批评;主流社会的一盘散沙,也难以改变NRA掌控联邦与地方立法机构的现状。
越来越高调的粉红点集会,似乎正把美国社会的不同极端主义之间的“文化战争”移植过来。本地回教和基督教社群的反弹,或许是一些信徒感觉被高调挑衅的情绪化反应。在社会中道力量还未被极端主义颠覆之前,国人必须防微杜渐。

原载2016年6月19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新加坡,时事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