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免费的自由贸易

法国19世纪著名文学家、《包法利夫人》作者福楼拜(Gustave Flaubert)对现代社会,特别是经由报纸等大众媒体广为传播的不经思索的陈腔滥调深恶痛绝。在他身后出版的《庸见辞典》(The Dictionary of Received Ideas),就对这个现象极尽嘲讽,比如“预算——永难平衡”“基督教——解放奴隶”“运动——预防疾病,随时推荐”“摄影——将取代绘画”等等。在福楼拜眼中,传统的蠢人货真价实,但经历大众媒体洗礼的蠢人,却对自己的愚蠢理直气壮,自以为是;其实他们还是一样的缺乏想象力、创造力、目光短浅但不幸却信息丰富,只因为他们按照报纸所给予的庸见鹦鹉学舌。

 

20世纪至今最大的“庸见”,恐怕非“自由贸易”莫属。一提到这个词,人们本能的联想就是“创造财富”。根据教科书的解释,自由贸易让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人互换有无,更厉害的是它鼓励人们利用“比较优势”,结果是总体财富的增加。近代史的经验似乎也表明,自由贸易有助于促进世界和平。早期的“重商主义”引发了殖民帝国之间的无数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各国的保护主义,非但助长了1920年代世界经济大萧条的严重性,更间接引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总统罗斯福的自由贸易主张,促成了二战后以欧美为主的自由主义世界的繁荣,最终更在与共产主义的全球竞争里胜出。
最早系统地提出自由贸易理论的,一般都被认为是18世纪末英国的政治经济学者李嘉图(David Ricardo),就是他首先提出了“比较优势理论”。在他1817年出版的《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一书里,李嘉图论证了“比较优势”的好处,在于一个国家如果专门生产本身拥有相对优势的产品,再通过国际贸易换取自己不拥有相对优势的产品,最后的结果是贸易双方都能从中获取更多的利益。基于这个理论,他成功地反对了英国当时的《谷物法》,让英国国会废除该法,取消了对进口谷物的关税。
冷战的结束让自由贸易有了更大的正当性,尤其是当世人以为意识形态的竞赛已经退出历史舞台,累积财富才是唯一的正道之后;各类的自贸协议谈判如火如荼,特别是在世界贸易组织多哈回合谈判在2008年失败后,区域性的局部自贸协议谈判就更为踊跃。以美国为中心横跨两大洋,旨在确保美国世界领袖地位的两个自贸协议谈判,正陆续水到渠成。联系美国及欧盟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TTIP)谈判,预计在2020年左右完成;联系美国及亚太11个国家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则已经在今年2月签署。
但是,越来越让人意外的美国总统初选,却开始在颠覆人们对于“自由贸易”的庸见。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选民正用手中的一票,表达了对自由贸易的愤懑。势如破竹的体制外共和党参选人特朗普,一再挫败党内大老要阻止他代表共和党的企图,接连在各州的初选里击败党内主流精英属意的其他候选人。特朗普的最大号召力,就在于呼应了共和党基层反对当权派偏爱自由贸易的立场。他3月14日在《今日美国报》撰文《消灭工作机会的TPP必须被制止》说:“伟大的美国中产阶级正在消失。导致这个经济祸害的原因之一是美国灾难性的贸易政策。”他也在个别竞选场合主张对中国及墨西哥的进口征收35%关税。
同样受到民主党基层欢迎、持续在党内初选威胁主流候选人希拉莉的桑德斯,也反对TPP。桑德斯以抨击华尔街金融巨鳄用金钱腐化美国民主运作、抨击社会精英一味追求经济效率,不顾基层民众死活,正逐渐从原本处于政治边缘的位置,一跃成为民主党及无党派选民青睐的英雄。尽管他在3月15日包括大票仓俄亥俄州的五州初选败给希拉莉,可是却并没有退出竞争。桑德斯的团队表示,从至今所收到的小额捐款来源分析,接下来的西部州属初选的选民,将以亲桑德斯的自由派居多。更为重要的是,面对桑德斯的犀利攻势,希拉莉在很多政策立场上不得不选择趋同对手的立场,特别是怎么对待自由贸易。
拥有诸多制造业的俄亥俄州属于俗称“铁锈带”(Rust Belt)的一部分,因自贸协议导致大量工厂外移到他国而经济满目疮痍。在3月13日于当地举行的竞选活动上,桑德斯猛烈抨击希拉莉支持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确立中国的贸易最惠国地位、担任国务卿时卖力推动TPP,结果摧毁了州内的大量工厂,消灭数百万待遇良好的工作岗位,压低了剩余工作的工资,可是却让企业家捞取丰厚的利润。特别让希拉莉忧心的是,一些民主党选民已经表示,如果桑德斯在党内初选败给希拉莉,他们宁可在总统选举时投票给同样反对自由贸易的特朗普。
面对这股排山倒海的反对声浪,希拉莉已经多次调整立场,表示不再支持TPP。她3月12日在俄亥俄州竞选时,具体表示当选后会要求修改TPP的“原产国”条文。这意味着一旦希拉莉当选美国总统并履行其竞选承诺,已经签署了的TPP几乎肯定将胎死腹中。
自由贸易或许仍然创造财富,可是如果新增的财富只集中在少部分人手里,更多的人却因此失业或收入停滞不前,它就不再是庸见所以为的“善”了。对于受害者,free trade(自由贸易)并不真的是free(免费)的,而是要付出生活恶化的惨痛代价。自由贸易在本次美国选举中沦为过街老鼠,恐怕也是一种国际新趋势的发轫。贸易保护主义会否卷土重来,应当是人们必须开始关心的问题。

原载2016年3月20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