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国会独尊的传统

自李显龙总理在国会发表情文并茂的演说,透露政治改革细节后,人民行动党与工人党议员已经在国会辩论时,就非选区议员制度多次交锋。工人党为了递补李丽连所空出的非选区议员议席所提的动议,更被行动党临场提出的修订动议将了一军。
李总理所提出的改革有三大方面:一、增加三个反对党议员的保底席次,确保无论选举结果如何,国会内最少将有12名非行动党议员,而且还意外地强化非选区议员在国会的投票权,同选区议员相符。这也是争议最多的一点;二、缩小集选区的数目和规模,恢复更多的单选区;三、委任大法官梅达顺领导宪法委员会,检讨制定更严格的民选总统合格标准、强化总统顾问理事会的职能和权力、确保少数种族有机会定期获选为总统。
整体来看,这轮政治改革的核心目的,主要是回归“国会独尊”的宪政传统。非选区议员制度的改革,目的在增加其民意代表性,集选区缩编的目的,在于增加选举的公平性,这两者意在强化国会所代表的民意和主权的神圣性。至于民选总统制度的检讨,更多在于防止李总理所说的“天无二日”的政治混乱。简言之,改革要强化国会相对于民选总统的权威。
舆论对政改的动机有不同的解读,善意的支持其为百年安邦大计,恶意的质疑其为延续行动党的国会垄断。无论如何,坚持国会独尊的原则是应当肯定的。李总理在演说中引述了建国总理李光耀当年决定保留和调整既有宪法制度的理由,是因为“宪法必须专为国家而定制,正如套装得穿得合身一样。和鞋子一样,穿得越久越合适,偶尔伸展它、软化他、补上鞋垫、调适它,总比一双新鞋来得好”。这体现了盎格鲁-撒克逊文化重视经验与务实的政治智慧。
合身的套装及久穿的皮鞋比喻甚为生动,因为人民已经熟悉并适应了体制,贸然的大改动,容易导致认知上和政治上的混淆,未见其利恐先见其害。民选总统制的推行就是很好的例子。尽管用意良好,2011年的总统选举却显示,非但许多选民弄不清楚民选总统的职能,连个别参选人也以为自己可以凭借全民选举的民意,来同国会所代表的民意分庭抗礼,殊不知民选总统的宪政角色仅限于监督制衡,并不能行使政府的权力。
如何就民选总统制亡羊补牢,或得等到宪法委员会在今年第三季前提呈建议后,才可以再具体讨论。但它形象地说明了尊重既有宪政传统,不轻易创制改制的重要性。新加坡的宪政传统继承了英国的西敏寺制度,国会是民意的最高代表,是绝大部分国家权力的依归。因此,巩固国会的权威至关重要。李总理在强调“良好政治”的必要性时说:“我们的政治制度必须保持开放……我们的选举必须是自由和公平的”,相信是国人的基本政治共识。把这套共识落实在独尊国会上,将有助于确保国家体制的长期稳定。
非选区议员制和集选区制符合李光耀比喻中的“偶尔伸展它、软化他、补上鞋垫、调适它”,是对国会这双旧皮鞋与时俱进的改善。但这也并非毫无问题,把非选区议员的国会投票权与选区议员等同,就引发了不少争议与认知上的混淆。尽管李总理认为非选区议员制,比他国实行的政党比例代表制,更可以体现民意的解释非常有说服力,但因为这直接造成落选者与当选者在国会享有一模一样的权力,其副作用却是弱化了选民投票所做出的政治抉择的神圣性与意义。
确保国会独尊的宪政精神,也有其他更有效、成本及副作用更小的做法。要充分达到这个政治效果,自由和公平的选举不仅在实际上必须做到,也应当被社会大众特别是选民如是认知。一个简易的办法是增加选区范围检讨委员会组成及工作的透明度,以及其行政地位的独立性。简易是因为这无须修宪,而且所取得的政治效果有助于强化国会的政治权威。
国会选举的自由和公平,是保障其政治独尊地位的关键。除了投票是秘密的,选区根据什么原则划分,也是重要的条件。选区范围检讨委员会如何决定每一届国会选区的划分,一般是以向总理公开报告的形式发布。《海峡时报》2010年9月18日在一篇报道中指出,相对于近些年的七页报告,1958年的报告多达42页,详尽地解释了选区划分的理由,还包括了一页在野的行动党的反对意见。两相比较,后者非但更为透明,也直观地体现选举的公平性。
要进一步强化国会选举的权威来实现国会独尊的宪政效果,提高选区范围检讨委员会的行政地位,把它独立于任何政府部门的超然位阶,则是另一可行的办法。这将连带提高委员会、选举结果乃至国会的政治权威。这么做也间接消除了非选区议员的必要性,因为既然大众认定选举结果公平,国会已经通过选举充分反映了集体民意,无需再另外创制去确保国会存在异议代表。
历史学家钱穆指出,相较于西方历史经常以断裂式的巨变演进,中国传统文化的进步大多是经由不易察觉的渐变达成。学者龚鹏程更提出了中国文化进步“修古以更新”的方式,就是对传统本身进行创造的转化。因此所谓的创新,其实是从传统汲取养分来因应时代的需求。独尊国会是新加坡宝贵的宪政传统,珍惜并回归这个传统,能避免“天无二日”的政治混乱。

 

原载2016年2月7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新加坡,时事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回归国会独尊的传统 的回复

  1. Pingback: 回归国会独尊的传统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