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会英九 意在英文

“习马会”突然实现,显然是北京主动的结果。自经历九合一选举的大败,反服贸运动的冲击,马英九和国民党在两岸关系上,已经没有太多可用的筹码。各种迹象表明,明年的总统和立法院选举,国民党可能还会再遭滑铁卢。因此,在思考北京为何选在这个时间点“奖励”马英九时,或许得采取更长远的视角。
大部分观察家的共识是,在当前台湾普遍顾虑国民党过度向大陆倾斜的氛围里,“习马会”并无助于提振国民党的选情。台北在宣布“习马会”消息时,强调不会签署任何协定,甚至不发表共同声明,就反映了台湾民间对任何“卖台”可能性高度焦虑的现实。
尤有甚者,北京更作出让步,满足台北“对等、尊严”的要求,非但同意习马见面时互称“先生”,还形容两人会面的身份是“两岸领导人”——不是党对党,而是政府对政府。对照“一个中国”的国际现实,北京无疑展现了非常大的善意。马英九实现了确定自己历史定位的政治愿望,但却无以回礼。所以要问的是,习近平为何愿意这么做?
国民党因“换柱”风波,内部分裂公开化,明年选举很可能下野,甚至失去立法院多数,且恐怕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元气。这意味着北京在接下来的八年或更久,必须同民进党打交道。有望成为台湾下届总统的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至今仍然不接受“九二共识”,导致两岸此后将失去交流的政治基础。“习马会”正是为“九二共识”加持之举;说得更白一些:习会英九,意在英文。
北京借“习马会”所要传达的政治信息应该是:接受“九二共识”,除了能确保至今两岸所达成的经贸成果,包括政府领导人对等见面的政治接触,也都可以实现。换句话说,北京这回是大幅度地提高了否认“九二共识”的机会成本。
民进党因而必须深入评估北京的这一新举措。倘若在明年当选总统,蔡英文面对的将是更为厉害的对手,以及更严峻的治理挑战。相对于领导人能够有对等的政治接触,解决台湾所关心的诸如自治现状、国际空间和尊严等要求,否认“九二共识”也同时意味着两岸经贸交流可能出现的倒退——更甜美的胡萝卜必然伴随更粗硬的大棒子。
除非台湾能迅速摆脱经济上依赖大陆的现状(如果北京加码,把接受“九二共识”同默许台湾加入区域自贸安排挂钩,对蔡英文的治理压力势必百上加斤),民进党会发现,继续否认“九二共识”的代价将越来越大。一旦台湾民间开始感受到来自大陆的经贸寒流,则对比两岸领导人可以面对面解决问题的选择,蔡英文届时所面对的政治压力可想而知。
当然,北京促成“习马会”还有针对美国“亚太再平衡”的大战略考量。这就需要另文分析了。

原载2015年11月6日《联合早报·言论》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ws and politics, 新加坡,时事, 中国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