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医疗的君臣佐使之道

世界卫生组织传统医药合作中心8月18日在澳门成立,宗旨是致力于传统医药的人员培训、药品质量及安全合作,并连同世卫组织推动世界各国,将传统医药纳入公共卫生体系。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在配合中心成立所举办的“国际传统医学论坛”上演讲时,反驳了对传统医学的批评观点。
她表示,批评者认为“大多数传统药物和做法的疗效,并没有在传统的临床试验中得到证实。”她针对批评说:“我想对此结论提出委婉的质疑。当传统医学在其文化和历史发源地,由熟练、经验丰富和值得信赖的从业者实施时,所产生的人类体验,是无法用科学方法进行准确和全面评价的。”换句话说,批评者根本无视传统医学至今所取得的实际成就——在现代医学出现之前,正是传统医学的疗效,保障了人类文明的延续和昌明。
陈冯富珍也指出:“主张在正规卫生保健系统中,给予传统医学更合法的地位的观点,继续引发大量争论。”争论不仅涉及传统医学的疗效,更关系现代医学的权威,其背后也不乏权力和庞大利益的复杂博弈。
卫生部长颜金勇9月25日在新加坡中国医药保健品商会的第18届执委会就职典礼上宣布,黄连和黄柏等含小檗(念bò)碱成分的中药材,明年将解禁。颜金勇说,2012年底含小檗碱(berberine)成分的中成药解禁至今,卫生科学局没有接获因服食这类中成药直接引发不良反应的报告,医学文献也没有报道任何新的安全问题。
1978年,卫生部以黄连所含的小檗碱,会让患有“G6PD酶素缺乏症”的婴儿引起严重急性溶血及黄疸,破坏脑细胞,甚至导致可以致命的脑核黄(kernicterus)为由,全面禁止中医使用。这个禁令在当年引发了剧烈争议,有“新加坡儿科之父”称誉的已故黄学文教授,更因为被报道引述他说“吃中药就像吃草”,在事件中还遭遇人身安全威胁。当年的禁止和如今的解禁,或许均有医学上的充分理由,但也反映了作为传统医学的中医药所处的弱势地位。
自2007年便出任世卫总干事的陈冯富珍,是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文学士、理学硕士和医学博士,也是英国伦敦皇家内科医学院院士和新加坡国立大学公共卫生学硕士。她个人如何看待中医学不得而知,但其为包括中医学在内的传统医学辩护的发言,所代表的却是世卫组织的正式立场。她的发言主旨,不无对传统医学在当代发挥更大作用的期许。世卫组织在澳门成立的传统医药合作中心,正反映了这样的意图。
她说,富裕国家的民众对于公共医疗体系的过度治疗现象,以及现代医学过度的专业化,正开始有所不满。她也表示,更多的专科医生和亚专科医生,意味着一般病人所需的家庭医生,人数正在减少。
随着医疗科技的突飞猛进,现代医学的疗效也在不断提高。这可以从富裕社会的人均寿命持续延长,得到有力的证明。然而,与此同时,另一个不容否认的趋势是,过度医疗和专业化的现象,又同现代医学的市场(盈利)化有关。家庭医生的收入和地位,远不如专科医生,而亚专科医生又更上层楼。亚专科(sub-discipline)固然是在医学专科上的精益求精,但同时也是向病患增加收费的很好理由。各国公共医疗成本的上升,过度医疗和专业化恐怕是原因之一。
中国中医科学院科学家屠呦呦连同爱尔兰及日本另两名科学家,荣获今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让中医药的地位再度得到关注。同现代医学越来越细分的专科化相反,中医学观照人的整体,以及身心一并重视的学理,对于人口老化、慢性病普遍的富裕社会,反而将显得更合时宜。
此外,中医药相对简洁、廉宜的特点,也有助于降低医疗成本。曾听一名本地资深的中医师说,他到欧洲参加中医药国际会议时,认识了一名西医师。对方告诉他,之所以学习中医和针灸,是因为西医越来越依赖昂贵的科技仪器,万一碰到紧急状况,比如失去了电源或仪器损坏,医生将束手无策;可是类似针灸等疗法,却不会面对这样的问题。
中医药在本地有悠久的历史,也一直在发挥巨大的社会功能。政府在这些年逐渐重视中医药的作用,一些医院也开始把针灸等疗法纳入复健疗程之中。面对人口老龄化的挑战,以及伴随而来不断加重的医疗支出,除了改善健保制度之外,或许也应当考虑扩大中医药在公共医疗体系里的角色。
这当中的挑战当然不小。中医学和现代医学拥有不同的哲学观,一直到最近才慢慢建立足以对话的基础。经过多年的发展,现代医学已经形成严密的管理体系,要如何在其中镶嵌一套独立成型的系统,无论是在人员管理、标准订定、作业流程上,相信都有一定的难度。处于权力中心,掌握话语权的现代医学,如何客观看待中医学的地位,也将影响最后的成果。比较关键的是,如何避免中医学因此走上现代医学所面对的分科过细、一些领域太过商业化的弊端,也考验相关各方的智慧。
君臣佐使是中药处方的高度概括原则,强调药方里不同药材之间的主从搭配关系,以发挥最佳的药效。要对治本地公共医疗接下来即将面对的严峻挑战,不妨也从这个处方指南里吸取灵感,善用中医药资源,让国人的健康更有保障。

原载《早报星期天·想法》2015年10月11日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新加坡,时事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