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孰敢不正”的保障

《纽约时报》在9月15日刊登了长文《全球不断增长的民主幻灭》,作者是两位哈佛大学的政治学学者。他们引述大量的调查数据指出,包括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在内的各国民众,正越来越质疑民主体制的有效性甚至合法性。
作者认为,发达民主国家的民众,在经历了20年的低收入增长后,对未来已经不再乐观,也不相信民主制度对改善生活的保证。此外,贫富差距扩大所导致的仇富心态,让富人阶级越来越缺乏安全感,因此更积极地通过金钱来影响政治运作,以保护自己的阶级利益。这又进一步让社会大众觉得,民主政治已经被收买而沦为寡头政治,越发对其失去信心。
类似关于民主制度的悲观论述,这几年常见于西方报端。早在2013年,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研究员库兰齐克(Joshua Kurlantzick)在其专著《败退中的民主》,已经举证历历地显示,民主体制正遭遇全球性的挫败。
作者从越来越多的街头运动里发现,许多社会的中产阶级还未站稳脚跟,便因为民选领袖诉诸民粹,损害中产阶级利益,而走上抗争路线。作者表示,同西方中产阶级所扮演的民主脊梁的角色不同,这些社会的中产阶级之所以“背叛”民主,可能与他们一开始就不全然信仰民主价值有关。另一个挑战民主的因素,则是所谓的“中国模式”对发展中国家的政府与民众的吸引力。
库兰齐克的书距离美国学者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的《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一书出版迟了21年,两人对民主制度截然不同的结论,其实说明了一个道理:民主制度不光是政治现象,更是与现实不必然一致的意识形态。这犹如自由市场的理论一样,其中固然不乏事实基础,但更多的还是一种价值信仰。
2008年华尔街金融危机所揭露的,是理论上万灵的自由市场,在现实中失灵后的恐怖后果。美国两党恶斗导致政府经常停摆、立法瘫痪;拥有优良政治传统的英国西敏寺民主制度,2010年大选出现了两大党皆不过半的“悬浮议会”;澳大利亚染上日本的政治病,五年换了五个总理……不仅不成熟的民主国家,现代民主发源地的西方社会,同样陷入政治体制失灵的困境。
尽管没有十全十美的政治制度,制度之间的差异还是会产生不一样的结果。丘吉尔曾说:“民主制度很不好,但是其他制度更不好”,后人引申为民主制度是一种最不坏的制度。但任何制度的有效运行,最终还得靠人。这或许是为何中国传统政治理论,始终强调从政者必须以“修身”为基础。
上述检讨民主失灵的文章,均不约而同地归咎于制度里的人,因不再尊重体现民主精神的规则,如少数以持续杯葛的手段拒绝服从多数,追求胜利成为最高价值,民主决策所需的妥协因而被视为投降等等,反而让分权制度沦为相互掣肘的权力游戏,导致民主逐渐在民众眼里失去正当性。
福山在2014年的新书《政治秩序和政治衰败》,就跳脱既有的民主迷思,在责任制政府和法治之外,也重视“国家能力”所带来的善治,并对人类历史上首个建立现代官僚系统的中国多有着墨。
孔子认为从政者的品行,是决定政治文化和品质的关键。《论语》谈“政”的篇章,多与“德”一起,如“为政以德”“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政治就是要走正道,做对的事情,而首先要以身作则,上梁正了,下梁自然不歪。李显龙总理在组阁后按惯例致信给所有执政党当选议员,提醒他们要洁身自爱,避免任何因权力所可能带来的瓜田李下的情节,同时认清选民的委托背后的意义,勿忘服务人民的公仆身份等等,体现的正是这种有良人而后有善治的政治逻辑。
针对2015年大选的结果,一些意见认为是“民主的倒退”,因为体现“正常”民主的两党制始终没有成型。如果承认“民主”也是意识形态的一种,用民主的进步或倒退当做唯一标准来评价大选结果,恐怕失之偏颇。
政治也关系到权力的赋予及运作,民主选举仅是让授权合法化的公共仪式,并不保证受权者的能力或人品。一旦所托非人,后果同样非常严重。行动党尽管不是尽善尽美,其一贯强调廉洁的纪录,以及对候选人品行相对严谨的要求,所建立起来的善治纪录,相信是继续赢得选民信任和委托的重要原因。
但是,从政者的个人品格却并非善政的全部条件。孔子在注重“德”的同时,也强调“礼”的外在规范。《论语》对此多有阐述,如“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克己复礼为仁”等等。“礼”是一套人类社会全盘的制度安排,也是个人德行实践的必要条件和检验标准——“克己”还必须“复礼”,才能展现仁德仁政。这也不妨理解为制度的关键性。换言之,尽管人的品质决定了制度能否发挥功能,没有了制度的保障,好人最终也可能做出坏事。
所以,与其争论本次大选到底是民主的倒退还是进步,不如说选民选择了善政——在好的从政者之外,也必须有健全的制度。选前选后,关于改善制度的讨论并不少见,包括人民协会的定位、选区范围检讨委员会的独立性等。这两届的大选氛围显示,社会的再政治化已是大势所趋,保障制度的客观公正,超然于纷扰的党派政治之上,无疑是长治久安的必由之路。

本届政府获得明确的政治委托,正好顺水推舟,善用选民所表达的信任,在推进领导层更新的同时,也强化国家制度,为从政者“孰敢不正”提供有力的保障。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新加坡,时事 and tagged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