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超级大多数

当首三个单选区的抽样计票结果公布时,社交媒体上一片哗然。人民行动党非但居前,而且都是以超过60%甚至70%的绝大多数得票率遥遥领先;后续宣布的集选区抽样计票结果,也出现同样的趋势。手机里不同的朋友圈的群聊情绪沸腾,无论党派立场,几乎都对这样的成绩感到难以置信。原本被舆论视为可能生变的几个集选区,行动党都以大幅的选票差距,轻易打败对手的挑战。行动党秘书长李显龙在选后的记者会上坦承,选民强有力的委托让他感到惊喜。
人们之所以会对选举结果感到吃惊,显然与选前的氛围疑似对行动党不利有关。尽管今年3月建国总理李光耀逝世,国人展现了罕见的团结精神,金禧国庆所催生的爱国情怀,也有利于执政党的选情,但是互联网尤其是社交媒体上,却持续酝酿着一股求变的声浪。一向神准的地下赌盘,也纷纷下注反对党。年长的国人,对年轻人普遍的不满情绪深表不解,进而有些担忧。反对党阵营被这个表象所鼓舞,纷纷摩拳擦掌,形成了所有选区均有挑战者的局面。
相对于2011年的大选,民间的不满情绪其实已经大为缓解。行动党在那届大选后改弦易辙,做出了不少政策调整,更关注民生课题,在公共住房、医疗、交通、人口政策等民怨集中的领域,着手解决问题。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尚达曼形容是行动党施政的“左倾”;然而网上舆论仍然不乏批评,加上选举期间,行动党除了在工人党市镇会财务问题上采取密集攻势,基本上还是重复领导层更新的论述;而反对党则持续聚焦人民不满的国家政策课题,并推出了不少履历亮眼的优秀年轻候选人,战略上呈现积极主动。因此,行动党比上届大选的60.1%全国得票率,新增近10个百分点的69.86%优异成绩,还夺回榜鹅东单选区,的确出乎不少人的意料。
选举结果证明,互联网与社交媒体的声浪,同现实中大部分选民的实际想法,存在巨大的鸿沟。政治学有所谓“沉默的大多数”一说,据称是美国总统尼克逊在1969年使用后流行开来的。面对当年一波又一波反对越战的社会抗争,尼克逊用这个词形容其支持者,呼吁他们用实际行动,抗衡包括嬉皮士运动在内的激烈反战示威。这个政治群体到底何方神圣,一直不乏争议,但他们却在本届选举现身,以超级大多数之势,表达了对行动党的支持。
事后孔明地说,工人党党魁刘程强或许一早就察觉到这个群体的动向。对比2011年他冒险出击阿裕尼,这届选举工人党却逆势采取战略防御,把党内最强的团队留守阿裕尼。或许这也可以解读为让新进党员有机会挑大梁,但选举结果证明刘程强的政治嗅觉敏锐,阿裕尼仅以不到两个百分点险胜对手,且挑战者还不是行动党的劲旅。
“沉默的大多数”鲜少公开表达其想法,这或许是选举成果让包括大部分政治观察者在内的国人措手不及的原因。行动党之所以能够争取到他们的支持,一定程度上是吸取了上届大选的教训,改用鸭子划水的做法,深耕基层,勤探民情;在本届的选举策略更化整为零,积极主打地方议题,改善设施,针对性地协助有困难的不同社会群体。这个执政党的优势,又恰好是缺乏资源的反对党所难以竞争的。而这一切,丝毫没有呈现在众声喧哗的社交媒体上。
行动党另一个致胜之道,在于掌握了沉默的大多数担心乱局的心理。邻国马来西亚混沌的政局,无疑是绝佳的反面教材。马国朝野长期的对峙抗争,已经影响了其社会安定和经济前景。吉隆坡在这个时候重提新马水供问题,相信让不少国人决定赋予执政党明确的政治委托以应外辱。印度尼西亚政府在投票前表示,有意向新加坡索回廖内群岛领空的控制权,进一步强化了国人的忧患意识;若再加上地下赌盘普遍看好“变天”的结果,里应外合,让“安定牌”成为中间选民的主要考量。
此外,中国增长步伐放缓的全球效应,美国联储局可能加息的威胁,都直接间接地影响本地经济表现。不少经济师近来接连调低对新加坡的经济增长预测,对于敏感的选民或许也有暗示作用。可是在激烈的竞选期间,并没有任何反对党就此做过系统性的论述。过去的经验表明,当外在环境恶化时,国人会本能地团结起来支持执政党——2001年九一一袭击和后续的经济影响,让行动党支持率猛增超过10个百分点,以75.3%得票率的绝对优势,把此前稍成气候的反对党席次打回原形。这个历史模式在本届大选重演了一回。
这个沉默的超级多数在本届大选的决定,反映了国人务实的政治性格。行动党自上届大选以来聚焦民生的改变,所作出的成绩显然让他们基本满意。这个务实性,也表现在各反对党的得票率。除了工人党和民主党,其他提出各类大手笔竞选支票,却没能说明如何支付额外经费的政党,无一获得三成的选票——这是历届反对党基本盘的规模。至于相对严谨的工人、民主两党,它们比行动党更左倾的政策主张,显然未能说服保守的沉默大多数。
这种政治上的务实性,从正面说有助于防止机会主义者利用激进的主张浑水摸鱼。不难预见,更多不成气候的反对党接下来将难有生存空间。至于已经站稳脚跟的工人党,也无法漠视这些有自主性的中间选民的要求,必须在诸如市镇会财务等公共事务上更为自律。同样地,行动党通过这四年的努力所争取到的民意肯定,却未必能当做可以随意填写金额的空白支票。从李显龙以降的党内高层的胜选发言,可以看出行动党深刻意识到这点。他们不约而同地对压倒性胜利表示谦卑态度,并承诺将不负选民的委托。
沉默大多数的务实性格,表现在对行动党改良政策的耐心和理解,以及对反对党只提理念和愿景,却不提具体解决方案的保留态度。与此同时,这也意味着反对党就政治理想的价值诉求,例如权力制衡、两党制替代政府等“务虚”的理念,恐怕容易被解读为曲高和寡。这对本地政治文化的发育,未必是福音。
如果决定选举结果的沉默多数,继续保持中间选民的非意识形态投票倾向,新加坡政治文化的演变,应该会以一种稳健缓慢的步伐前进。

原载《早报星期天·想法》2015年9月13日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新加坡,时事 and tagged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沉默的超级大多数 的回复

  1. Pingback: 沉默的超级大多数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