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无所措手足

香港哲学学者李天命曾经调侃说,不会有人举着“坚信1+1=2!”的标语游行,或者高喊“坚持相对论!”“坚持量子论!”“坚持数理逻辑!”“坚持以上三个坚持!”他说:“大抵越是可靠的论断,越不需要宣传口号去支撑;越需要靠宣传口号去支撑的论断,越不可靠。但有许多与大众有切身关系的教条学说,都是靠宣传口号来支撑的。”
李天命指出:“这些东西本来只像吹得胀满的七色气球,只消针尖一刺,便溃破成风。可惜一般人并没有那样的针。于是野心家就能兵不血刃,仅用宣传口号便将群众征服,如同不必开枪的猎人,专门猎心。”宣传口号之所以能迷惑人心,就在于其炫眼的华丽外表,诸如“自由”“平等”“博爱”,大概没有多少人有理由反对;否则法国大革命时期的罗兰夫人,也不至于在被送上断头台前,留下“自由自由,天下古今几多罪恶,假汝之名以行”的名言。
当然,很多时候确实是因为一般人缺乏足够的知识,去揭穿惑众的妖言。纳粹德国宣传部长戈培尔就是看准这点,才会说“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但更多时候,一般人更是因为缺乏“虽千万人吾往矣”的信心,他们只想安分地过自己平凡的日子,并不愿意成为容易挨枪的出头鸟。最后,当谎言成为真理,他们要过安分日子的愿望也终究落空,一如德国著名的反纳粹神学者及路德教派牧师尼默勒(Martin Niemoller)诗作所说的:“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谎言之所以能取代真理,其中的一大伎俩就是掏空代表客观事物的符号。人类文明的发展,是从对世界的认识,并用文字概念记录下来开始的;接着再用这些概念彼此沟通、合作,于过程中增进对客观世界的认识,逐渐形成系统的知识,如此经年累月地良性循环,才能够发明创造。同样的,文明的道德价值构建,也仰赖文字符号与抽象概念的对称关系,由此才可以确定是非善恶的判断标准。野心家要征服群众,最便利的办法就是把“名”与“实”脱钩,让人无从判断辨别。
英国作家奥威尔(George Orwell)的政治寓言小说《动物庄园》就有这样的警句:“所有动物生来平等,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第二句是掌握了庄园权力后的动物,在原来第一句的革命标语所添加的。显然,“平等”在这里已经失去了本来的意义,而是任由权力者随意解释的概念。以名害实并非小说情节,历史上最著名的例子,莫过于秦相赵高当着秦二世的面“指鹿为马”。他公然把牵上宫殿的鹿指称为马,当秦二世说那明明是鹿时,赵高就乘机逼满朝大臣表态。那些有良心却胆小的低头不语,而惧怕他权势的纷纷附和说是马,敢说实话的大臣最后都被赵高杀了。
这种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事,也不局限于历史。在1990年代瓦解的苏联,其主要宣传平台就叫《真理报》,苏联人民形容它是“除了日期是真的,其他内容都是假的”。朝鲜最高领袖金正恩,从其父金正日手中继承权位。这个政权则是其祖父金日成所创建的。换句话说,平壤政权已经父子相传,世袭三代了;可是其正式的国名却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共和”原本是指没有皇帝或个人独裁的开放政体,“民主”也意味着得通过自由选举竞争来获得选民委托权力,但是掌握朝鲜所有“人民”绝对生杀大权的金家,却偏偏要使用这些被视为隐含正面意思的词语来自我标榜。
既然是“民主”的“人民共和国”,就理应举行选举。这也难不倒有心人。于是,“等额选举”应运而生。选举本来是要多于一个人选的竞争,但是到了野心家手里,还是能通过掏空其实质,保留其符号的做法,在符号名词前加上“等额”这个前缀,只手遮天。因此,平壤能公然表示,朝鲜的领导人都是“选举”出来的,符合“民主”程序。政治关系到每个人的利益,如果被野心家用以名乱实的伎俩迷惑民众,最后必然是在失去价值判断标准的乱世里产生暴政。
企图利用相同手法牟利的情形,在日常生活里也不少见。最经典的例子,莫过于我几年前外派亚洲某城市工作时的遭遇。一天有人突然找上门,表示有一幅画作,是某大师级画家多年前为我所服务的机构而画的。对方希望能“物归原主”,以完成一庄文化美事。见面一谈,本以为这样的文化美事该不会有铜嗅味,不料对方表示,画作是“有偿赠予”。明明是一宗要金钱交易的买卖,却别有用心地扭曲为道义上的赠送——这是我第一次亲身见识到文字可以如何被强奸的恐怖经验。
自此我对任何把约定俗成的名词加上前缀词,试图在概念上偷天换日的做法深感警惕。试想,如果“赠予”是要给钱的,“选举”只能投票给一个人,如此以名害实,以辞害意,文明秩序最终必将崩解。因此,对特别是出于良善动机,要来篡改词语内涵的企图,皆应有所保留,一如西谚所言:“通往地狱之路,由善意铺成”(The road to hell is paved with good intentions)。如果词语指涉与大众有切身关系的重大制度,更必须坚决反对,一旦走出了擅自更动名实关系之路,就必然给野心家开门揖盗。《荀子·正名篇》说:“故王者之制名,名定而实辨,道行而志通,则慎率民而一焉。故析辞擅作名,以乱正名,使民疑惑,人多辨讼,则谓之大奸”。
孔子最早意识到名实不符的祸害,当他的弟子子路问他为政之道,孔子直接回答说:“必也正名乎!”因为如果“名不正”,后果只能是天下大乱而“民无所措手足”。

原载2015年7月12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

补充阅读:

《联合早报》社论:“爱情胜出”的祸害
2015年6月29日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上周五以五票对四票,裁定同性婚姻合法化,并强迫全部州属服从,非但举国惊动,全世界舆论也高度关注。被视为游离票的肯尼迪法官,在代表多数票撰写被网民广为流传的判词时指出,同性恋者正是因为尊重婚姻制度,才会积极争取同等的权利。他说:“他们要求在法律面前获得平权的尊严。宪法赋予他们这个权利”。支持同性婚姻者闻讯欣喜若狂,纷纷形容判决是“爱情胜出”。

同性婚姻合法化是美国社会意见分歧最大的课题,最高法院的判决非但不能平息争议,反而引发了更大的分化。反对合法化的保守派纷纷谴责最高法院越权,违反了宪法精神,因为联邦政府不得干预各州的立法权,最高法院以判决的形式,强迫所有州属接受同性婚姻,等同于侵犯了各州代表当地民意的立法权。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更呼吁废除最高法院,或者要求修改总统委任大法官的终身制,由人民投票选举取代。

判决也引发了宗教迫害的担忧,因为反对同性婚姻的多为基督教团体,他们担心最高法院强迫全国接受同性婚姻的做法,将让他们基于宗教信仰而反对的立场变成违法。美国立国的先驱,正是为了逃避欧洲的宗教迫害,而远渡重洋来到北美洲开始新生活。美国宪法更明确保护信仰的自由。同性婚姻的裁决,因此引发了最高法院是否违宪的争议。

反对同性婚姻的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在反对意见文中,也暗示了判决可能逾越最高法院的权限。他表示,赞成同性婚姻的美国人可以因各种理由庆祝判决,“但是请不要庆祝宪法的成功。宪法和同性婚姻完全无关。”他也批评多数派的五名大法官“明确拒绝了司法审慎,忽略谦逊,公开依赖于他们想根据自己的‘新见解’重塑社会的欲望”,并质疑判决“强制改变一个数百万年来形成人类社会基础的社会制度”,责问自以为是的同僚“我们到底把自己当成谁了?”

同性婚姻判决除了美国国内的宪法原则争议,更关键的还如同罗伯茨所提出的文明基础的隐患。同性婚姻合法化根本否定了男女之别这个自然生理事实,并颠覆了婚姻制度调理男女关系的终极意义。同性婚姻漠视了男女结合能创造新生命的可能,因而必须有礼制的轨范,确保人类物种繁衍的秩序。按照肯尼迪的意见,则婚姻的内涵仅仅是同性恋个体要拥有和异性恋者同等的权利,表达对伴侣的感情和忠贞。

按照这个“爱情胜出”的逻辑,婚姻只是要满足个人的心理与生理欲望,只要不对他人构成实质伤害,其他条件都不足以当做反对的理由。如果这个逻辑成立,只要两个同性者宣誓自己深爱对方,兄弟或姐妹也可以成婚——他们同样不对他人构成实质伤害,当然这很可能不包括他们父母的心。这种基于个人权利却丝毫不考虑群体后果的思维方式,其危害显而易见。

“以名害实”是孔子最戒慎恐惧的弊端,因为名实不符为专制暴政创造了欺压人民的空间。以《1984》和《动物庄园》等批判专制独裁的讽刺小说而闻名于世的英国作家奥威尔,对此就有深刻的体悟。“到最后,党可以宣布,二加二等于五,你就不得不相信它”“所有动物生來平等,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诸名句,不啻政治成语“指鹿为马”的西洋版。犹如世袭的平壤自称为“民主共和国”一样,“同性婚姻”以尊重婚姻为名,事实上却在掏空婚姻的实质内涵。

联邦最高法院的这个判决之所以引起全球关注,因为美国仍拥有强大的国际影响力,其流行文化的软实力更是无远弗届。美国民意对同性婚姻的大逆转,最终导致最高法院就从于民粹,正是美国人多年遭其潜移默化的结果。对同性恋者的尊重和包容,确实是现代文明进步的象征,但这与同性婚姻合法化并不可同日而语,因为后者以自由、人权、平等之名,破坏男女人伦之实,对人类文明所带来的长远冲击,不容忽视。世人对此看似代表进步、包容价值的判决所可能带来的破坏,必须有非常的警觉。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and tagged , , , , ,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