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 理想 歧途

19岁的本地青年阿里菲(M Arifil Azim Putra Norja’i)因涉及恐怖主义相关活动,在4月份遭政府援引《内部安全法》拘留。另有一名17岁学生也在5月时,同样被当局援引内安法逮捕;当局将进一步调查,以评估他的激进化程度。由于后者未成年,内政部文告并没有公布其名字。
“为赋新词强说愁”,青春时期的灵性和活力,使得青少年对现状有着不满,发育的骚动也让他们向往未来,试图探索生命的意义,并产生追求理想的冲动。这种欲通过实现理想来证明且完善自身的渴望,构成了文明创造力的重要部分,艺术创作和科学发明的硕果,不少均是在这个时期所播下的种子结成。
相信每个人都经历过自己寂寞的十七岁,徘徊在成年门槛之前的尴尬,自我意识萌芽,却还没有完全成形的过渡阶段,对自身有限际遇的患得患失,感叹万物有情的莫名其妙。生理和心理同时出现的巨大变化,对异性的好奇和恐惧,不时来袭的无助和孤独感,使得任何宏大的理念,以及其所带来的确定性,对于心情容易大起大落的青少年,难免有强大的吸引力。
青春的美好并非毫无缺憾。大量最新的脑神经科学研究证实,青少年的情绪冲动,与人类脑部发育的阶段性有密切关系。《少年的脑》一书作者,宾夕法尼亚大学佩雷尔曼医学院神经医学系主任詹森(Frances Jensen)教授说,人体有一种称为“髓鞘”(myelin)的脂肪,是脑部的额叶(frontal lobe)所需的绝缘体。青少年的额叶还没有完全被髓鞘保护,所以他们额叶的信号速度缓慢。
额叶几乎涉及所有广泛复杂的心理功能,包括记忆、语言、智力、人格等等。大脑发育成熟的过程,大约要到30岁才完成。这也是青少年容易冲动、暴怒和任性的原因。詹森表示,额叶是大脑最后被髓鞘绝缘的部分,而额叶也控制人的冒险本能。所以“初生之犊不畏虎”,青少年说话做事缺乏深思熟虑,是成长的自然现象。
这也导致青少年容易上瘾,无论是抽烟、吸毒、性交、赌博或上网。智能手机的普及和社交媒体的流行,无疑放大了青少年这方面缺陷的效应。缺乏自制能力,使得他们较容易染上网瘾;缺乏自信与渴望肯定,加上对宏大理想的朦胧向往,造成他们轻易认同某种意识形态,并更为勇于付诸行动。
当年自命替天行道而犯下骇人暴行的百万红卫兵,和眼下大量被伊斯兰国组织网上宣传所蛊惑的青少年圣战士一样,都是遭逢乱世的不幸的牺牲品。人们无法改变“少年不识愁滋味”的现实,但这并不代表不能为青少年营造相对安全的环境,避免他们因自我激进化而误入歧途。然而,成人世界首先必须不掩耳盗铃,才有办法找到解决之道。
伊斯兰国组织利用宗教为饵,号召青少年自杀杀人的做法,在道德上无疑罪大恶极。当阿里菲被拘留的消息公布后,本地宗教界人士本能的反应是:恐怖主义与宗教无关,因为它违反所有宗教的教义。话虽没错,但却失于空泛,并非正视问题严重性所应有的态度。
任何宗教都有正信和异端之分,在不同的历史时期,界定的标准都有所不同。一如病毒之于宿主,唯有后者消亡,前者才会随之灭绝。宗教产生异端邪说,也是这个道理。对此视而不见,恐怕将错失寻找解药的机会。伊斯兰国组织形态的恐怖主义,与宗教有关;承认这个事实,才是有效反制的第一步。
所谓“少年老成”,额叶的不发达并非宿命。现代社会存在的“青少年问题”,因素固然复杂,可是诉诸历史,不难发现这更多是工业化和都市化,瓦解对传统家庭与人际关系网络,“礼乐崩坏”的结果。回归传统社会形态当然已经不可能,但如何巩固现有的家庭组织和社区环境,给予青少年更多关怀,减少他们的疏离感,应当还是力所能及的事。
“青少年问题”的核心,恐怕还在于他们所处的缺乏安全感的生命阶段,在当下个人主义盛行的时代,已经异化为自恋心态。调查发现,美国青少年相信自己“非常重要”的比率,从1950年的12%,激增到2005年的80%。在回答“我喜欢看我的身体”“有人应该为我写一本传记”这两道问题,选择“是”的美国青少年有93%。
这种以自我为中心的价值观,也促使更多青少年渴望一夕成名。在1976年,“出名”作为人生目标,在16个选项中排名第15;到了2007年,51%的美国青年表示这是他们人生的重要目标。另一个调查发现,希望成为名人助理的美国女中学生,竟然比希望成为哈佛大学校长的人数多了一倍。由此不难推想,为何生活安逸的发达社会里的青少年,在混淆了朦胧的理想与扬名立万的机会后,有些会选择冒险到中东杀人放火了。
《纽约时报》专栏作者布鲁克斯(David Brooks)在其新著《通往品德高尚之路》中说:“道德感的愉悦才是终极的愉悦”。布鲁克斯深感个人主义导致普遍的自私心态,因而提出了由追求外在名利转为寻求内在善性的挑战。作为可行的理想,这未必不能打动青少年单纯善感的心灵。这里,恐怕才是同伊斯兰国组织邪教长期斗争中,一决胜负的主战场。

原载2015年5月31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得鱼忘筌, 新加坡,时事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