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退取舍之间

好莱坞1996年电影《市政厅》(或译《立体谎言》),饰演纽约市长帕帕斯的阿尔·帕西诺,在政治丑闻被自己一手提拔的副手当面揭发后,有一段精彩的自白,充分揭示了为人处世在进退取舍之间的两难。和充满了理想的副手一样,帕帕斯从政本来是为了改善人民的生活,可是服务人民所需的权力,却必须在同诸多既得利益打交道、妥协交易中运用;但过程中的现实权力考量,逐渐腐蚀了他的政治理想,让他走上了犯罪的歧途。
帕帕斯说:“没有了权力,你对人民又有什么价值?可是在内心的最深处,你知道有一道界线是不可逾越的。然而在数千次的利益交换后,这道界线变得模糊了。”本片的编剧利珀曾经担任过纽约市副市长,对市政府的幕后权力运作真相,有着内行人的体会。虽然他并没有说明剧本是否有自传性质,但电影情节逼真,对个人理想在权力场染缸的不由自主,刻画得入木三分。这种无奈的本质在于:为了做事,得先有权力;但追逐、掌握和使用权力的结果,往往反客为主——权力本来只是作为实现理想的手段,最终却取代了理想成为唯一的目的。
关于权力的魔力和魅力,学者南怀瑾在《南怀瑾谈生活与生存》一书中有深入浅出的说法:“很多人说:我不要名不要利,那是你没有资格要,达不到那个高位;等到你坐上那个高位子,许多人拥护着你,许多人服待着你,那种滋味是很舒服、很迷人的。这个时候叫你下来,你就舍不得了。对此真不动心的,世上只有两个人,一个已经死了,一个还没出生。”他也曾经说过:“就像美国记者当年见到宋美龄时,曾夸奖延安如何廉洁进取,宋美龄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那是因为他们还没有尝到权力的滋味’。”
南怀瑾关于权力腐蚀性的观察,确实有强大的历史与事实根据。更多时候,权力只是作为目的而存在,躲藏在幕后运行自如;相对而言,理想仅是苍白的替身,于前台展示给不明就里的民众观赏,哄他们放心。这对于有志于做大事的大丈夫,无疑是暮鼓晨钟——稍有不慎,帕帕斯口中的那条不可逾越的界线,很容易便被权力的逻辑所模糊。然而这个让人灰心丧志的残酷现实,反而证明个人志向的重要性。
人生在世,不能不思长进,总要有理想,做事情。孔子就强调“立志”的重要性,他说:“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夺”在这里是“改变”的意思,所以要矢志不渝,信念坚定。孔子、孟子都主张“志于道”,但是这很难是每个人的具体志向;立志经商、立志从政、立志当电影明星、歌星,其实都无可厚非。关键在于,无论立志做什么,都别忘了要照顾他人的义务,“己欲立而立人”,自己想成功要使别人也能成功;不考虑他人利益的立志,实质上仅是追求个人欲望的满足而已,在权力和名利的面前,通常都经不起诱惑的考验。
所以立志离不开个人道德修养的基础。孟子的名句之一:“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说的是有道德修养的人的三件乐事,可是他首先就排除了对权力追求的“王天下”。三乐分别是“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朱熹的《四书章句集注》解释说:“此三乐者,一系于天,一系于人。其可以自致者,为不愧不怍而已”。双亲健在、兄弟姐妹和睦,靠的是运气,所以说“系于天”;教育才华出众的学生,靠的是能遇到好学生,所以说“系于人”;唯有心里坦荡荡的“不愧不怍”,靠的是自己的道德抉择,不必依赖外在多变的因素,才是自己能真正掌握的东西。
就如帕帕斯所说的,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知道“有一道界线是不可逾越的”。这是天生的是非感。但是在现实的大染缸里,要做成事往往必须得到他人的配合,今天你帮我,明天我帮你,不知不觉地经历了“数千次的利益交换后,这道界线变得模糊了”。怎么办?要避免道德犯错,似乎只能不做事了,而这当然不是办法。孟子说:“人有不为也,而后可以有为”。《集注》解释说:“有不为,知所择也。惟能有不为,是以可以有为。无所不为者,安能有所为邪?”
不管好事坏事,为了自己的名利而什么事都敢做的人,就是成语“不择手段”所形容的人,这种人之所以可怕,正在于他心中已经没有了那道不可逾越的界线。南怀瑾就权力滋味的讲法无疑深刻,他认为世上没有对名利不动心的人,虽不无激愤之言,却也是血淋淋的事实,个人的道德修养,并非超越诱惑的充分条件。对此,孔子提出了“克己复礼”的答案,克己的修养,还必须配以“复礼”的实践。礼,是化解纷争冲突,利益合理分配的客观制度安排。仅有个人修养而缺乏制度的保障与制约,还是可能有所逾越。
在面临名利诱惑的考验时,能保持清醒,知道有所不为的人,孔子形容那是“狷者”。孔子说,能够实践中庸之道的人不多,只能同狂者、狷者交往。《集注》解释说:“狂,有志者也;狷,有守者也。有志者能进于道,有守者不失其身。”不失其身,就是为人处世在进退取舍之间的底线,进取时不忘退舍之道。碰到时不与我,因为遇人不淑,各种外在因素导致个人志向难以伸展,事情无法顺利完成;又或者幸遇伯乐,时来运转而能够“兼善天下”时,都不能忘记这个基本的道理。

原载2015年5月17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得鱼忘筌, 新加坡,生活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