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者意识”的幽灵

被本地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LGBT)社群视为公敌之一的坚信浸信教会(Faith Community Baptist Church)创始人邝健雄牧师,最近又冤家路窄地爆发争议;而国际著名家具商宜家(Ikea)则不幸遭池鱼之殃。
63岁的邝健雄也是个专业魔术师,曾在日本、韩国、马来西亚、泰国等地呈献魔术音乐剧。他计划在今年7月在滨海艺术中心与大女儿邝保恩联合举行魔术秀。宜家表示,其会员将可以享有入场券折扣。
宜家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商业促销活动竟引起LGBT社群的反弹。他们指出,邝健雄是个公开主张歧视LGBT社群的公众人物,宜家支持其活动,就等于赞同他的歧视立场。批评者表示,宜家是一家瑞典企业,而瑞典是个对LGBT社群非常宽容的开明社会。宜家支持邝健雄的魔术秀,显然违背了瑞典的包容精神,也玷污了其企业形象。许多反对邝健雄的网民恫言,如果宜家不撤销赞助活动,将对公司产品发起抵制行动。
在1986年创建坚信浸信教会,并拥有上万名教众的邝健雄,这几年因为从宗教立场,认为同性恋有伤风化,破坏传统家庭,多次公开表达反对立场,而引起LGBT社群的强烈抨击。他于2013年初在做礼拜时,向走访选区并受邀同信众会面的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呼吁,希望政府不要撤销《刑事法典》第377A节。该法律条文把男性之间的性交列为刑事罪。
同年3月,邝健雄发表公开信,措辞强烈地批评卫生部长颜金勇,指责后者为保健促进局在网上刊登同性恋常见问答题的做法辩护,是把同性恋行为合理化。去年6月,针对声势一年比一年浩大,在芳林公园举行的声援同性恋者恋爱自由的“粉红点”年度活动,邝健雄透过基督教会网络“爱新加坡”,号召本地基督教徒在“粉红点”活动当天穿白色,宣示一夫一妻才是家庭的基础。
面对LGBT社群和支持者群情汹涌的强大压力,宜家先是在4月20日表示,注意到部分消费者的强烈意见,所以将会在咨询了魔术秀的主办方和赞助商后才做定夺。宜家于次日宣布,在同主办方对话、检讨活动内容后,确定魔术秀是个适合举家观赏的娱乐节目,所以决定继续为成员提供入场券折扣。宜家说,它尊重不同社群的多元性,并对所有社群一视同仁。它也尊重每一个人的意见和选择,包括选择娱乐方式的自由。
争议显然不会就此结束,但事件的反讽意义也昭然若揭。道不同不相为谋,LGBT社群敌视邝健雄固然有其理由,可是激进到要全面封杀他,则无疑颠覆了LGBT社群自认为弱势群体,因而主张社会应当包容他们的基本立场。魔术是邝健雄的专业,魔术表演也无关对LGBT的赞同或反对。宜家最终的决定所根据的,正是这个简单的道理——尊重多元性,尊重不同人有不同选择的自由。呼吁抵制宜家的人或许自以为义愤填膺,但却恰好违背了他们自己所主张的尊重异己的包容精神,表现出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霸道心态。
这起事件印证了我去年11月30日在“字述一年”的“抗”字中所表达的担忧:源自“认同政治”(identity politics,或译“身份政治”)的各种抗争运动,因其不妥协的本质,会造成社会严重撕裂,基本价值共识崩解的恶果。我当时写道:“这是一种根据性别、肤色、语言、宗教信仰或性别取向,作为分别敌我的政治立场或态度。由于是建立在对立模式上的政治,情绪动员(尤其是通过对外仇视来强化对内认同)、仇恨假想敌,经常是‘认同政治’堕落的宿命。”
这是因为“‘认同政治’一开始就带有‘被压迫’的悲情色彩,经过操弄更会催生出‘受害者意识’,所以很容易走向对抗性的极端情绪……它的流弊是让具有公共利益属性的政治,沦为自恋内视的游戏。‘认同政治’就是这种高度个人主义态度的副产品——政治不再是必须秉持理性、客观精神来参与的集体和具体事务,而是自我定义的自利行为,不问责任,只讲权利。”
其实,“认同政治”的流弊何止于政治而已?走到极端,它还将摧毁社会常识,让文明的理性基础荡然无存。《纽约时报》报道,于1791年创立的美国名校佛蒙特大学(University of Vermont)在今年2月决定,允许学生自由选择性别。大学当局建议教授在称呼学生时,要使用“正确”的代词(pronoun)。传统的“他”和“她”已经不敷使用,如果学生自认不男不女,教授在称呼学生时就应该使用“他/她们”(they)。加州大学欧文分校(UC Irvine)则于去年首开先河,在校园内设置男女之外的中性厕所。这可不是愚人节唬弄人的假新闻——性别已经不再是客观事实,而是由个人的身份认同来决定。
佛蒙特大学教务主任威廉斯(Keith Williams)形容这是个“公共安全问题”,因为学校有责任照顾那些对“传统性别”感到不自在的学生。他说:“让他/她们的身份与经验得到验证,有可能会拯救他/她们的生命。”在这样的环境里,教授如果拒绝对自认为不男不女的学生使用“他/她们”的称呼,会不会被冠上“性别歧视”的罪名?这到底是包容“他/她们”,还是压迫教授?最终谁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原载2015年4月26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得鱼忘筌, 新加坡,时事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受害者意识”的幽灵 的回复

  1. Pingback: “受害者意识”的幽灵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