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天、国情论、普世价值

大选脚步逼近,政治话题升温,“变天”说的讨论仅是其一。这里又隐含不同层次:主观上希望或反对变天、变天的可能性、变天的利弊、变天的应否。它们当然无法截然分开,但由对变天的个人好恶所驱动的阐述,相对较多。这或许也难免,政治毕竟不全是理性的活动,情感通常是更强大的驱动力。
纵观双方的论述,反对变天者倾向于采用国情论,支持变天者则采信普世价值。国情论在求变心切的年轻人当中形象相对不好,因为它被视为在合理化政治现状。国情论认为,不同国家有不同国情,必须根据每个国家的具体情况,来决定采用什么政治制度或推行什么政策,而不是盲目地套用外来(一般是指西方)的政治理论。
普世价值则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配合资本的全球化,向世界推销的意识形态。它认为由欧洲历史发展出来的自由、平等、人权、民主等观念,是全人类共通的价值,适用于任何社会,也是人类历史发展的目的。美国学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1992年名著《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是推销普世价值的经典之作,它说西方自由民主制或是人类社会演化的终点,是人类政府的最终形式。
虽然历史并没有随着冷战的结束而终结,福山也修正了自己的理论,但他这套精巧的历史哲学,至今仍然发挥着不小的影响。中国教育部长日前宣布,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中国高校的课堂,不啻是从反面对福山历史哲学的礼赞。其他诸如香港的占领运动、马来西亚的“烈火莫熄”,乃至本地的变天讨论,也全都跳不出这个如来掌心。
西方文化主导世界历史数百年,全球以西装为通用礼服,采西历为公元,其他文化难以望其项背。此外,美国流行文化的软实力,给基于个人主义的自由、民主、人权等赋予诱人的道德性,而且“普世”的精美包装,容易下意识地消解任何反抗的正当性。这或许也是富有理想性的年轻人,如此热烈拥抱它的原因。
同国情论对比,普世价值是从普遍性来压制对手的特殊性。例如人都需要饮食,在普世价值论者眼里,自由、平等、人权、民主等观念,都是人所不可或缺的精神粮食。沿着这个比喻,国情论者难免要反驳说,人的确不能没有饮食,但吃惯大米白饭的人,终究吃不惯小麦面包;反之亦然。一如在儒家思想体系里,伦理关系才是普世价值,无父无君的个人主义者,都是不配被称为人的禽兽。
除了被视为是在替既得利益辩护,国情论最大的罩门,还在于缺乏文化自信与自觉,无法提出另一套足以同自由民主人权分庭抗礼的价值观——就连三代世袭的平壤政权,也不敢去掉国号中的“民主”称谓。因此,国情论只能处于守势,在承认自由民主制的普适性之余,强调自己的例外。
回到大米和小麦的比喻,西方学术界倒是承认两者确有不同。美国的《科学》期刊去年5月发表一篇报告说,种植大米的社群与种植小麦的社群,会产生相反的文化;需要协力灌溉的大米,强调农夫之间的合作关系,单靠雨水培养的小麦农夫,则相对独立自主。报告说:“你不必亲自种植大米,也会继承大米文化。”
在2006年以80岁高龄逝世的美国知名文化人类学者格尔茨(Clifford Geertz),就特别关注不同文化之间的差异性。他形容跨越文化差异的普世观念是一种偏见,相反的,人的生命本质,必须从个别文化的特殊性去发掘。格尔茨指出,欧美文化的个人主义意识,强调个体的独立性,本身就是个奇特的观念,在世界其他民族文化里非常罕见。
因此,所谓的普世价值,归根结底还是西方文化特殊的结晶,透过其强大的经济实力、殖民经历、媒体传播垄断、意识形态包装等而所向披靡。但这种营销包装,毕竟还是经不起认真的推敲。与任何典章制度一样,自由民主制是特定历史文化的产物,在特定的人文条件里形成,同样难逃淮橘為枳的命运。
针对其普世性,新加坡外交部巡回大使比拉哈里(Bilahari Kausikan)就批评说,把西方自由民主制定义为普世价值,是一个不顾史实、狂妄和短浅的神话。他说,我们没有理由相信,欧洲在18世纪发展出来的政治哲学,可以在其他地方轻易复制。事实也的确如此。美国试图通过战争手段推翻萨达姆政权,借此在中东推广民主制度,结果却养出了斩首人质、火烧活人的伊斯兰国组织这个祸害。
如果同意当今流行的普世价值,其实仅是被成功促销的文化产品,且承认国情论虽然倾向于维护现状,却不乏现实意义,在两者之间讨论变天的应否,恐怕将继续在其中打转。突围之道,不妨转换视角,一如提出历史终结的福山,勇于修正自己的错误,承认自由民主政体,并不能幸免于停滞和衰落的命运。
福山在其新著《政治秩序和政治衰落:从工业革命到民主全球化》里,提出社会的良好秩序,才是政治的核心目的,而达到目的的三个要素,分别是强政府、法治和民主问责,非但缺一不可,更重要的是顺序要对,民主不是第一位,强政府才是。这与孟子仁政思想里的“保民而王”,形成有趣的对照。
孟子强调:“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民为贵是目的,强政府只是实现目的的手段,王道就是“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治天下可运之掌上”“民之为道也,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从这些标准去探讨变天之诸面向,或许能得出不一样的解读。

原载2015年2月15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and tagged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