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富悬殊的受害者

去年12月27日,韩国一对母女到京畿道富川市的现代百货商店购物后,30岁的女儿因为不满停车场引导员对母亲做出了类似挥舞拳头的姿势,大发雷霆并强迫引导员和在场其他三名工作人员下跪。自称是下跪者姐姐的网民撰文称,弟弟被客人要求下跪,还被扇了耳光。母女称:“马上把领导叫过来。我每次来百货商店花700万韩元(约8500新元),怎么能和普通顾客一样对待?我是这家百货商店的贵宾。”事件曝光后在当地引起公愤,韩国警方已经介入调查,在1月6日传唤三名停车引导员问话,接着将传唤母女展开调查。

事件被称为“坚果返航”续集。现年40岁的大韩航空公司前副社长、韩进集团现任会长及大韩航空公司会长赵亮镐的女儿赵显娥,去年12月5日乘坐从纽约飞往仁川的客机时,因不满空服人员没有按规程提供坚果,要求她们下跪求饶,并命令机长将飞机掉头开回登机口,要将乘务长赶下飞机。事件在韩国社会引发轩然大波,赵显娥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不但连累父亲要出面谢罪,韩国检方在1月7日更提控赵显娥涉嫌改变航空器航线罪、干扰航空器安全航运暴力罪、人身强迫罪和妨害公务罪等四项罪名。如果四罪全部成立,赵显娥恐将面临最长15年的刑期。她目前已经被收押。

这些人跋扈嚣张的行为,无疑是“为富不仁”的最佳写照。更有意思的是,根据现代行为心理学的研究,“为富不仁”竟然是有科学根据的。美国新闻双周刊《新共和》前资深编辑路易斯(Michael Lewis)去年11月发表的一篇文章指出,越来越多的实验证明,财富会改变人的心理,进而影响其行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心理学系教授凯尔特那(Dacher Keltner),在市中心十字路口设置摄像机,观察驾车者的表现。他发现,开豪华车的司机超车的情况,比普通车司机高出四倍;普通车司机均尊重行人过路的路权,豪华车司机却有高达46%无视要过马路的行人的安全。纽约市曼哈顿区的类似调查也发现,豪华车比普通车更常违规停放。

另一项实验则发现,收入越高的人,越爱贪小便宜。伯克利分校心理学系邀请不同收入阶层的民众,到实验室参加活动,在活动结束后,民众会经过一个装满了糖果的篮子。虽然篮子旁边摆着巨大的告示牌注明,糖果是给经过实验室的孩童吃的,收入越高的人在离开实验室时,越会顺手牵羊拿走一些糖果。

不同的实验均指向一个趋势,有钱人似乎觉得自己不必遵守世俗道德规范。他们在实验中比穷人更爱作弊,虽然作弊所得对他们仅是蝇头小利。有钱人也更容易在商店偷窃;他们比穷人更吝啬,年收入15万元或更高者,平均只捐出收入的2.7%给慈善,年收入低于2万5000元者却捐出收入的4.2%。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神经科学家米斯卡泰尔(Keely Muscatel)发现,财富会抑制脑部控制同情心的神经。通过脑部扫描的结果显示,当富人和穷人看到同一幅患癌症孩童的凄凉照片时,穷人脑部的活动比富人活跃。

财富还会让人贪得无厌,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诺顿(Mike Norton)成功说服一家大型投资银行,允许他对其客户展开调查,当中最“穷”的至少都有百万元身家。这些富豪都表示,他们没能从财富的增加感到快乐;要感觉快乐,他们都认为既有的财富必须增加两三倍。这表明金钱在超过了合理的数目后,再也无法带来快乐,可是富豪却迷信金钱万能,把快乐的期待建立在他们所不拥有的那些金钱上。

伯克利分校的凯尔特那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当你向社会阶梯爬升,你会更容易违反交通规则、撒谎、欺骗、拿走孩子的糖果、偷窃、一毛不拔。直截了当的经济学分析,并无法解读这些现象。”显然,财富会扭曲人性,让富人自以为高人一等而目空一切。走到极端,就容易发生赵显娥式的荒诞剧,使得富人沦为社会大众厌恶甚至仇视的对象。

《新共和》的路易斯总结说,贫富悬殊的受害者不光是穷人,它让高高在上的富人变得自私自利,失去同情心。在现代公民社会里,这些富人缺乏成为正直公民的基本道德条件。领导任何社会的精英都是非富即贵,如果他们当中的多数因所拥有的财富而鬼迷心窍,为人处世并不考虑大众的集体利益,不难想象这种“穷得只剩下钱”的社会,会有什么样的精神面貌。

犹如《魔戒三部曲》里的魔戒一样,财富固然使得其主人更有威力,却也容易导致主人反为其所制,而逐渐丧失人性。能确保如何不让财富反客为主的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富人。金钱与快乐的关系,其实还有另一种可能。哈佛大学的诺顿说:“虽然把钱花在自己身上不会带来快乐,把钱花在他人身上却能增加快乐。”

《论语》记载了孔子与弟子子贡的一段对话:“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在子贡看来,穷人不谄媚,富人不骄傲,是做人的基本要求。孔子也同意,但他更希望看到穷人安贫乐道,富人好礼。这是更为积极的生活形态。安贫乐道就是俗话说的“人穷志不短”。什么是好礼呢?“礼”在这里不妨理解为“让”,就如诺顿教授所说的,施比受更能带来快乐。

原载2015年1月19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得鱼忘筌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