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时代的随想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去年10月2日,在美国乔治城大学外交学院的主题演讲,或许最能代表刚过去的一年乃至这一年所代表的时代。她警告,世界经济可能在一段时间内受困于“平庸”的经济增长水平,“‘新平庸’(new mediocre)正像乌云一样笼罩着未来”。全球经济并没有真正走出2008年华尔街金融危机所造成的困局,包括庞大的公私债务负担和严重的(年轻人)失业问题。
英国《卫报》经济新闻主编埃利奥特(Larry Elliott)去年12月28日在一篇回顾性质的文章中则表示,全球经济很难在2015年如常继续下去。他担心这个犹如活死人(zombie-like)的全球经济,已经缺乏妙手回春的可能。他说,目前促进增长的唯一手段是超低的利率,但那会形成价格泡沫,造成不稳定。超低利率所刺激的增长也是疲弱的,而且绝大部分的获益归于少数精英。这些精英还试图欺骗其余的人说前景会好转。更糟糕的是,对提高增长率的不惜代价的执着,将威胁地球生态。“一切如常”的假相已越来越难维系。
或许上述的悲观意见,只反映了没落的西方社会的无奈,处于新兴经济体如中国、印度的人可能会有不同的感受。但拉加德及埃利奥特感到悲观所根据的事实,却是不容忽视的。世界的失业人口高达2亿人,其中年轻人占了7500万。这“失落的一代”在世界观形成的人生阶段所面对的困境,将决定他们今后的心态。拉加德也说:“另外,过去几年除了收入最高的1%的人群,大部分人的收入并没有变化或在缩水。”
瑞士信贷《2014年全球财富报告》指出,包括不动产价值在内的全球财富中位数仅是3650美元;7万7000美元的身价就能晋升全球最富裕10%人口;79万8000美元就能成为全球1%最富裕人口。按照这个标准,全球一半的人口只拥有人类总资产的不到1%,但富裕的1%人口却占有全球48.2%的财富,其中最富裕的138人的财富总和,相当于全球一半的人口。彭博社去年12月30日报道说,全球400名超级富豪的总资产,在2014年一年间增加了920亿美元,达到4.1万亿美元。
财富的急速累积则快沦落为缺乏意义的数字游戏。被批评者指控因为觊觎中国市场无穷商机,娶中国老婆、在中国秀华语、招待中国主管新闻官员、“学习”习近平著作的面簿创办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去年7月24日因为公司股价一天内的涨幅,平添了16亿美元的身价,财富骤升到333亿美元。1984年出生的扎克伯格去年才满30岁,虽然富可敌国,却仍然汲汲营营要让财富翻倍。
对比顽固的失业和贫富悬殊现象,传统的经济数据同越来越多人的亲身感受日益疏离。经济增长率、股市起落、房地产价格高低,对于收入停滞不前或持续缩水的普罗大众,逐渐变得与己无关。“新平庸”对他们,尤其是毕业即失业或负债(大学学费贷款)的年轻一代,正成为生活与前景的残酷却真实的写照。美国脱口秀谐星罗克(Chris Rock)去年12月2日受访时说:“如果穷人知道富人的真相,大街上将出现暴动。”
占领华尔街、阿拉伯之春、太阳花运动、占领中环,在某种意义上就是罗克口中的街头暴动。但是世人对现状的感受,还没有形成突破现状的新意识形态,台上的精英不断宣传“一切如常”,更多的“量化宽松”配合“经济改革”,会让世界经济渡过难关。然而自2009年以来,为了爬出华尔街金融风暴废墟的谷底,欧美七大工业国的利率都低于1%,实际上等同于负利率——这是世界经济史前所未有的现象。所谓的复苏在即,其实也是谎言。被视为最能客观反映全球景气的波罗的海综合指数(BDI),在华尔街金融危机爆发的2008年,达到了1万1800点的巅峰,危机后的2009年1月跌破1000点;经过2010年短暂恢复到4000点后再度下滑,在去年5月以来一直低于1000点。但低利率所刺激的股市泡沫,却继续让少数人的财富膨胀。

贫富悬殊并非唯一的不公。因为无耻的贪婪而导致华尔街金融危机,让全球无数人倾家荡产的银行巨鳄,至今无一受到法律制裁,有些甚至重操旧业,靠旧把戏继续欺世致富。犹如堂吉诃德只身大战华尔街金融风车的美国参议员华伦(Elizabeth Warren),去年12月12日在参议院发表了被昵称为“受够了”(enough is enough)演说,抨击华尔街利益集团,尤其是花旗集团,如何绑架美国政治。她披露,美国三任财政部长以及联储局、贸易谈判办公室的主要官员,都来自花旗集团管理层。他们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削弱政府对华尔街的监管。
有论者说,这是个还没有自己名称的时代——在1989年共产主义集团崩溃,冷战已经结束了25年后,世界还处于“后冷战时代”。英国经济学者及独立咨询顾问舒特(Harry Shutt)去年11月27日写道,世界或许已经到了另一个当代人并没有意识到的历史时刻,就如200年前的封建贵族体制解体一样,若不及时改弦易辙,用更有持续性和平等的原则分配资源和财富,等待我们的,恐怕是黑暗时代的降临。

原载2015年1月4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