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2.0

美国与古巴在秘密接触了18个月后,终于在12月17日宣布关系正常化。这个外交突破因加拿大政府和教宗方济各居中斡旋而实现。美苏冷战所遗留的地缘政治残局,至此又少了一块,仅剩分裂的朝鲜半岛。
诚如奥巴马在宣布消息时所说,美国对古巴的禁运和制裁政策已经过时。在柏林围墙于1989年倒塌,东欧共产政权相继倒台,二次大战后接续的东西两大集团冷战,早已正式结束。
但是,几十年冷战所形成的国际格局,并没有一应终止。1960年代美军同越共在中南半岛的军事冲突,是冷战中重要的局部热战。美国和越南要迟至1995年才恢复邦交。中国也要到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才算走出冷战阴影,融入国际社会。
南美洲多个靠推翻左派社会主义政府上台执政的军人集团,因为冷战的结束,失去美国支撑而相继倒台。古巴的菲德尔·卡斯特罗,应该是该地区唯一长期对抗美国,却能持续执政的社会主义领袖。
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是20世纪下半叶最惊险的国际大事,华盛顿为了阻止苏联在古巴部署威胁美国安全的导弹,恫言将不惜一切代价。人类在自我毁灭的核子战争悬崖边,提心吊胆地过了13天。2000年公映的好莱坞电影《惊爆13天》,对此有精彩的演绎。
美国自1960年开始对古巴实行贸易禁运,从1961年起正式断绝外交关系,一直到半个多世纪后的2014年底,才改变政策,部分反映了导弹危机对美国集体心理的影响之深远。当然,美国国内关于改变古巴政策的辩论,在冷战结束后便持续不断,但真正实现,却得等到冷战结束的25年后。
主要的原因,同美国国内政治角力有关。以共和党为主的保守派,对中央情报局策划入侵古巴的1961年猪猡湾事件失败,一直耿耿于怀。敌视卡斯特罗的古巴移民,又逐渐在佛罗里达州形成政治力量,坚决反对同哈瓦那和解。刚暗示要竞选2016年美国总统的杰布·布什(第43任美国总统小布什的弟弟),就曾连任过佛州州长。
但民主党人则相对没有那么多意识形态包袱。奥巴马在2008年胜选后,便开始寻求突破。他首先宣布终止对约200万古巴裔美国人前往古巴旅行探亲和汇款等限制。五年后的2013年12月10日,在南非领导人曼德拉的葬礼上,奥巴马与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菲德尔的胞弟)握手,被舆论解读为体现曼德拉的和解精神,象征两国关系可能改善。
根据白宫的声明,两国关系正常化的措施将包括在哈瓦那设立美国使馆、开放商务和旅游往来、放宽旅游以及汇款限制、考虑把古巴从恐怖主义支持者黑名单除名、解除贸易禁运等。可是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已经扬言,将反对奥巴马的做法。
无论如何,美国同古巴关系的正常化应该是大势所趋。一方面,它意味着冷战遗留的篇章,又有一节被画上了句号。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显然对奥巴马的总统政绩,有名留青史的加分作用。
从美国的国内政治斗争观察,这反映了奥巴马在剩余两年的总统任期,试图要有所作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他已经在移民政策改革、气候变化政策、互联网管制和伊朗核谈判等一系列课题上,采取不顾国会反对的单方面举措。
但是,美古关系正常化,也存在浓厚的国际外交意义;而且它象征的不仅是美苏冷战的结束,更可能意味着新一轮大国博弈的开始。古巴的冷战历史地位,在于其扮演苏联在美国后院棋子的角色。苏联虽然瓦解了,取而代之的俄罗斯,在普京总统领导下,正同美国为首的西方社会针锋相对。
美俄先在克里米亚半岛斗法,后在乌克兰博弈,关系已经高度紧张。就在公布同古巴关系正常化之前,奥巴马宣布了对莫斯科新一轮的经济制裁,让俄罗斯国民经济雪上加霜。财经界已有阴谋论者指出,全球油价下挫,西方对冲基金和投资银行乘机阻击卢布,导致俄罗斯经济陷入危机,是美国对俄罗斯所发动的金融战争。
除了在欧洲边境举行军事演习作为反击,俄罗斯也计划重启在古巴的军事监听站。在古巴导弹危机后所建立的监听站,能收集美国海军舰艇包括潜水艇的通信讯号。美国缓和同古巴的敌对关系,或许将让俄罗斯的计划受阻。
一直扮演美国世仇角色的菲德尔·卡斯特罗刚在12月11日获颁中国的“孔子和平奖”,理由是他在处理与美国的关系时,没有使用武力和暴力解决争端,并在消除核战争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这个奖被视为是同西方的诺贝尔和平奖互别苗头,颁给美国的世仇,难免政治解读。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7月访问南美洲时,更与菲德尔·卡斯特罗会晤,盛赞他是“古巴革命和建设事业的缔造者、中古关系的缔造者”,并强调要“继承和弘扬菲德尔同志和中国老一辈领导人共同建立起来的中古传统友谊,为两国友好合作关系注入新动力”。习近平在2011年访问南美洲时也见了卡斯特罗。如果从美国“重返亚洲”的战略去比对,中国对古巴的重视,自然不无“礼尚往来”的外交战略意味。
另一部好莱坞电影《教父》的经典对白“keep your friends close but your enemies closer”(亲近朋友但更亲近敌人),或许可以形容美国改变古巴政策的作用。国际政治里没有永远的朋友或敌人,美苏冷战可能已经过去,但大国外交的刀光剑影,却以不同的形式继续下去。

原载《早报星期天·想法》2014年12月21日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