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树与乘凉

《21世纪资本论》作者、43岁的法国经济学家皮凯蒂(Thomas Piketty)日前在台北演讲,主张对高收入群体课重税,以减少“肥猫”为自己加薪的现象。83岁的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在座谈时,反对皮凯蒂对富人课70%所得税的主张。张忠谋表示,虽然“收入高的应该多付一点税”,但是公平的税制是扩大税基而非提高税率。他认为收入的高低由市场自由决定,并以自己为例子说,主办方请他来参加讲座给1万元新台币(约422元),相信皮凯蒂的价码会更高。
台湾记者报道:“皮凯蒂认为将薪资交给市场决定并不合理,并说很多公司的总裁薪水完全是看产业类别,而非绩效决定,他仍然主张税制应合理。针对张忠谋质疑的演讲费,皮凯蒂表示‘没有人跟我说来到这里会拿演讲费’,他说自己已经赚很多版税了,并不需要演讲费,假如有人说要给他也会拒绝。”
报道接着说:“他并提到过去曾经收到一封电邮,说要以一小时5万美金的待遇请他去演讲,他回应他并不需要,对方竟然马上提出要给他一小时10万美金。皮凯蒂痛批大企业宁愿花一小时10万请他去演讲,对自己公司内劳工那么苛刻,正是公司内部资源使用不均的问题需要检讨。此番言论马上引起全场观众热烈鼓掌,显示出观众对于公平正义的重视。”
经济全球化的确让资本占尽便宜。各国为了吸引投资,莫不用低税率作为奖励。政府的谨慎不无理由,因为跨境避税的管道越来越方便,对财富征税正变得越来越困难。此外,在一些民主国家,富人用金钱收买政客,直接导致了税率的不公。美国全国经济研究所(NBER)10月份公布的调查报告说,美国0.1%富裕家庭(约16万户)所拥有的财富,相当于全国90%家庭的总和。这现象是1930年代经济大萧条以来所未见,可是美国国会继续反对增税。
贫富悬殊所造成的不公不义,已经不仅是道德问题,更在世界范围内影响了各地社会的稳定。世界经济论坛(WEF)全球议程理事会11月7日发布的报告称,全球所面对的最大威胁是贫富不均。理事会的报告收集了1767名来自学界、商界、政府与非盈利团体领导人的意见。民调机构皮尤(PEW)10月公布的调查说,所有44个接受调查的国家,大多数民众都表示贫富不均是最大的问题。针对许多政府担心财富向海外转移避税,而不愿提高富人税率,皮凯蒂建议,对富可敌国者散布世界各地的财富课5%到10%的全球税。大部分经济学者都认为这并不实际,皮凯蒂自己也承认全球税是“乌托邦”。
可是,再不有所行动,贫富悬殊的社会秩序势必难以为继。刚闭幕的二十国集团布里斯班峰会,就在联合公报里提到要协力打击逃税行为。由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五国发起的自动交换银行信息协定,10月28日在柏林签署,包括新加坡在内的51个签约国家和地区同意,联合打击跨境逃税。一贯被富人视为逃税天堂的维尔京群岛、开曼群岛等都在协定上签字。以银行保密体系著称的瑞士承诺在2018年加入协定。这与皮凯蒂的全球税建议当然还有很大距离,可是方向不无一致性。
欧洲五国发起打击跨境逃税协定,与2009年欧元区爆发主权债务危机息息相关。欧洲大多数国家相继陷入财政困难,为平衡赤字所推出的撙节措施,进一步导致经济衰退;年轻人失业问题严重,平均为20%,一些国家如西班牙甚至有超过50%的年轻人失业,产生了所谓的“失落的一代”。要提振经济,创造就业机会,赤字累累的政府必须增加开支;相应的预算,则必然来自增税——打击逃税也就不言而喻了。
年轻人失业问题,是当前贫富不均现象的关键一环。皮凯蒂在其书中指出,工作的收入永远落后于财富钱滚钱的收益,生产力的提高将加速资本回报(也意味着财富的进一步集中);更糟糕的是,经济增长率越慢,财富反而更集中——无论景气好坏,富人的财富只会越来越多。除非是极少数的“富二代”,年轻人在这样的游戏规则里,再也不易指望靠一己的努力向上流动了。
这种世代间的贫富差距,恐怕更容易带来政治动荡。台湾的太阳花学运、香港的占中行动,都能看到大批对前景悲观的年轻人的身影。年轻世代的相对剥夺感,也会造成更大的社会危机。日本生育率持续下滑,已经威胁到其经济大国的地位。调查发现,日本1500兆日元(约16兆6870亿新元)的金融资产,50多岁以上的人口占有了超过80%,20岁至30岁的人仅有0.3%。这就难怪日本年轻人对未来普遍悲观,不愿结婚生育了。
新加坡管理大学董事会主席何光平日前建议,组屋定价不能偏离年轻人的收入太远,正碰触了问题的核心。由不断上涨的私人产业价格来决定本地房价走势,结果必然是财富的世代转移——从还在创业的年轻人手中,转移到坐拥房产的中高年龄层。年轻人脚跟还未站稳,甫买房就得背负一辈子债务,显然并非国家之福,也非长久之计。国家发展部长许文远最近表示,新组屋的售价将更贴近居民收入水平,确保不会超过中位数年薪的四倍,毋宁是正确的方向。
前人种树,不就是为了后人乘凉。颠覆这一自然规律,后果难以想象。

原载2014年11月23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