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道自在人心

“人神共愤”,这是我转帖早报报道越南游客跪求黑店老板退款的新闻后,社交媒体圈内一名朋友的留言。其措辞或许激烈,却代表了人们对新闻事件所揭露的不公现象的普遍心声。

从早报众多的读者来函,以及网络上对无良店家的口诛笔伐,以及不少热心民众主动出钱帮助受骗的越南游客,新闻事件显然触犯了人们心里的正义感。但是在这激烈的义愤背后,恐怕也不无国人就当局任由同类欺诈行为一再发生,事后却对不公不义表现得束手无策,或以法匠的态度,对条文作迂腐饾饤的解释,辩称受害者盲目签约也有责任云云,对正义得不到伸张的无奈甚至焦虑感。有网民对奸商人肉搜索,在网上公布其私人资料,或用近乎骚扰的方式报复,多少透露了对公权力无能的不满。
从黑店前雇员爆料称,每月佣金或高达2万元,并揭露东家行骗伎俩的细节,一般人不难得出结论,店家最初就不准备正当做生意。早报11月1日《站长的话》以“诱饵掉包手法”(bait and switch)形容这种勾当,虽不中不远矣。但是,店家不断行骗,媒体多次曝光,法律不但无可奈何,反有成为商家持续嚣张的挡箭牌(行骗伎俩之一是顾客发现签约上当后,商家竟然以报警来威迫受害者接受不公平交易)。这种直接挑战社会公义的行径一再得逞,骗子逍遥法外,是可忍孰不可忍?
正义是任何文明社会最核心的价值,否则就会沦为人将相食的野蛮世界。对公平正义的要求,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儒家的“性善论”不妨也可以这样去理解。孟子说:“人之异于禽兽者几希?”人与禽兽的细微差别,正在于人有天然的道德感。科学家最新的研究也发现,这种天生的道德感不仅内在于人,更存在于动物界。荷兰著名心理学家、动物学家和生态学家,著有《黑猩猩的政治》、《灵长类动物如何谋求和平》等书的弗兰斯·德瓦尔(Frans de Waal)2012年11月在一个讲座上指出,灵长类动物与一些哺乳动物同人类一样,都拥有同理心、合作意识、正义感,以及互惠互利这些支撑道德生活的基本元素。
本栏在去年1月6日就提到:“在一个著名的实验里,科学家把两只僧帽猴(capuchin monkey)放在两个相互看得见的笼子里,用平淡无味的黄瓜作为奖励,让它们把小石子交到实验者手里以换取黄瓜。如果待遇一样,即使要它们连续做25次它们也很乐意。接着,实验者给左边笼子的猴子黄瓜,却给右边笼子的猴子甜美的葡萄作为奖励。左边的猴子吃下第一片黄瓜,可是当它发现邻居做同样的工作,却获得更好的奖励时,便把黄瓜丢还给实验者以示抗议。更惊人的是,在对黑猩猩做同样的实验时,拿葡萄的黑猩猩在发现不公后,就拒绝接受奖励,一直到同伴也得到葡萄为止。”
由此不禁联想到同事最近在讨论如何翻译“meritocracy”时,认为前辈吴俊刚先生文章里采用的“唯才是用”甚为贴切。他是借曹操《求贤令》的“唯才是举,吾得而用之”灵活变化而来。Meritocracy被奉为新加坡建国大原则之一,但是中文常用的“任人唯贤”,并没能准确地传达个中意思。一些政治领导人鉴于社会贫富悬殊,以及社会流动性趋弱等现象,先后提出“compassionate meritocracy”(译为“温情的任人唯贤制度”)、“meritocracy through life”(译为“终身尚贤制”),进一步造成中文翻译理解上的困扰。关键就在于“meritocracy”的英文原意,指的是个人通过自己的努力和本事,而不是靠人脉、财富、家庭背景,去获得他们的社会地位与报酬,成为所谓的精英人才。新加坡对于人才的定义,尤其注重其学业成绩所代表的智力和才干。换句话说,“贤”或道德修养,并不在“meritocracy”的基本概念里,只是因为华人传统上强调“德才兼备”,才以“任人唯贤”对应之。
“德才兼备”当然是个理想状态,可是就如《求贤令》所指出的,有道德修养的人未必具备治理国家的才干,有才干的人未必有道德修养。曹操因为东汉末年天下大乱,朝廷亟需人才,所以在用人时宁可牺牲道德要求,选择才干。在注重“义利之辩”的儒者眼中,这当然是极大的错误。道理也不难明白,第一,如果掌握社会资源的精英自私自利,不公不义的情况就容易发生,就如孟子所说的“庖有肥肉,厩有肥马,民有饥色,野有饿莩,是率兽而食人也”。第二,自以为凭个人的努力成为精英者,会鄙视普罗大众的“失败”为“咎由自取”,不像精英自己那么努力奋发,所以也不会对社会弱势与不幸群体抱有同情心。“温情的任人唯贤制度”之所以被提出来,其来有自。
另一位朋友针对黑店新闻在社交媒体圈的留言,因而值得玩味。她说:“如果医生、律师、证人可以随意地收费百万元,小混混借苹果手机、利用合法的‘合约’又为何不可?”公道自在人心,而社会精英有表率作用。“正其义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当“meritocracy”真正是“任人唯贤”时,黑店奸商也就难有立锥之地了。

原载2014年11月9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得鱼忘筌, 新加坡,时事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公道自在人心 的回复

  1. Pingback: 公道自在人心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