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化的人口政策

外籍配偶,它既属于人口政策的范围,也与人力政策密切相关;但归根结底,它却是影响新加坡公民的个人和家庭幸福,越来越举足轻重的因素。这些外籍配偶属于特定群体,主要指嫁给新加坡公民、来自发展中国家、教育程度相对不高的年轻女性;娶他们的,主要也是中低收入、年龄偏高、本地女性不青睐的新加坡男性。以前,为了防堵前者通过假结婚的后门,在本地取得合法身份居留,对她们采取了严格的管制;如今,无论是出于人口增长政策的考虑,还是缓解人力市场供应的需求,开始放宽管制,其结果却能造福相当一部分的国人。
政策改变背后的工具理性思考,并不难理解。从人口战略看,出生率持续低于2.1的替代水准,使得人口结构老龄化且最终萎缩,成为威胁国家存续的最大挑战。鉴于生活费高涨、教育竞争压力巨大、自由主义价值观流行,年轻人不再自然遵循结婚生子、成家立业的生命规划,导致生育率长期徘徊在1.2左右。所以,政府提高生育率的目标,也仅敢设定在1.4到1.5而已。引入外来人口,成为了为数不多的政策选择。
但是,这个政策选择本身的政治敏感度极高,实施起来也面对诸多问题。替代人口的新移民必须是年轻的,但又不可能让其带着自己的年长父母一起移民(因为这将加速本地人口结构的老龄化);相异的成长背景,同本地社会毫无任何感情联系的新移民,更造成所谓的融入问题。开放外籍配偶,正好一箭双雕。这些新移民不是孤单地融入社会,而是首先融入本地家庭,具备更多情感资源。此外,她们可能还愿意多生儿育女,有利于整体生育率的提高。
从人力战略来说,政府收紧外劳的做法,其经济效应已经出现。劳动市场供应的短缺,不但推高了经营成本,更让许多高度依赖人力的企业难以为继。本地多家老字号的餐馆相继停业,主要都是因为请不到人手。长期习惯了外来廉价劳动力的业主,一值无法提高生产力,于是不但企业界哀鸿遍野,连新加坡的国际竞争力排名,也开始出现警讯。虽然新加坡今年第四次保持世界经济论坛(WEF)全球最具竞争力国家的亚军地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0月18日的报告却警告,新加坡减少依赖外劳的计划,在近期将削弱其竞争力及增长潜能,同时使到核心通货膨胀率继续偏高。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放宽外籍配偶的做法,难免会被视为给外来劳动力的输入开启后门。新措施不但让外籍配偶更快获得长期居留权,她们也因此更容易在本地找工作。而且,由于她们的新加坡公民配偶身份,在就业市场不再被当作是“外国人”,不会被算进外籍员工配额,雇主也无须为他们支付外劳税。在这个意义上,她们确实会增加本地劳动力市场的供应。从微观的角度看,由于丈夫的收入不高,允许这些外籍配偶就业,有助于帮补家用,减轻这些家庭的生活压力。
长期的社会趋势,也可能会让更多学历高的本地男性公民,考虑迎娶外籍配偶。2012年,本地非在籍学生的受教育水准,在25岁至34岁这个年轻组别,女性大学毕业生的比例已经高于男性(51.9%比46.4%)。统计表明,高学历女性单身的概率普遍较高。一旦这些大学毕业的男性因为忙于事业,在步入中年后还未能成家,他们的婚姻选择将更少。这时就不能排除他们也会把目光,放到原本属于低收入男性群体的外籍配偶。
限制这类外籍配偶的顾虑其实都还存在——关于邮购新娘的道德争议、可能涉及的人口走私贩卖、假结婚真卖淫的乱象、对人口结构和种族比例的影响——但也正是这些顾虑,长期牺牲了中低收入男性国人的婚姻幸福。高收入男性国人在本地的“婚姻市场”本来就有较高的竞争力,就算他们迎娶外地人,一来对象可能也有高教育程度或收入,二来由于丈夫有足够的经济条件,其外籍配偶不会成为社会负担。这两点都让他们的外国妻子,无须受外籍配偶政策的管制。这样的现状,造就了婚姻上的阶级性和不平等;改变它,无论原因如何,就是仁政。
根据统计局2012年的数据,在35岁至41岁的男性国人当中,有高达41.4%仅有中学或更低的教育程度(统计局来函指正,应为“在35岁至44岁的男性国人当中, 有高达25.8%仅有中学或更低的教育程度”)。2013年的数据则显示,年龄介于35岁到39岁、中学教育程度或更低的新加坡男性,有35%还是单身(统计局来函指正,应为“年龄介于35岁到39岁、中学教育程度以下的新加坡男性, 有35%还是单身”)。2013年1月公布的《人口白皮书》说,40%的国人与外籍配偶通婚,这类型的婚姻在2011年就有9000对。白皮书表示:“为了防止公民人口萎缩,我们每年将接纳1万5000到2万5000名新公民。”
政府在10月24日宣布修改外籍配偶政策,从明年1月起,外籍配偶在婚前就可以预知能否在本地长期居留,婚后也可更容易找到工作。作为配套措施,两家家庭服务中心也将从今年12月起,为外籍配偶提供婚前预备课程及婚姻辅助计划,协助她们掌握适应新加坡社会所需的社会资源。“贫贱夫妻百事哀”,不容否认,低收入家庭本来就需要承担更大的生活压力,婚姻破裂的概率也相对高。减轻外籍配偶长期居留的不确定性,增加她们的工作机会,给她们提供额外的精神支持和辅导,都有助于增强这些家庭的凝聚力。善待这些外籍配偶不仅是人道上的义务,毕竟,她们都将是下一代新加坡人的妈妈。

原载《早报星期天·想法》2014年11月2日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得鱼忘筌, 新加坡,时事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人性化的人口政策 的回复

  1. Pingback: 人性化的人口政策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