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道如何可能?

新加坡南洋孔教会为庆祝成立一百周年,于9月18日举行国际儒学研讨会“儒学与国际华人社会”,邀请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兼国防部第二部长陈振声为嘉宾。陈振声在致辞时,以华语发表了12分钟的即席演说,提到了建国一代配套的意义。他说:“对很多人来说,建国一代配套是为了给年长者打造安心的家园,让他们不用在年长时为医药费而烦忧。不过其实,整个建国配套有更深一层的意义,那就是孝。政府希望我们的年轻一代饮水思源,孝顺年长一辈,孝顺为我们的国家做出贡献和牺牲的一代。这种精神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

孝道是中华文化的核心精神,自汉武帝崇尚儒学,信奉儒家的“孝治”政治理念,非但东西两汉都号称“以孝治天下”,中国历朝历代也莫不尊崇孝道。古文名篇、被南宋谢枋得《文章轨范》盛赞“读《陈情表》不哭者不孝”的西晋李密佳作,就提到“伏惟圣朝以孝治天下”;一直到《大清律例》,还有“恶逆”、“不孝”等罪,具体规定到“凡子孙殴祖父母、父母,及妻妾殴夫之祖父母、父母者,皆斩。杀者,皆凌迟处死”。可见孝道并非只是“价值观”,更是成文法典里明确规定的伦理责任。
这表明,孝道作为华人普遍的身份认同基因,是个非常错综复杂的历史文化现象,其中的因果关系并不容易厘清——是因为孝道作为核心道德观念,而最后被赋予法律和制度上的崇高地位,还是因为朝廷的强力推行,才形成规范公共生活的意识形态;两者的互为因果,恐怕才更接近事实。但可以肯定的是,孝道的核心文化地位,离不开政教合一的政治传统——朝廷不只有统治的责任,还兼顾教化的义务。“以孝治天下”,正体现了这种政治传统。在政教分离成为金科玉律的世俗化年代,政府要鼓励孝道的推广,就得面对这“先天不足”的条件。
诚如陈振声在致辞时所暗示,儒家思想不时给人以“毫无用处”或“老套”的错误印象。他希望南洋孔教会能够继续将儒家思想发扬光大,让它不止于是华人的传统文化,而是能够将它推广到本地的主流社会。这又避不开第二个条件不足的困境——陈振声坦言,在英文主导的大环境下,将儒家思想推广到主流社会并非易事。1980年代教育部课程发展署编写《儒家伦理》,以及相关的“亚洲价值观”大辩论,其中的荣辱毁誉,殷鉴不远。
孝道一再出现于公共论述,当然与社会现状有关。人口结构老龄化,正引发越来越多的社会问题。目前闹得沸沸扬扬的外籍导游涉嫌失信本地老妇案,就因为涉及数千万元的财产,而格外引起国人关注。这与建国一代配套所要应对的问题,恰好相反。配套要照顾的是努力了一辈子,却仍然无法养老的低收入群体;但家境富裕的建国一代,却因为缺乏亲人的关爱和保护,加上坐拥巨额财产,同样陷入被外人觊觎的“怀璧其罪”的险境。其他争议不断的课题,如公积金终身入息计划、终身健保等,莫不源于老人因家庭伦理弱化而失养的社会现象。
政府并非没有做出尝试,早在1995年11月就通过《赡养父母法令》,设立赡养父母总监,明文规定子女对父母的法律义务。由于弃养父母的现象并没有改善,以至于李显龙总理在2009年的国庆群众大会上表示,政府会研究如何强迫孩子负起对父母的责任。2010年《赡养父母法令》在国会修法,父母得采用类似向离异配偶追讨生活费的机制,向不孝子女追讨赡养费。这似乎都与孝道有关,但也与孝道无关。孔子就说过:“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尽孝必须是出自内心的感恩崇敬之情,否则与喂养宠物又有什么分别呢?
孝道的意义,其实不仅限于父母和孩子的关系。《孝经·开宗明义章》曰:“夫孝,始于事亲,中于事君,终于立身”,孝顺父母只是个人道德生活的起点,还关系到社会与国家的伦理。推广孝道,不应仅着眼于解决眼下老人失养的社会问题,更必须作为普遍的社会道德意识,因为这牵涉到社会的本质。陈振声提到的“饮水思源”,确实切中了关键,要从对父母感恩,学习对社会国家感恩。同理,社会的共善,要建立在个人之善的基础上——有权位的人尽孝,便也学会体恤社会上不幸的一群,而善用自己的影响力去帮助他们;一般人尽孝,便也学会照顾自己的健康不让父母担心、爱惜自己的声誉不让父母丢脸、勤俭持家以赡养父母。
《赡养父母法令》因而非但是亡羊补牢的无奈,更可能颠覆了孝道,因为它把亲子人伦异化为利益关系。这种对父子之道的理解,主要是建立在现代人的平等观念,以及权利意识之上的。孝道的伦理意义,要求的更多是人的社会责任意识。儒家的人伦观念,尤其反对齐头式的平等,儒家主张的“父子有亲、夫妇有别、长幼有序”,强调的正是处于不同的社会身份,所应扮演的社会角色以及肩负的社会责任。
所以,推广孝道的第三个“先天不足”,在于权利意识的盛行。权利必然是“自私”的,首要是在意自己如何不会吃亏;而不会是“利他”的,去关心自己如何履行对他人的义务。社会上当然还有很多孝顺的子女,但是这与孝道乃至儒家思想作为社会主流,还不是同一件事。

原载《早报星期天·想法》2014年9月21日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新加坡,时事 and tagged ,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