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太阳花学运的一些思考

 

美国教育学家兼哲学家博德(Boyd Bode)说:“民主即一种生活方式”,台湾关于是否要同大陆签署服务贸易协议(简称“服贸”)的激烈对立,或许是一生动注脚。3月18日晚一些大学生突然占领立法院,抗议执政的国民党试图强行通过服贸,所引发的全民大辩论以及抗争——3月29日反对学生行为的“康乃馨运动”数千人举行示威;3月30日10万人上街游行“反服贸”——为关心台湾民主发展和意义的各方,提供了难得的民主思辨。

这场政治事件,已经从原本关于服贸对台湾经济、社会与政治利弊的辩论,深入到学生非法占领立法院(以及3月23日造成暴力冲突的占领行政院)的行为,在民主运作里的正当性,乃至于作为公民的个人,该如何对待甚至判断其中是非的义务。企图从中收割好处的政治人物始终不易得逞,反映了本次“太阳花学运”的自发和自主性;社会的广泛关注和参与,也凸显其草根民主性质。质疑民主的人士,自会把整件事当作印证其立场的最佳教案;但反过来看,这一逼迫台湾社会集体反思的事件,却堪称是一堂全民民主课。

因学生占领立法院举动的强度惊醒了台湾社会,让服贸如何影响台湾未来的深远意义,成为每个台湾人都必须正视的议题,就这一点,学生的作为不无积极意义;当然,他们的行为违法也不容否定。同时,占领行动的积极意义并不能豁免他们的法律责任。从台湾舆论的激辩中,不难发现一个有趣现象:支持服贸的不一定都否定学生的做法;反对服贸的也不一定都赞同学生的行为。这或许表明,民主政治的任何重大公共课题,都不是简单的是非题,因为任何政策对不同群体影响不一,强调尊重多元价值的民主,没有一方可以自认完全代表真理。

所以,妥协就成为民主顺利运作的必需品。服贸争议之所以演变成占领立法院的过激群众运动,正是因为台湾朝野政治人物不知妥协,不是运用全面杯葛国会议事程序的做法,就是采取蔑视正当审查的偷袭方式,导致对体制流程丧失信心的学生和民众以身试法。当然,政治妥协有许多前提条件,包括社会对重大价值如法治、容忍异议、公平正义等有基本的共识;知识界有肩负起社会良心的道德责任感,不因个人立场颠倒黑白;司法体系独立运作;媒体没有被意识形态绑架等等。台湾各界在两岸关系立场上的鸿沟、政治长期介入司法、部分学者根据自身的政治立场发言、媒体被商业利益侵蚀专业操守,都是其民主运作一直诱发大规模群众运动的肇因。

从1987年解严后的野百合学运开始,台湾不时都会因政治对立而爆发群众抗议运动。本世纪规模最大的两场,一是2004年2月28日由执政民进党发动的百万人“手护台湾”,用公投绑总统大选的群众上街;二是2008年3月10日由民进党前主席施明德发动的百万人“天下围攻”、反对陈水扁贪腐的红衫军运动。包括3月30日的大型群众示威抗争,都是在承认现有体制合法性的前提下举行,并非暴力革命。这也说明民主所必须的言论自由,具有多种形式——上街示威抗议,也是正当的舆论表达自由。

但是,动员群众上街表达异议,进而影响社会正常生活秩序,甚至是激进如占领立法院,挑战的却是民主体制里同样重要的法治价值。以本次学生占领立法院、行政院为例子,若以体制失灵来正当化占领行为,包括提出“公民不服从运动”的论述作为辩解,则有掉入“只要目的正当,可以不择手段”这个道德陷阱的危险性。3月29日的“康乃馨运动”,标榜的正是要向学生讨回立法院,因为学生不能代表全民,而立法院却是全民所有。

“太阳花学运”虽然打破了台湾传统的蓝绿分歧——反对总统马英九政策的人不必然支持学运——却再次让台湾社会陷入过去强烈的政治化氛围,意见对立的家人朋友在互联网上反目。情绪的高昂显示了议题的重要性,促使各方在道德上显露了自以为是的倾向。这或许反映了把“民主”绝对化的弊端。民主或许是“最不坏的制度”,一旦意识形态化为绝对价值,同样会伤害公共道德、撕裂社会。当各方都以“反民主”指控对手,民主所保障的自由多元价值也就被颠覆了。

“数人头”当然比“砍人头”文明,但多数决仅意味着决策符合更多人的利益,不等于是最好,甚至是符合公义的决定——民主选举产生的是最受欢迎的领导人,但不保证其执政能力甚至是个人德行就称职。这恐怕是民主最大的无奈。此外,其相对的低效率、运作时的彼此掣肘和相互对抗,都是天生的本质;而且,体制通过选举来自我更新的优点,也非绝对保障。服贸之寸步难行,台湾之政党轮替后的现状,都是确证。可是民主却又是全球大多数国家的民众所推崇的政治制度,这或许表明人总对主宰自身命运的渴望,哪怕这也可能是虚妄。

回到具体的服贸协议,激烈对立背后的关键因素,当然是中国大陆的巨大身影。签署服贸,台湾经济将进一步依赖大陆,最终丧失自决的保障;不签服贸,则恐会削弱台湾的国际竞争力,最后一样无力保持自治现状。这可能是台湾持不同立场者默知的两难。太阳花学运的持续发酵,却正好证明民主确实是一种生活方式——今天的台湾人再怎么激烈地同政府抗争,都不必担心会面对军队和坦克。当台湾人看到接受大陆经济好处的香港今天的处境,如何力保既有的生活方式,吊诡地成为这场大辩论里可能的唯一是非题。

新加坡社会正走向多元价值,尤其是年轻国人,更加注重独立思考且不吝表达,对由上而下的政治产生抗拒心理;互联网上就公共议题众声喧哗的激辩,更如每日家常。他山之石,可以攻错,太阳花学运经验的启示在于,当面对重大分歧,我们是否有足够的民主素养,去迎接没有简单答案的非是非题?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News and politics, 中国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