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外交的未知数

作为东南亚幅员最大的国家,印度尼西亚在区域外交上一直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重创印尼经济,最终导致政治强人苏哈多在次年下台,开启了动荡的民主化进程;亚细安也因此一度陷入群龙无首,在国际政治舞台面临边缘化的危险。印尼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印尼在近10年逐渐巩固了自身的外交地位,但是这个优势,恐怕很快又要面临挑战。

历任了哈比比、瓦希德、美加华蒂之后,印尼的国内局势逐渐走上稳定的正轨。自2004年第六任总统选举开始,总统和副总统不再由印尼人民协商会议选举产生,改由全国直接选举,每任五年,只能连任一次。军官家庭出身的尤多约诺以正直的个性和精彩的演说能力,在2004年总统选举中击败前上司美加华蒂,出任首届民选总统。

尤多约诺在2000年以四星上将军衔退役,之后在瓦希德内阁任矿业部长、安全及政治事务首席部长。2001年他因为不服从瓦希德命令,拒绝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而辞职。2002年他受美加华蒂总统任命为政治及安全事务统筹部长,负责打击峇厘岛恐怖袭击后的反恐工作,开始获得国际媒体的关注。

丰富的从政经历,让尤多约诺为总统的重任做好充足的准备。他在任10年期间,印尼经济和社会发展得到良好发展,中产阶级兴起,国内消费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国民经济总量跃升全球第16位,在国际上也更有影响力——2013年访问印尼的世界领袖多达17个,其中就包括中国国家主席、美国国务卿和日本首相。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更在峇厘岛举办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峰会上,发表了重要的外交政策演说。

尤多约诺的个性,一定程度上决定了这10年印尼外交的基调。他在自传《总有选择》里说:“一个领导人必须立场坚定,但保持理性。”这在去年两场印尼外交的危机处理中显露无遗。去年中,在印尼的企业非法烧芭,引发邻国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烟霾污染,也让三国的关系一度陷入紧张。

尤多约诺否决了阁员一开始拒绝认错的立场,亲自上阵。他于去年6月24日在总统府举行通过电视直播的记者会,指霾害是“天灾人祸”,苏门答腊的风将烟霾吹向了新加坡、马来西亚和菲律宾。他说:“就这件事,我身为总统愿道歉,尤其是对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希望它们能谅解。印尼也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我们会负责任地克服问题。”三国随后同意设立联合机制管理霾害,成功地化解了纠纷。这场危机处理,也确立了印尼作为亚细安传统老大哥地位应有的道德权威。

去年底,美国中央情报局前雇员斯诺登爆料称,澳洲情报机构曾于2009年8月对尤多约诺的手机进行了15天的监听。同时被监听的还有印尼总统夫人、副总统、前副总统、外交事务发言人、安全部长和信息部长等。尤多约诺与外交部长马蒂在事件中表现沉稳,在澳洲总理阿博特公开道歉之前,宣布召回驻澳大使、中止与澳洲的联合军事演戏,暂停在打击船民偷渡方面与澳洲的合作等一系列反制措施。

事件在阿博特最终声明,今后不再做出伤害或困扰印尼的举动,以及印尼对声明表示欢迎后,双方均保留颜面的情况下收场。中国崛起对东南亚地缘政治所带来的变数,使得雅加达必须周旋于中美之间,维持区域的战略平衡,并保障印尼的区域大国地位和利益不受影响。作为美国在亚太的亲密军事盟友,并且又是印尼的近邻,澳洲对印尼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何在窃听纠纷中同澳洲斗而不破,攸关国家战略利益。尤多约诺在监听纠纷中进退有据,基本在不伤害外交战略利益的前提下,维护了国家的尊严。

印尼去年相对显眼的外交主动,则是提出了《印度太平洋条约》的概念。外交部长马蒂在8月透露,印尼向亚洲太平洋区域国家提议签署《印度太平洋条约》(Indo-Pacific Treaty),承诺和平解决彼此的纠纷而不诉诸武力。这是因为印尼和其他亚细安成员国处于印度洋和太平洋区域风卷云涌的时局中心,一旦发生武力冲突就会被波及,因此必须预先提出一个可防止和解决冲突的机制。他表示,各国都不反对。

很显然,提出这个条约是着眼于东北亚三国的岛屿主权对抗,还有中国同数个亚细安成员国在南中国海的主权争议。身为亚细安最大的成员,又与美国、中国、日本保持有好关系的东南亚大国,印尼无疑拥有极大的战略空间及优势,去主动倡议攸关整个区域安全的解决办法,进一步强化自身的国际地位。

外交表现恐难以为继

然而,尤多约诺为印尼所奠定的外交资本,恐怕要面临难以为继的困惑。在完成了两任10年的总统任期后,他依法必须让贤;但是在现有的总统候选人当中,至今还看不出足以继承其衣钵者。

印尼总统选举将在今年7月举行,而4月则举行国会选举。目前在民调中遥遥领先的,竟是还没有被党内推举,自己也没有表达参选意愿的斗争派民主党(PDI-P)热门总统候选人、雅加达首都特区首长佐科(Joko Widodo)。多项民调均显示,佐科的支持率远超过排名第二的大印尼运动党(Gerindra)党魁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好几倍。普拉博沃是苏哈多的前女婿。排名第三的是苏哈多时代的执政党戈尔卡党(Golkar)主席巴克里(Aburizal Bakrie)。尤多约诺所属的民主党,至今还没有提名候选人。

佐科代表了新型的政治人物,他缺乏显赫的政治家族背景,也没有雅加达传统政治精英的撑腰,因而选择绕过政党组织直接诉诸选民,勤走基层,展现亲民和清廉作风,靠个人魅力及网络社交平台赢得民众的支持。他在担任中爪哇的梭罗市市长期间,就是凭着这些特征建立了政治威望,并在2012年脱颖而出,以大黑马姿态赢得首都特区首长选举。

佐科的民望,不少来自于印尼选民对于政坛贪污腐败的厌恶。因此,如果他最终成为下一任总统,选民对他的期望必定聚焦于诸如革新吏治、整顿经济、改善治理等内政问题。佐科缺乏国际外交经验是个不争的事实,而他个人对外交的兴趣和能力也还是个未知数。他如何推动印尼外交,在复杂的中美大博弈里维护国家利益,至今是个很大的问号。

普拉博沃在从政前担任过印尼特种部队司令,因为在时局动荡的1990年代末,涉及民主人士和异议分子的失踪案件,被迫提前退役。与前强人苏哈多的姻亲关系,在印尼当下的社会政治环境里,未必一定能转化为政治资产。他就一直以政治“圈外人”自居,攻击精英阶层的腐败和无能。他在去年8月于新加坡的一场公开演讲中表示,希望能延揽佐科作为副总统搭档。在民调的残酷现实面前,这无疑是异想天开。在同一场演讲里,针对关于他军方经历和民族主义倾向的提问,普拉博沃自认是一个务实主义者。

由于近六成的印尼选民还处于观望状态,谁将出任下一届印尼总统仍然难以确定。可以肯定的是,第七届印尼总统将面对艰难的外交挑战,其表现也将影响区域的安宁及稳定。

本文在腾讯网和早报网同步刊发。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News and politics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