损不足以奉有余

在前年抛出“第二次经济重组”或所谓的“休克疗法”震撼弹,主张让月薪少过1500元的低薪工友,三年内每年加薪15%(第三年20%),月薪1万5000元以上的高薪人士三年冻结加薪后,知名经济学者林崇椰教授日前在其新书《新加坡全国工资理事会:知情者观点》的发布会上,再度为民请命,呼呼工资会探讨雇主为低收入工人缴交更高额公积金的规定。高龄81岁的林崇椰也建议,延长法定退休年龄。这一方面是由于本地劳动力短缺现象日趋明显,另一方面恐怕也是因为随着国人的寿命不断延长,个人储蓄未必足够让他们颐养天年。

林崇椰所关心的问题,无疑是低收入群体生活水准持续下降的困境。与此相关的,则是高收入群体越来越富裕。在经济上,这表现为工资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相较于资本收益的持续萎缩——乐施会(Oxfam)1月20日公布的报告显示,全球最富裕的85人所拥有的财富,相当于世界收入较低的另一半人口的财富总和。在社会上,这表现为贫富差距的扩大及民怨的累积。世界各地自从2008年华尔街金融风暴后,由美国所开启的“占领华尔街”,号召社会99%向1%的富人抗争的社会运动,陆续在全球风起云涌,至今方兴未艾。

宗教和世俗界的两位领袖——教宗方济各与美国总统奥巴马——相继就贫富差距扩大现象提出警告,认为这是人类所面临的最大威胁,并要求各方正视问题。代表全球精英的世界经济论坛1月16日也表示,不断扩张的贫富差距,将构成未来10年国际社会最大的威胁。一些政府已经开始行动,中共三中全会提出的深化改革,其中正是着眼于扭转贫富差距扩大的趋势。香港特首梁振英今年的《施政报告》,就引发了港府是否已经开始走向福利主义的道路。

面对同样问题的新加坡政府也正进行调整。自去年预算案提出“包容性增长”,要“重新分配”财富,让中低收入者获得更多利益的施政精神后,当局在医疗、住房、交通、社会保障等民生领域,采取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尚达曼所形容的“中间靠左”路线,更注重社会平等,让政府在提供社会福利方面扮演更积极的角色。无论是扩大公共交通补贴的社会对象,放松获取医疗津贴的条件,在行政上加快低收入者的提薪速度,都跟之前提倡市场原则,相信“滴涓经济效应”能自动惠及全民的做法南辕北辙。

但这毕竟是事后的补救,虽然能缓解低收入群体的生活压力,却还不是治本之道。为难之处在于,贫富差距的祸根,可能是在政府鞭长莫及之处。当局至今一贯的论述,就是要借提高生产力来持续提高国人的工资;但截至2009年的10年劳动生产力,每年增长率仅约0.8%,根本无法支持能抵消通胀率的加薪幅度。这或许有在地的因素,却也不能忽视全球化的大趋势。最新一期的《经济学人》杂志报道,科技的突飞猛进已经对就业和工资造成海啸般的冲击,非但旧的岗位急速消失,收入也因为知识鸿沟而持续扩大。

报道引述美国经济学家泰勒·考恩(Tyler Cowen)新书《平均时代的终结》(Average Is Over)所提出的悲观预测。考恩认为,信息革命将劳心者与劳力者的分化进一步拉大,工人必须具备使用复杂机器的能力;管理人员必须能掌握更复杂的生产资源分配能力,高端经理人变得关键,中层管理的传统白领岗位因而将消失。这将迎来一个“赢者全拿”的社会,保障社会稳定的中产阶级恐怕会走入历史,社会高收入的1%跟其余99%的对立会更绝对。

与此相关联的社会趋势,则是《大众的反叛》。这是20世纪西方最重要的公共型知识分子、西班牙思想家加塞特(José Ortega y Gasset)在1929年所撰写的专著的书名。加塞特指出,公众将逐渐取代传统的社会精英,成为社会文化各个领域的支配力量,他们非但垄断了社会的话语权,更容易形成“大多数的暴政”。他说:“这已经不是聆听的季节,相反的,这是褒贬的时刻,宣判的时刻,发表宣言的时刻”。大众不止不再相信精英的专业意见,作为一种反叛行为,他们只相信大众本身的看法。

只要看看互联网2.0时代的现象,就必须惊叹加塞特的先知先觉——亿万用户各别140字的推特评论,足以凝聚某种集体意见,无论是时尚流行还是政治倾向;网路电子商务钜子亚马逊公司(Amazon.com)的畅销书销量,受读者留言的影响远高于专业书评;美国杂志《大众科学》网站决定停止让网民对网站文章和报道留言,以免恶意的言论破坏网站内容的诚信度。主编拉巴尔(Suzanne LaBarre)说:“留言对科学有害”……

参加韩国选秀节目的21岁本地女生许怡心,在YouTube上载14分钟视频,抨击本地教育导致国人缺乏创意、思想狭隘,坦言不以身为新加坡人为荣,引爆网络争议,竟也获得不少赞美;虽然不一定非要有政治上的联想与解读,却多少带有“大众反叛”的色彩。观照世界其他地区所出现的经济分化,以及政治观念对立同步发生的现象,所导致的治理困境的威胁,“休克疗法”恐怕还不足以应对贫富差距日益严峻化的巨大挑战。

原载2014年1月26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新加坡,时事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