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骚乱的两种世界观

国人对于小印度客工骚乱感到震惊之余,后续的反应基本呈现了两种对立的立场,也代表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世界观;哪一种最终占上风,为大多数国人所认同,或将决定国家未来的走向和社会的本质。

一些喜欢思考的人对事件的本能反应,就是去追究原因,而且这个探索过程犹如给洋葱去皮,层层剥析。小印度人潮拥挤、当地秩序长期混乱、不少客工不时酗酒殴斗等表面现象,并无法完全解答他们的疑问。于是,人性基本的生理及心理需要、客工的劳动权是否得到足够的尊重、社会平时对客工的偏见和歧视有多严重、国家经济体制对外劳的依赖程度有多深、人口政策背后的功利思维等等,都被拿来解释甚至正当化骚乱的爆发。

按照这种思维方式,当局强调骚乱仅是少数醉酒乱性的客工所造成的孤立事件,进而宣布在小印度划出禁酒区、增加电眼的安装、强化警察巡逻、取消载送外劳往返宿舍与小印度之间的私人巴士服务等一系列快刀斩乱麻式的措施,在他们看来非但治标不治本,还因为其高压及围堵性质,酝酿对立情绪,反而可能增加下一次骚乱的概率。

对他们而言,治本之道是反思现有体制的运作,包括在宏观层面检讨人口、劳工、经济等相互关联的政策和战略的利弊,反省国人既依赖客工的廉价劳动力,却又嫌他们在日常生活里有碍观瞻的矛盾心态。一些福利志愿团体也呼吁社会正视客工的遭遇,包括被不良老板苛刻对待,却又得不到及时的法律保护的不公情况。

这种在骚乱后反躬自省,对外劳寄予同情的做法,在持第二种观点者眼中,简直是精神自虐。对于后者而言,第一种试图从客工立场分析问题者,都是些理想天真,却自以为老于世故(sophisticated)的自由主义分子,相信人生而平等是普遍价值,历史必然进步等诸多经不起事实验证的理念。持第二种观点者坚信,至关重要的社会秩序,必须建立在法治纪律之上,世界并没有摆脱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顶多是披上了一件文明的外衣——捕食者与被食者只能遵从自然规律,各安其位。

骚乱就是违法,违法就必须处罚,且要杀鸡儆猴,才能保证社会秩序不再受到类似的挑战。事实就是这么直接简单,任何的检讨反省,根本就是让问题复杂化的无谓功夫。客工来本地从事劳务,赚取由市场供需力量所决定的低廉工资,本就天经地义。因为他们所从事的工作,是不需要太多知识技能的体力活,且人力供应充足,自然要压低他们的议价能力。这就是他们处于食物链底端的命运,要怪只能怪自己的国家不争气,让他们必须离乡背井讨生活。

作为客工,他们能得到的合理待遇,就是安全的工作环境、基本的温饱和法律保护,此外新加坡对他们就再没有亏欠了。国籍、语言、成长背景、生活习惯等众多条件的不同,使得本地人必然对他们保持戒心,甚至白眼歧视。这不一定理想,却也不一定没有其合理性。要求本地人通过了解客工的处境,对他们一视同仁,根本就是脱离实际的空想。

经济全球化导致了世界大分工,放置丰沛的廉价劳力不去利用,违反了发展效益的逻辑。客工确实为新加坡的发展做出贡献,但他们也赚取了应得的报酬。要在这项交易之上增加更多的道德意义,无疑是自讨没趣。作为一个缺乏资源的小国,不采取现实主义的态度,去面对残酷无情的世界,就是对自己及子孙的失责。

当然,上述对这两种世界观的介绍,算是比较极端的“原型”描述,大部分国人都不可能全然持有其中的一种,而是处于两者之间程度不同的位置,一些人可能较同情第一种观点,另一些人倾向第二种,再一些人甚至试图在两种世界观之间求取折中。

在这个意义上,小印度的客工骚乱,或许是一面镜子,让我们集体照一照自己。两种世界观,各有其正当性。这么说并非采取道德虚无主义的态度——作为一种奋斗的理想与努力的方向,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能赋予人生极为宝贵的意义;可是《道德经》也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一味采取理想主义的态度面对人生,忽视天地无情的现实,也未必是最正确的做法。孔子就很清醒地指出,道德成就不一定能转换成世俗成就,不仁不义却享尽荣华富贵的例子,古今中外比比皆是——公平向来就不是必然的世道。正因为亘古如长夜,闪耀其中的星光才倍觉可贵。

采取哪一种世界观,是个人的决定,也是集体的抉择,而且这种选择离不开特定时代的精神。二战后至建国初期,荣辱与共是更为显著的社会共识,但随着经济逐渐成熟,竞争趋于激烈,能者多得,适者生存成为了主流价值。而随着“建设包容性社会”理念的提出,风气又发生了转变。

关心弱势是包容性社会的重要特征,承认弱势的存在,正视导致他们生存困境的制度性原因,才可能以包容的大爱,去减缓他们的痛苦或解决他们的问题。既然是包容,就必须要跨越肤色、国籍。作为一个集体,客工的弱势群体地位毋庸置疑。怎么用理性、冷静的态度去正视其存在,是实践现阶段社会新共识的必然一步。在客工骚乱之后如何应对,反映的是国人看待世界的眼界。

原载2013年12月22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新加坡,时事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则回应给 一场骚乱的两种世界观

  1. 饶晓文说道:

    体制体制,没有钱,没有财富用什么来维护体制,有好的体制就可以创造财富么?我表示怀疑,这个世界本来弱肉强食

  2. Tan Ing How说道:

    小小商榷,“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在我的理解裡頭,並非天地無情,而是沒有分別心,沒有差別待遇。情感乃人的附會,而天地超越文中的兩種世界觀。

  3. Pingback引用通告: 一场骚乱的两种世界观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