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崇拜与政治除魅

北京上周传出消息说,原定于人民大会堂举行,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文艺晚会《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大型文艺晚会取消。有分析认为,这是中共开完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深入改革的基调后,开始压抑毛左,在全国范围对各种纪念毛诞辰的活动进行降温——毕竟,由邓小平主导的“改革开放”路线,是对毛“继续革命”主张的反动。

但是毛的大幅肖像仍然高挂天安门,每年需要巨资维护的遗体,还躺在正对天安门的纪念堂里,供人瞻仰。1992年中国出版了《走下神坛的毛泽东》一书,似乎要扭转文革期间对毛近乎神一般的个人崇拜。反讽的是,随着改革开放的推展,社会贫富差距扩大、官员贪污腐败普遍、生态环境污染恶化,民间似乎开始怀念起当年共贫穷的平等,又把他悄悄地拱回神坛。

如同供奉在大成殿里的偶像,已经超越了历史上的孔夫子,摆在水晶棺里的也只是官方神话版的毛泽东。西方现代政治经历了“除魅”的过程,就是摆脱宗教影响,走向理性的世俗化。但中国早在孔子的时代,就已经展现了高度成熟的政治理性,作为价值源头的“天”,由人格神转为道德性。

可是,就如孔子包含了“道统”的文化符号意义,支撑历代政权统治正当性的“法统”,也需要属于自己的象征。这或就是为何在诸如史学家高华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等大量专著研究,早在学理上为毛除魅后,肖像和水晶棺却还是要维持其神圣性的原因。

原载2013年12月16日早报网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News and politics, 中国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