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每一所学校都是好学校?

今年小六会考放榜,考生成绩单首次不透露全国最高及最低分,不少学校也停止公布本校的最高分,仅让成绩出众的一整批同学上台接受表扬与祝贺。从教育部长王瑞杰谈话的意思去理解,这些做法都是为了进一步减轻学生及家长的分数压力。教育部在去年会考成绩公布时,已经停止公布全国状元的成绩和身份。

但长期养成的分数主义幽灵,并无法在一夕之间祛除。不少家长使出浑身解数,通过动员大家四处打听,在互联网平台收集整理不少学校的最高分数据,作为给孩子选择中学名校的非官方参考。这确实反映了家长的真切需求,因为会考分数仍然是中学收生的主要依据。归根究底,分数作为一个相对最公正的筛选标准,还是无法完全被舍弃;而连带的名校崇拜现象,更挑战着当局“每一所学校都是好学校”的宣示。

分数主义、名校崇拜这对孪生教育问题的母亲,则是笼罩社会主流价值的精英主义。虽然是相互关联的弊端,相比之下,名校崇拜的问题,或许比分数主义还要容易解决;但是根深蒂固的精英主义,恐怕就不单纯是教育体制的问题了。化约而言,任何社会都是由少数精英来治理多数民众,这是精英主义天然的正当性;流弊的产生在于走向了极端——“治人”及“治于人”之间的鸿沟太大。

绝对称得上教育专家的至圣先师孔子就说过:“唯上智与下愚不移。”绝顶聪明的少数精英及同样为数不多的愚笨者,是不可以或不容易改变的。换句话说,教育的主要目标,应该是针对“上智与下愚”之间的绝大多数人。精英主义影响本地教育应当被批评和改变之处,就在于我们把过多的光环及资源投注在“上智”身上——这也是名校崇拜的基本心理元素。一分之差,可能决定孩子未来的终身命运,赌注如此之大,就难怪家长对会考要斤斤计较,全力以赴了。

“每一所学校都是好学校”,正是要让可以被改变的绝大多数学生,获得更好的教育机会,使得社会能趋近包容、公平的理想。要让它从口号变成现实,有两个可能的办法——就近入学,同时改变学校的评估方式。这两个办法,还是基于分数主义的理念,也不动摇精英主义的价值。要改变它们,可能还必须有长期的努力;但千里之行的第一步,正是打破名校崇拜背后的制度惯性。

先假设教育部在资源分配上,对所有的学校一视同仁——这是实现“每一所学校都是好学校”的基础——但为何还会有名校及非名校之别呢?答案就在于生源。按照分数主义的标准,“好学校”的好,是因为集中了所有的“好学生”——成绩顶尖的“上智”。所以,要如同公平分配师资、预算一样,必须让“好学生”也尽可能散布到所有学校去。唯有人为地打破名校对“上智”的垄断,才有可能让所有学校都能公平竞争成为“好学校”。颠覆地看,如果名校在失去对“好学生”的垄断之后,仍然继续被家长追捧,或许反而更显得其“名”副其实。

因此,不妨考虑以小六会考成绩由最高到最低,每10分为一群体,将同一分数群体内的学生,尽可能按照他们的住所,分配到附近的中学去。这么做的好处,除了打破名校对资优生的垄断,让邻里中学也能收到“好学生”之外,其效应还在于榜样作用,让不同成绩的学生同校学习成长。光这么做还不够,因为学校必然将成绩最好的学生集中一班——这么做也无可厚非,毕竟水准相近的学生方便教师施教。因此另一个配套做法,是改变学校的评估方式:根据学生成绩进步的幅度,来奖励校长和老师。

这个配套改革,将会鼓励我们的教育工作者,把精力放在“上智与下愚”之间的绝大多数学生。现有的制度精神,全然是精英主义的体现——资源都向“上智”倾斜。分配“好学生”到邻里中学(就近入学),只会让这个现象继续复制——能力最强的老师,都被安排去教“好班”;“差班”的同学,可能还得面对同一年换不同代课老师上课的情况。要打破教学的精英主义,必须把对校长及老师的奖励机制,同成绩一般的学生的学习进度挂钩,因为不同于“上智与下愚不移”,他们才是“可移”的。

或许有人会质疑,就近入学会让家境富裕的孩子占便宜,因为他们的家长有能力在名校周边置产。这个问题的确存在,但家境富裕的孩子,未必等同于成绩最好的学生;加上按照分数群体的原则分配学生,不保证富裕家庭的子弟,就一定能如愿进入离家近的名校。况且,一旦打破它们对“好学生”的垄断,名校是否依然抢手,还是个未知数。当然,这两个配套改革,并无法全然改变经济背景类似的学生,可能集中在个别位于高级住宅区学校的现象。

可是,这样的改革却能让“好学生”与普通学生一起学习、生活。日后他们就算成为社会精英,也不会对非精英的圈子完全陌生。此外,来自不同学校的“好学生”,也会因为学习环境和成长经历的各异,而减少社会精英大多毕业自几所特定名校的单一化弊端。(公共服务委员会日前宣布,要在名校之外吸收奖学金得主,不正是反映了精英趋于同质化的不良现象?)

上述改变教育规则的刍议,还是建立在精英主义的假设之上——“好学生”未来还将成为社会精英。诚如前文所论,“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是人类社会的现实,也是精英主义存在之正当性的历史证据。可是,这并不代表我们不能通过调整教育体制,修正既有精英主义所呈现的极端化问题。更重要的是,让“好学生”以外的广大学生群体,能得到更好的教育资源和机会,这样才足以实现公平正义、促进社会流动性的理想。

原载《早报星期天·想法》2013年12月8日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得鱼忘筌, 新加坡,时事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如何让每一所学校都是好学校? 的回复

  1. Pingback: 如何让每一所学校都是好学校?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