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偷情网站的其他论述

在部长公开表态,反对为已婚者寻找外遇对象的加拿大社交网站登陆,主管机关随后宣布援引《互联网运作准则》,以“无视社会所秉持的家庭价值观和公共道德,违反公众利益”为由屏蔽该网站。政府的做法,无疑有相当的民意基础。在标榜着“人生苦短,及时行乐”的偷情网站宣布有意进军新加坡后,即刻就有人在面簿上设立网页,呼吁拦阻该网站登陆,短时间内就获得近3万个表达支持的“赞”。

一如任何涉及两性关系的公共课题,争议双方自然会被贴上“保守”与“自由”的标签。保守的一方视对手的立场为“放纵”,自由的一方则不满对手的“落伍”。为了讨论之便,我们不妨继续采用“保守”“自由”这两个概念,但避免赋予道德褒贬。在这类充满道德意味的争议里,保守派大多来自宗教团体和“传统价值观”的信仰者,自由派则相信个人权利,反对政府的干预。

在保守派看来,网站利用人性天然的弱点,把性关系商品化来牟利,势必伤风败俗,制造更多的社会问题。尤其政府多年来基于社会民情,把维护家庭视为立国的重要基础之一;偷情网站的卖点,正是瞄准了这根社会主梁。媒体发展管理局“为违反公众利益与道德观”的禁止理由,具体代表了社会保守人士的普遍共识。自由派揶揄禁令的论据,则在于公权力不能左右道德——既然偷情不犯法,提供偷情方便的服务逻辑上也不违法。网站业者也按照这个逻辑表示要打官司,继续炒热争议,大打免费广告。

在某种程度上,自由派的观点有一定的正当性。毕竟按照启蒙主义理念所建立的政教分离原则,道德与法律在现代社会有其明确的界限,败德的不必然就违法。况且,主张“人性解放”的后启蒙主义时代,基于人权天赋的信仰,“下地狱”也属于自由选择的权利,除了践踏人权的极权政府,没有人可以拿着棍子强迫他人“上天堂”。面对这个立场,拿宗教教训或传统价值来辩论,只能是对牛弹琴而各说各话。
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论述,可以从相对于“权利”的“义务”概念着手。个人或许有败德堕落的自由,但必须先不违背“不伤害他人的义务”这一原则。夫妻关系是一种义务关系,如果育有子女,身为父母的男女更必须肩负起对孩子的义务。偷情的权利不能独立于婚姻伴侣及养儿育女的义务之外。在道德领域,政府的态度确要如履薄冰;但防止破裂家庭可能导致的青少年社会问题,乃至后续可能的犯罪问题,却是政府必须介入的应有责任。

坚持天赋人权的意识形态,有时容易导致违反常识的结论。一些西方社会学者曾把离婚率的上升,视为社会开放进步的指标。迹象表明,大部分国人似乎仍珍惜常识,知道在权利的另一面还必须考虑义务。如果自由仅意味着率性而为,人性的灵光恐怕将让动物性的欲望所主宰。反对偷情网站登陆,因此就存在了正当性。

原载2013年11月14日《联合早报·言论》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ws and politics, 新加坡,时事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条 反对偷情网站的其他论述 的回复

  1. Pingback: 反对偷情网站的其他论述 | 新国志

  2. Pingback: 长官意志治国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