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必然的两件事

美国国会在大限前夕达成妥协,暂时躲过了债务违约的危机,让不惜以关闭政府甚而绑架全球经济的极端手段,来贯彻其“小政府”乃至“无政府”极端意识形态的共和党,在这轮政治斗争里一败涂地,民意支持度跌倒谷底。部分美国舆论在危机缓解后认为,被茶党裹挟而倒行逆施的共和党,其作为或将改变主导主流政治论述的局面,让越来越多美国人开始反省自里根总统以来,共和党借丑化并敌视政府,盲目崇拜市场,达到为富人减税的政治效果。

配合由美国主导的全球化,国际资本得以利用各地的比较优势,在世界市场如鱼得水。新自由主义强调,为了竞争资本家的垂青,各国政府都必须压低税率,尤其是企业盈利税,富人、资本家的所得税,同时取消遗产税来吸引他们定居,因为他们所带来的财富,将促进该地金融业的资产管理业绩。为此,政府一方面用削减开支的方式平衡财政预算,另一方面通过消费税等累退税制,来弥补给富人减税的收入损失。

因为既得利益团体把持,而被修改得漏洞百出的美国税制,规定投资收入的税率比劳动所得税低,让富人有更多合法逃税的机会。2012年身家过亿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在竞选期间就被揭发只缴交14.1%的所得税,低于美国一般劳动大众的平均所得税率。“股神”巴菲特当时为此在《纽约时报》撰文,承认他的所得税缴交率,竟然比自己秘书的还低,因此呼吁给富人设定最低税率,年收入百万元或以上者为30%,千万元或以上者35%。

鉴于全球化所造成的贫富差距扩大现象日益严峻,威胁到各地政治与社会的稳定,这股对不公税制的反思浪潮,呈现出方兴未艾的势头。10月中在华盛顿总部召开年会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其报告中就建议增加对超级富豪和跨国公司的税率。消息一经披露,即刻被国际媒体形容为“冲击波”。专事国际发展及救援事务的非政府组织乐施会(Oxfam)负责人不无调侃地说:“我们得重读报告,以确定我们的认知无误。”

IMF一贯以全球金融资本主义道统守护者自居,对于医治国家债务的药方,向来是主张政府削减开支——这也是美国共和党的立场。因此,报告在美国朝野为如何解决国债危机,而陷入政治僵局的大背景下发表,意义非比寻常。IMF关于富人增税的意见,被低调埋于其报告里,显示组织也深知这个主张具有高度争议性。报告说,自1980年代(恰好也是里根主政时期)开始,高收入群体的税率便被“大幅度删减”。报告认为,对超级富豪群体的收入及资产征收更高的税额,才能维护削减公共开支,平衡财政赤字做法的正当性,同时应对日益加剧的收入不均问题。报告估算,如果把超级富豪的税率恢复到1980年代的水平,发达国家所能增加的财政收入,将相当于经济产值的0.25%。

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之一的希勒(Robert J. Shiller),近年来的主要研究兴趣是通过设计新的体制与市场,来更好地管理风险和减少收入不均。希勒在10月15日的一场公开演讲中说,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比金融危机对全球的威胁更严重。他在另一个访谈中表示,在承认自由竞争必然带来收入不均的前提下,把税率同收入不均的指数挂钩,就是按照社会贫富差距的严重程度,调整社会收入最高的1%人口的税率,确保他们的收入,维持在该年社会收入中位数的40倍到50倍之间。

希勒恐怕是全世界唯一两次成功推算出经济危机——2001年美国科技股泡沫及2008年次贷危机所引发的全球金融灾难——并公开发出预警的经济学者。因此,他关于贫富差距比金融危机威胁更甚的警告,必须被认真看待。其实,贫富差距对于政治的影响,已经在这次美国政府关闭、债务上限危机中暴露无遗。民调机构皮尤(PEW)在2012年公布的调查指出,66%的美国人认为贫富之间存在冲突,这比2009年高了19个百分点。有数据指出,美国最富有的1%人口,掌握了全国40%的财富;而全国80%的人口,只掌握7%的财富。换句话说,构成美国社会稳定传奇的中产阶级,已经沦为曾经的传说。

民主共和两党在债务上限斗阵中,所表现出的近乎幼稚的毫不妥协,双方舆论支持者对彼此的叫嚣、谩骂、指控,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社会基本政治共识,已经随着中产阶级的衰微而流失。同样的情形也出现在基尼系数为亚洲最高的香港。港府最近制定官方“贫穷线”,在计算了政府津贴后,符合定义的贫穷人口依然高达102万人,占总人口的15.2%。香港政治上所呈现的乱象,虽然有多重原因,但是社会阶级对立意识,随着贫富差距扩大而尖锐化,恐怕是重要的因素。

美国开国元勋富兰克林有句名言:“生命中无必然之事,除了死亡与缴税。”要化解贫富差距带来的政治社会危机,政府增加福利开支,还是至今最有效的办法;但是全球富裕国家普遍寅吃卯粮,举债成本升高,举债能力下降,债留子孙的忧虑加重,任何新福利开支,只能通过增税来抵偿。社会最富有的一群,如果继续持侥幸心理,想方设法逃税避税,规避同舟共济的义务,最终恐怕要落得同归于尽的下场。所谓“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财富超过了一定的数量,还在无穷的累积,除了暴露贪婪心理,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原载2013年10月27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