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之者足以戒

因爲仰慕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對於言論自由的保護,而選擇入籍美國的已故英國著名記者、專欄作家希欽斯(Christopher Hitchens)一生主張絕對的言論自由。他在精辟地總結西方自由主義傳統,關於言論自由爲何必須的理由時說,鉗製異端的“錯誤”觀點,最終也會讓主流忘卻了信奉“正確”觀點的初衷;讓“錯誤”的觀點發出來,可以讓主流觀點有辯護的機會,再次鞏固社會對“正確”觀點的信念。

如果希欽斯在世,不知道會如何看待美國雜誌《大衆科學》網站在今年9月24日的宣布。《大衆科學》主編拉巴爾(Suzanne LaBarre)表示,因爲防不勝防的“網絡山怪”(internet trolls)和“垃圾留言機器人”(spambots),決定停止讓網民對網站的文章和報道發表留言,以免惡意的言論破壞網站內容的誠信度。拉巴爾無奈地說:“留言對科學有害。”

“網絡山怪”和“垃圾留言機器人”都是互聯網時代特有的現象,前者指一些專門用挑撥性字眼或攻擊性言論,針對特定作者或內容作情緒上的騷擾,卻刻意回避就主題或內容發言的匿名者,其動機純粹是以煽風點火(flaming)的方式,激起作者或其他網民的憤怒反應爲樂;後者顧名思義,就是專門在網站留言版自動張貼大量重複或毫無價值內容文章的程序。

擁有141年優良傳統的《大衆科學》,在其網站停止網民留言的決定,僅是互聯網對言論自由構成挑戰的另一最新例子。拉巴爾說,研究證明,別有居心的言論和觀點利用互聯網的傳播效應,能夠起到以訛傳訛的效果,混淆社會的正確認知,比如對於地球暖化和進化論的科學常識,就因爲這些“異端”言論的散播而造成大衆的認知困惑,進而幹擾政府立法保護環境,或阻止宗教力量幹預自然科學教育的努力。

可以想見,美國司法界對於互聯網匿名者的言論自由,也進行過激烈的辯論。雖然聯邦政府及個別州政府都有立法,要求互聯網公司提供面對誹謗訴訟的匿名者的真實身份,但包括衆多法官在內的司法界主流意見,仍然傾向於保護匿名者的言論自由,尤其在涉及公共事務如選舉不公、候選人醜聞等的政治領域。他們堅持,憲法第一修正案保護一切人的言論自由,任何的破例,都必須具備非常強有力的理由。

當然,希欽斯對言論自由的絕對立場,是建立在“理性”的樂觀假設之上——參與者都具備足夠的理性,不輕易被混淆。《大衆科學》網站停止留言的決定則顯示,就算有基本理性,也並非人人都有時間和精力,去甄別每一個議題的虛實真假。這也就給別有居心者製造巨大的空間渾水摸魚,甚至有組織地傳播不實的信息及觀點,連進化論這種科學常識,也可能出現三人成虎的荒謬現象。

這個現象並非在互聯網而已,美國主要的電視新聞媒體,也因爲巨大的政治與商業利益,而逐漸喪失客觀、公正、持平的基本專業操守,越來越採取偏激的意識形態立場來爭取收視率,辜負了作爲民主社會第四權的神聖職責。美國《時代周刊》在2009年著名電視新聞主持人克朗凱特(Walter Cronkite)逝世時做了網上調查,結果叫人大吃一驚。新聞諷刺類娛樂節目《每日秀》主持人斯圖爾特(Jon Stewart)居然以44%高居榜首,成爲美國觀衆最信任的電視新聞人;第二名的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知名主播威廉斯(Brian Williams)得票率才29%。

在不享有充分言論空間的社會探討言論自由的弊端,猶如對食不果腹的饑民談營養過剩的危害一樣尴尬。政府介入言論管製,未必是解決言論自由弊端的最有效方式。所謂“天下有道,則庶人不議”,權力同輿論的關係,本來就是被監督與監督者的關係;由被監督者反過來要“匡正”監督者,其中的實質矛盾及利害衝突勢必無可避免。就算有時出現偏差,言論的自由市場還是會自我調整,出現諸如《每日秀》等新平臺,來填補民衆希望獲得客觀資訊與公正觀點的天然需求缺口;壓製言論的自由市場,填補缺口的就只能是謾罵和謠言了。當然,這並不解決所有問題,例如困擾《大衆科學》網站的惡意匿名留言,還是利用了言論自由的權利,對社會造成莫大傷害。

有研究稱,全世界人口中大約有4%屬於毫無良知的“反社會人格病患”(sociopath);互聯網上的惡意留言匿名者,不少應是這類人。因爲互聯網的回音壁效應,擴大了這些沒有言論責任心者的破壞力。可是,就因此認定互聯網以及言論自由原則弊大於利,必須管製,不啻因噎廢食,剝奪了其他96%正常人口的正當權利。

這當中的兩難顯然並沒有簡單的答案,一種可能的出路,在於更全面地看待自由言論的權利觀。史學家餘英時說,儒家文明講人權,是從義務與責任開始;權利和義務爲一體的兩面,義務的對象就是具有權利的人。所以如果認爲我擁有言論自由的權利,也同時意味着別人應當有尊重我自由發言的義務。同理,尊重他人自由發言的權利,也是我維護言論自由應有的責任。若社會能建立這樣的共識,或許就能趨近白居易《與元九書》裏所說的:“言者無罪,聞者足戒。言者聞者,莫不兩盡其心焉。”這恐怕也是希欽斯可以認同的。

原載《早報星期天·想法》2013年10月6日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得鱼忘筌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