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母语无法产出新文化

决定写这篇短文前甚为犹豫,深怕自己误解了南洋大学校友陈定远先生文章(见2013年9月9日《联合早报·言论》)的微言大义,摆乌龙地把反话正读。但磋磨其文章语气,不见调侃之意;陈先生也宣称要“提出一些客观且具建设性的意见”,因此冒昧撰文,向陈先生讨教。

陈先生从“英语已逐渐成为新加坡人的母语”这个现象,而得出30多岁的新加坡华裔不认同华族与华文,“他们也将成为全新的新加坡人”,并期许这些新新加坡人“创造一个崭新的优秀的新加坡文化”。他认为:“一个全新的新加坡人,符合社会发展的规律,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建国元勋曾期许国人成为“刚强勇猛”的新加坡人,但这是否等同于以英语为母语的全新新加坡人,恐怕还需要存疑。英语的确成为越来越多年轻国人(不分种族)的日常用语,这的确有可能形成一种建立在语言使用上的新身份认同,但这是否足以等同于一个新文化的出现,也不尽然有逻辑上的因果关系。

新的国民身份认同符合新加坡的国家利益,非但“不见得是一件坏事”,还是一件应当努力达成的好事。可是这同放弃自己的民族语言,恐怕也不能相提并论。民族历史文化的形成,非一时三刻之功,要经历长时期的千锤百炼积淀而成;一代人转换所使用的语言,而且还不是百分之百的情况,很难据以断定“全新的新加坡人”的出现。反而,应该担忧的是会否发生邯郸学步的不幸,丢失了蕴含悠久文化传统的民族语言,最终却沦为两头不着岸的四不像。

拿美国华裔来类比新加坡的现状,也未必适合。美国华裔占其总人口的少数,而且是以移民身份,努力融入以盎格鲁撒克逊文化为核心的大熔炉。新加坡以华族为大宗,中华文化在这里就起着关键核心的作用。无论是市井小民还是不懂汉字的华族精英,影响着他们日常观念行为的主要还是中华文化的元素。采放弃语言而否定核心的途径,能否发展出崭新的文化?显然也缺乏历史经验作为支撑的依据。

新加坡文化,其特征就是多民族、多语言、多信仰在一起和谐共处。一代人语言习惯的改变,并不是不可抗拒的唯物主义历史规律,只要有心,在下一代人也照样可以改正过来。《庄子》说:“不同同之之谓大”,按照余英时先生的解释,这里的“同”并非整齐划一的“同”,而是肯定各种“不同”的达到一个更大的“同”,契合中华文化“大同”的理想。这应该才是对新加坡更实际和更美好的期待。

原载2013年9月17日《联合早报·言论》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新加坡,时事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弃母语无法产出新文化

  1. Pingback引用通告: 弃母语无法产出新文化 | 新国志

  2. Doris Cen HaiShan说道:

    Reblogged this on 空谷幽兰 2.0.

  3. Doris Cen HaiShan说道:

    I definitely do not fall under the category of those who adopt English as their mother tongue ‘全新的新加坡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