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舟为何须共济?

送了孩子去补习,独自在附近的快餐店,找了光线充足的靠窗四人座位吃早餐,餐后边喝咖啡边读报,等孩子下课。服务员难得来为咖啡续杯,抬头道谢时,发现店里已经大排长龙,座位附近有一对年轻夫妇抱着婴儿在等位子。自然地起身让位,在他们的道谢声中,带着还没喝完的咖啡与还没读完的报纸离开。

有西方哲学家指出,现代社会是个“唯情主义”(或曰“主情论”,emotivism)当道的年代,道德的是非并没有客观的判断标准,一切的行为以及背后合理化行为的依据,都来源于个人的主观情绪和欲望;或者说,个人只是根据本身的喜好,来选择符合自己的“价值系统”。同时,道德或价值上的判断,不仅是个人情绪的表达,非但不涉及客观的对错,更是影响他人认同或服从自己意志的工具。
以快餐店让座的行为为例,它可以用功利主义(或曰“效益主义”,utilitarianism)来合理化——一人让座的不便,对比三人得座的方便,让座的行为取得了“最大幸福”(maximum happiness)的结果,因此是正确的决定和行为。可是如果三人在座而一人等座,让座是否又是正确的行为呢?

如果还是觉得应该让座,或许能根据利他主义(altruism)来合理化——以他人的幸福快乐为自己的幸福快乐;可是人为什么要利他呢?毕竟当下也是权利意识高涨的年代,权利讲究的就是从保护自己的利益出发。如果那一刻还想把报纸读完,把咖啡喝完,大可以从权利的观点,给不让座的行为合理化。反正大家都是花钱的顾客(paying customer),先到先得,谁也没有权利要求谁退让。服务员主动为咖啡续杯,不也证明自己一人有继续享用四人座的权利?

权利意识盛行的社会,无疑是人人为己的社会。被视为是凸显施政理念转变,建立新的治国方式和理念,寻找“前进新路径”的总理国庆群众大会演说,今年首次提出了“同舟共济”的概念。李显龙总理在结论时说:“新加坡人正确地意识到,我们的国家处于一个转捩点。我明白你们的担忧,并向你们承诺,你们不会独自面对这些挑战,因为我们会同舟共济,找出在新环境里蓬勃发展的新方法。”
社会成员要同舟共济,几乎不可能单靠权利意识达成。但吊诡且反讽之处在于,同舟共济精神的提出,大背景正是由于国人的权利意识高涨所致——他们不惜用手中的选票,要求政府正视其诉求。在民主选举的游戏规则里,这毋宁是正当并有效的。可是,当政府提出同舟共济的概念,以建立更公平合理的社会作为回应时,人人为己的权利意识,却仿佛冰山之于铁达尼般,不能与之共存。

要同舟共济,背后隐含着诸多的前提条件。同舟,意味着国人集体生存的那条船真实存在,且生活于其中的国人,不能只是短暂度假的游客。同舟,也意味着必须共同遵守客观的伦理秩序来实现公共善,不容任何成员(包括政府)按自我的好恶或自己的利害算计,随意地接受或否定共同标准。唯有大家都接受了同舟的客观事实,国家才可能在怒涛中破浪前进,而不会如同过客一般,在遇到状况时各自弃船而逃。

同舟因此必须共济,似乎不言而喻。但这单一原因是否有足够的说服力?既然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通过彼此合作,相互扶持,才能确保集体的安全与前进。因此,共济不仅利他,同时也利己。这无疑是非常有说服力的理由;可是,在获得安全之后,这条船到底要前进到哪里呢?这就涉及到关于目的性的思考了。人固然首先是以生物的形式存在,但在满足七情六欲之外,还必须有更高的生活目的。

人不是孤立的存在,生命的意义,从人伦开始。因此,重视家庭,不能只是功利性地为了减少政府的福利负担;重视家庭,是因为家庭能让个人在履行作为其中一员的责任及义务中完善自己。从家庭扩大到学校、职场、社会,对应各种人际关系所必备的品格,如忠孝仁爱礼义廉耻,都能逐渐形成客观的是非标准和礼仪规范。所谓“克己复礼”,行为不从自己的欲望出发,而从是否符合人际规范标准的公共善思考,比起唯恐人后而“争权夺利”的权利意识社会,或许更能取得“最大幸福”。

为了落实同舟共济精神,政府接下来将侧重资源利益的再分配。但若凡事都先以自己为中心去思考,将如《孟子·梁惠王》所说的:“王曰‘何以利吾国?’大夫曰‘何以利吾家?’士庶人曰‘何以利吾身?’”,结果只能是“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同舟共济,理当是在克己复礼的社会文化里,不断地在成全他人之中完善自己,正如《礼记·大学》所谓的“止于至善”,至善或许是个“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理想,却为新路径提供了明确的方向和目的。这或许才是《公民信约》“实现国家之繁荣与幸福”的真谛所在。

在快餐店不假思索地决定让座,不外是推己及人——想象假如抱着孩子找座位的是自己,因而让座的行为更是一种非此不可的义务。一个幸福的国度,应当是一个人们相互礼让的国度,个人的基本权利,其实也就在这“不争”之中得到应有的保障。证据并不需要从逝去的中国传统社会去寻找,只要观察今天仍然奉行克己复礼为日常生活规范,凡事考虑旁人的日本,就足以想象“前进新路径”要同舟共济所可能构建的社会。

原载《早报星期天·想法》2013年9月8日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得鱼忘筌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同舟为何须共济? 的回复

  1. Pingback引用通告: 同舟为何须共济?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